北斗星小说网 > 娇宠农门小医妃 > 第923章 是不是该回来了

第923章 是不是该回来了

 好书推荐
    颜春燕现在也不敢哭了她在听到自己哥哥的死因时也?#34892;?#21453;应不过来

    等到听到香杏的话时面上火辣辣的心下又难受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阮风一直以来都是听颜春燕的话家里都是她做主

    但自从大女儿香桃立起来后心思就慢慢变了可依旧是以颜春燕为主

    随着时间一年两年过去儿女大了原本泼辣一心为自家着想的颜春燕性子变软后他就开始听从香杏的话

    眼下听到这安排他看向自家媳妇叹息一声道别哭了听香杏的现在已经这样再哭也没用

    他话落看向宋文道宋大人不知道这事会不会给村里的村民们带来不好的影响

    他话中的意思要是有影响的话那他们家就搬走

    毕竟虽然说断亲了但很多事特别是涉及到那些权贵的哪里是你说断就能断的人家依旧会迁怒

    没事你放心吧这次是郡主让人写信回来叫我让你们去将人带回来的不过得和你们说一声因天太热路又远死者已经火化剩下一坛骨灰?#39592;?#29702;解一下

    颜春燕一听大哥连全尸都没有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滴落心疼得难以呼吸可她不敢说什么

    她清楚现在才七月大哥死的时候怕是五六月那会儿这人哪里能放那么久的

    只有烧了才是上策

    然而理解归理解心中却是怎么想怎么难受总觉得他爹一直入梦骂她怕也是因这事

    都怪她要是她当初不让风哥去找她娘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了

    多谢宋大人家里还有事先告辞

    阮风到底是个男人也算是这个家里的真正一家之主他听完这话便单手扯了扯自家媳妇的衣袖又看向自己的爹道先回家吧

    香杏却是站在原地抿着唇道宋大人我爹娘不知道那楚盐镇在哪不知道能不能请你派个人带他们去这路上的花销我们?#19968;?#20986;

    宋文听到这话才反应过来忙道不用了郡主信中有说这一路上你们的开销还有丧事的银钱都是由她来出她信中交代让小云的作坊这边先给十两银子不够的回来补上

    香杏听到这话眼眶一热也在这一刻才明白为什么姐姐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诗情表姐

    分明外婆一家那么过分的对她可她却没落井下石还以德报怨

    神医神医医者?#24066;ģ?#35828;得应该就是诗情表姐吧

    香杏眨了眨眼没说什么只是慎重地对宋文弯半腰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

    这边杨老太急匆匆的到了阮家坑后先去了阮洋家见没人便又匆匆来到医馆

    医馆中小朵在给人抓药听到门外传来动静转头一看却是杨老头便忙道爷爷你这急匆匆的来可是有什么事

    她说完与抓药的?#35828;?#22768;说了句稍等便提壶倒了杯水递给杨老头

    杨老头伸手接过喝了一口才道就你你男人呢

    生哥就在杨家村啊他去山上看种植的药草去了爷爷你找生哥有事

    小朵说这话的同时回身继续给人抓药

    杨老头见她这里忙道没什么你公爹在哪我找他有点事

    ?#30333;?#20799;听生哥说这两天就要收割了公爹公婆他们许是在地里要是不在的话那就在白府

    杨老头得了话便匆匆往外跑小朵见?#20174;行?#35815;异但也没往心里去

    等到把药抓给人后想着今天是医馆休息的日子索性也不开门直接关了朝白府走去

    她总觉得她爷爷今日?#34892;?#22855;怪要知道她爷爷向来话少家里有什么事几乎都是奶奶说了算

    像这种外出走动的事几乎都是奶奶吴氏一个?#35828;?#20107;只有少数时候才是奶奶带着爷爷一起

    ?#23047;?#38047;后杨老头站在白府厅堂中看了眼阮洋夫妻便将今日宋文所说的话与他们说了一遍

    爹你说的可是真的

    阮洋夫妻还没开口听说公爹过来的娟子一听完这话就率先开口问道

    难怪小朵与她说她爷爷的神色不对怕是有什么事

    这哪叫有什么事简直是天大的事好吗一个处理不好怕是整个村的人都要陪葬

    虽然说颜雪芝和阮婶子还活着但杨天昌到现在都没找回来

    情?#23601;?#19968;个人在京城要是杨天昌丧心病狂说她就是的话那她可是危机重重

    具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宋大人还在家里想知道具体的可以去问他我过来是把话与你们说了好?#24515;?#20204;心里有个数没啥事我先回去了

    杨老头说完这边便直接走了留下阮洋夫妻和娟子以及后面跟来的于氏等人面面相觑

    走吧去问问怎么回事?#26159;?#26970;也好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阮洋说完这边悠悠叹息了一声便也跟着往外走

    这边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丁北睿?#25512;?#28872;的耳?#23567;?br />
    祁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脚道我那外甥女是不是也该回来了我这脚今年怎么也得好了吧

    最近他收到消息祁炎一直很不安分在京城上跳下窜的洪武国的雨下那么久老百姓伤亡比往年还要多一些可祁炎却在上朝时说这是他的过

    河渠没挖好没将雨水疏通这是他办事不利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双腿

    在做一次手术应该就彻底的好了

    先前她说会回来给他做手术的距离上次到现在三个月都过了怎么都得来了吧

    她要不来那他可不能继续在这待着他得去找她

    只?#22411;?#22909;了他能彻底站起来才能在洪武国搏一搏

    他怕离开太久了那些人?#24656;?#26080;人眼里没了他这个太子

    丁北睿暗中派了人跟在颜诗情的身边护着她?#26434;?#22823;楚京城发生的事自然清楚便道她已经启程往这边赶了但是带着孩子走得慢
Ʊ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