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娇宠农门小医妃 > 第923章 是不是该回来了

第923章 是不是该回来了

 好书推荐:
    颜春燕现在也不敢哭了,她在听到自己哥哥的死因时,也?#34892;?#21453;应不过来。

    等到听到香杏的话时,面上火辣辣的,心下又难受,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阮风一直以来,都是听颜春燕的话,家里都是她做主。

    但自从大女儿香桃立起来后,心思就慢慢变了,可依旧是以颜春燕为主。

    随着时间一年两年过去,儿女大了,原本泼辣一心为自家着想的颜春燕性子变软后,他就开始听从香杏的话。

    眼下听到这安排,他看向自家媳妇,叹息一声道:“别哭了,听香杏的。现在已经这样,再哭也没用。”

    他话落,看向宋文,道:“宋大人,不知道这事会不会给村里的村民们带来不好的影响?”

    他话中的意思,要是有影响的话,那他们家就搬走。

    毕竟虽然说断亲了,但很多事特别是涉及到那些权贵的,哪里是你说断就能断的,人家依旧会迁怒。

    “没事,你放心吧。这次是郡主让人写信回来,叫我让你们去将人带回来的。不过得和你们说一声,因天太热,路又远,死者已经火化剩下一坛骨灰,?#39592;?#29702;解一下。”

    颜春燕一听大哥连全尸都没有,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滴落,心疼得难以呼吸,可她不敢说什么。

    她清楚,现在才七月,大哥死的时候怕是五六月那会儿,这人哪里能放那么久的。

    只有烧了,才是上策。

    然而理解归理解,心中却是怎么想怎么难受,总觉得他爹一直入梦骂她,怕也是因这事。

    都怪她,要是她当初不让风哥去找她娘,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了。

    “多谢宋大人!家里还有事,先告辞!”

    阮风到底是个男人,也算是这个家里的真正一家之主,他听完这话,便单手扯了扯自家媳妇的衣袖,又看向自己的爹,道:“先回家吧!”

    香杏却是站在原地,抿着唇道:“宋大人,我爹娘不知道那楚盐镇在哪,不知道能不能请你派个人带他们去。这路上的花销,我们?#19968;?#20986;。”

    宋文听到这话,才反应过来,忙道:“不用了,郡主信中有说,这一路上你们的开销还有丧事的银钱,都是由她来出。她信中交代,让小云的作坊这边先给十两银子,不够的,回来补上。”

    香杏听到这话,眼眶一热,也在这一刻才明白,为什么姐姐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诗情表姐。

    分明外婆一家那么过分的对她,可她却没落井下石,还以德报怨。

    神医,神医,医者?#24066;模?#35828;得应该就是诗情表姐吧?

    香杏眨了眨眼,没说什么,只是慎重地对宋文弯半腰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

    这边杨老太急匆匆的到了阮家坑后,先去了阮洋家,见没人,便又匆匆来到医馆。

    医馆中,小朵在给人抓药,听到门外传来动静,转头一看却是杨老头,便忙道:“爷爷,你这急匆匆的来,可是有什么事?”

    她说完,与抓药的?#35828;?#22768;说了句稍等,便提壶倒了杯水递给杨老头。

    杨老头伸手接过喝了一口,才道:“就你?你男人呢?”

    “生哥就在杨家村啊,他去山上看种植的药草去了,爷爷你找生哥有事?”

    小朵说这话的同时,回身继续给人抓药。

    杨老头见她这里忙,道:“没什么,你公爹在哪,我找他有点事。”

    ?#30333;?#20799;听生哥说,这两天就要收割了,公爹公婆他们许是在地里,要是不在的话,那就在白府。”

    杨老头得了话,便匆匆往外跑,小朵见?#20174;行?#35815;异,但也没往心里去。

    等到把药抓给人后,想着今天是医馆休息的日子,索性也不开门直接关了朝白府走去。

    她总觉得她爷爷今日?#34892;?#22855;怪,要知道她爷爷向来话少,家里有什么事,几乎都是奶奶说了算。

    像这种外出走动的事,几乎都是奶奶吴氏一个?#35828;?#20107;,只有少数时候才是奶奶带着爷爷一起。

    ?#23047;?#38047;后,杨老头站在白府厅堂中,看了眼阮洋夫妻,便将今日宋文所说的话,与他们说了一遍。

    “爹,你说的可是真的?”

    阮洋夫妻还没开口,听说公爹过来的娟子,一听完这话就率先开口问道。

    难怪小朵与她说,她爷爷的神色不对,怕是有什么事。

    这哪叫有什么事,简直是天大的事好吗?一个处理不好,怕是整个村的人都要陪葬。

    虽然说颜雪芝和阮婶子还活着,但杨天昌到现在都没找回来。

    情?#23601;?#19968;个人在京城,要是杨天昌丧心病狂说她就是的话,那她可是危机重重。

    “具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宋大人还在家里,想知道具体的,可以去问他。我过来,是把话与你们说了,好?#24515;?#20204;心里有个数。没啥事,我先回去了。”

    杨老头说完这边,便直接走了,留下阮洋夫妻和娟子以及后面跟来的于氏等人,面面相觑。

    “走吧,去问问怎么回事,?#26159;?#26970;也好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阮洋说完这边,悠悠叹息了一声,便也跟着往外走。

    这边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丁北睿?#25512;?#28872;的耳?#23567;?br />
    祁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脚,道:“我那外甥女,是不是也该回来了?我这脚,今年怎么也得好了吧?”

    最近他收到消息,祁炎一直很不安分,在京城上跳下窜的。洪武国的雨下那么久,老百姓伤亡比往年还要多一些,可祁炎却在上朝时,说这是他的过。

    河渠没挖好,没将雨水疏通,这是他办事不利。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双腿。

    在做一次手术,应该就彻底的好了。

    先前她说,会回来给他做手术的。距离上次到现在,三个月都过了,怎么都得来了吧?

    她要不来,那他可不能继续在这待着,他得去找她!

    只?#22411;?#22909;了,他能彻底站起来,才能在洪武国搏一搏。

    他怕离开太久了,那些人?#24656;?#26080;人,眼里没了他这个太子!

    丁北睿暗中派了人跟在颜诗情的身边护着她,?#26434;?#22823;楚京城发生的事自然清楚,便道:“她已经启程往这边赶了,但是带着孩子,走得慢。”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广东福利彩票网 49号码永久的公式规律 2019019期双色球红球绝杀号 辽宁35选7走势图综合版 中国竞彩网首页足球计算器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站 彩票内幕 生肖时时彩中奖金额 北京时时彩赛车记录表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版 足彩6场半全场 2012广西快乐十分直播 一尾中特期期淮 新疆18选7走势图2元网 双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