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琛爺謀婚:萌妻不領情 > 33那玩意兒叫天眼(一更)

《琛爺謀婚:萌妻不領情》 33那玩意兒叫天眼(一更)

推薦閱讀:元尊飛劍問道
    有些燙人,宋曦縮了縮身子,手指尖動了動。

    “睡了沒?”

    安庭琛的聲音順著宋曦的后勁,落入耳中。

    “還沒!”也許是不忍心,宋曦回了他。

    “嗯!”他應了一聲,扳過宋曦的身子。

    兩人目光相對,都能看清彼此的眼眸。

    她天生有一種溫順的美,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

    而他的眼里是蹦的渴求。

    額頭貼著額頭,他的氣息都是熱的,燙紅了宋曦的身心。

    大抵是情難控,溫吞的吻落在唇瓣的一側。

    唇舌的親密往往是容易讓人失控的。

    撩開她額頭的碎,露出整張臉來,猶如白雪上映著紅霞,迷離的眼里一泓清泉。

    深陷的床褥上是兩人脖頸相交的身子,手心貼著手心。

    他的動作有些慢,一點一點地順著肌膚撕磨,如一簇火苗,擦過的地方留下一簇灼熱的紅痕。

    宋曦抬眼望著雕花藤蔓的天花板,暗暖色的燈光,半遮半掩著眼前的景象。她看不到他俯下的姿容,只有身上是不是起伏的喘息。

    慢火也有越來越不可控制的時候。

    當她的身上承載著他所有重量的時候,宋曦不可抑制地起伏不止。

    “不行,我現在還不能!”突然想到她的身子還不能做這種劇烈運動。

    不由有些后悔,讓事情任由展到了這個地步。

    有時候明明是清醒的,卻做了不理智的決定,明明是迷糊的卻回過了理智。

    “我知道!”按下她的手臂,他抬起頭,明眸里的溫度,分外灼人。

    身子再一次交疊在一起。

    宋曦臉色紅,偏過了頭。

    失控的只是一個人,他仿佛徜徉在火里,出不來,息不滅。

    被子下生的一切,是宋曦第一次見識到了男人被荷爾蒙支配時,縱情欲海里的不羈。

    她咬緊了牙齒,媚眼里藏著羞于啟齒的疑惑。

    隨著被子的起伏,她瞥到了安庭琛脖子上爆出的青筋,不由心驚。

    看來她需要學一些東西了,至少不用以后面臨這種情況的時候,手足無措,連配合都要他手把手的教。

    這一切生的漫長旖旎,而宋曦卻不敢吭聲!

    待他長吁一口氣后,額頭上的細汗冒出,精神奕奕的眼睛看了宋曦一眼,在她唇瓣上獎勵似的啄了一口。

    接著上什么都沒有說,替宋曦把滑到腰跡的睡衣,順著身體凹凸的流線,重新扯到了肩頭部位。

    圓潤的肩頭被包裹住,藏住了之前的風情。

    安庭琛翻身,重新去了浴室。

    宋曦側過身,只覺得臉上燙得不行,暗惱自己,怎么就這么沒原則地配合了他?

    待他重新回到被子里,夜已深,兩人卻都沒有睡意、

    他瞥著宋曦的后腦勺,把人扳了過來,面對面。

    她面色紅潤,如艷麗的芍藥,余韻未退。

    他啟唇,“困不困?”

    “有些!”宋曦絲毫不用考慮,就給了答復。

    “睡吧!”

    他攬過她的肩頭,把他往自己的懷里帶。

    如此貼近的睡覺方式,是宋曦不習慣的,想要推開,對方卻沒有辦事動彈,翻飯而腰上的手得寸進尺了幾分。

    宋曦眼里滑過一點小情緒,實在困得很,就將就著睡了。

    第二日,宋曦隨便在網上訂了一批關于婚后生活的書回來。

    算了算日子,還有四天,她就可以出門了。

    想到這里宋曦不由得相望別墅外面的世界。

    拉開窗簾,仍陽光打在身上暖洋洋的。

    她伸開了手臂,眼里溢滿了愜意。

    樓下,白老在一排排黑色的保鏢面前走來走去。

    白老一般都會跟在安庭琛身邊的,而安庭琛白天不在別墅里,白老怎么這個時候都得別墅里?

    宋曦放下了的手臂,看著下面。

    因為聽不到聲音,只看到那些包邊每一個都在向白老匯報著什么?

    這是有人抬進了一架儀器。

    看到那架儀器,宋曦一下子想起來了。

    那不是進入荊區這塊地的時候,覆在空中的那架儀器嗎?

    可現在那儀器明顯是壞了,不能再飛了,只能讓人抬進來,而且上面的還有一個角損毀了。

    羅希帶了一個手套走了過來,開始對著儀器左看右看,似乎在檢查著什么?

    宋曦下樓去了,想看看怎么回事?

    這儀器是入口出的安全監測儀,突然損壞是怎么回事?

    “宋小姐,你不能出門!”宋曦的手還沒摸到門把呢?就被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瑪麗阻止了。

    “我只是想看看那兒怎么回事?”

    宋曦指了指外邊放儀器的方向。

    “那是天眼?”瑪麗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著那家儀器說著。

    “那玩意兒,叫天眼?”

    “是的,有它在,任何危險都不能靠近別墅十公里?”

    “這么厲害?”宋曦驚訝,搞不懂那是什么高科技。

    瑪麗面色突然安靜了起來。

    “可,它昨夜被不明物體擊毀了!”

    從瑪麗語氣里的憂心。

    宋曦聽出了這家儀器放在荊區入口處的重要性。

    “聽說昨夜有人試圖接近別墅,幸好被現了!”瑪麗語氣緊張。

    “宋小姐,這兩天你就不要出別墅了!”

    “那我就在窗邊看看!”

    宋曦在落地窗前。

    看著白奕蹲在地上,手探進里面摸索著,最后從白老手中接過一個工具,從地上的儀器里面取出一個圓錐形的小玩意。

    在光線下,宋曦看著那東西,似乎覺得像彈殼,只一眼,還看不清楚,待她想仔細看一下,白奕已經將那東西放進了白老遞過來戴爾密封袋里收了起來。

    宋曦想想,總覺得這事,瑪麗的擔憂一定有道理,她打開了手機,特意搜看了,今天有沒有北家和關家的最新消息。

    結果現兩家爭鋒相對的熱度已經降了下來,除了幾天報道了北家上訴的開庭日期,便沒有其他消息了。

    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兩家幾乎沒有什么沖突了。

    以關家在云城鰲頭般的地位,不可能會在北遠要求上訴的時候沒有任何回應?

    宋曦往著窗外,自從關慕月蘇醒了后,關家就不再對北家出手了……

    而荊區別墅里,被擊毀的天眼儀器。

    宋曦隱隱有些不安。

    本書由瀟湘書院,請勿轉載!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