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嫡女之一念成妃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苏瑾救云梓念靖延公主被抓

第一百五十九章 苏瑾救云梓念靖延公主被抓

 好书推荐:
    被靖延公主惦记着的云梓念,此时正在睿王府里无聊的摆弄着花花草草。

    她实在无聊的紧,便?#23454;?#36523;边的吕千珩:“我?#34892;?#24819;念落雪了,她?#38382;被?#26469;?”

    吕千珩本来坐在云梓念的一旁还柔情似水的望着她,一听到此话,?#25104;?#31435;刻就冷了下来。

    身边坐着本王不想,净想些没用的人呢!

    “快了,鼠疫的药物已经快配制出来了!”

    语气明显就?#34892;?#19981;满。

    ?#19978;А?br />
    云梓念没听出来!

    左右他说话就是这样子,清清冷冷的。

    “那六殿下呢?他如何了?”云梓念继续随口?#23454;饋?br />
    吕彦辰毕竟感染了鼠疫,想来也是很危险吧!

    吕千珩的?#25104;?#36234;来越冷。

    你?#20107;?#38634;也就算了,左右是个女子。

    ?#20107;?#24422;辰做甚!

    “有落雪在,他死不了!”

    语气越冷漠。

    ?#19978;А?br />
    云梓念还是没听出来!

    原谅她不太懂得察言观色。

    “陛下可还好么?他应当很担心六殿下吧?你要不要入宫陪陪他?”云梓念无聊道。

    左右也是闲着,闲聊嘛!

    自己说的也没什么问题啊。

    对吧。

    可吕千珩听完却是突然起身,抱着云梓念便吻了下去。

    云梓念顿时就懵了。

    这人好好的说着话,怎地就这样了?!

    “你…你做什么?”

    云梓念喘息之间断断续续的?#23454;饋?br />
    “念儿的脑袋里竟想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本王要好好教教你,脑子里应该想谁!”

    说完,吕千珩便不再给云梓念喘息的机会,将她吻了个七荤八素。

    直到云梓念被?#24895;?#25273;净,她还是一脸的莫名其?#30591;?#23436;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徐州。

    此时,徐州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

    林太医等人来到了徐州之后,也细细研究过这里的鼠疫,却是束手无策。

    虽不能治疗这鼠疫,可对于防范,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便与徐州的衙门一同,将浸泡过预防瘟疫汤药的面纱,放给了百姓们。

    随后吕彦辰他们到达徐州,便着手搭棚施粥,放银两。

    由于吕彦辰亲自施粥,百姓见朝廷派了六殿下而来,太医院又来?#33487;?#20123;人,也算是被安抚了下来。

    落雪则是?#24187;?#19981;休了几日,终于研制出了治疗鼠疫的药物。

    可谁知,吕彦辰却染病了。

    此时,吕彦辰正手?#38376;?#23376;,捂住还在流鼻血的鼻子,面色微微苍白,体温也着热的他,坐在床榻上晃晃悠悠的,看上去十分滑稽。

    落雪站在一旁看笑话的说道:?#20843;?#21483;你不戴面纱的,活该吧!”

    吕彦辰一脸无辜道:“本殿下那不是想着,不戴面纱更亲民一些么!”

    他也没想到这鼠疫传染的这样快啊!

    他也很无奈啊!

    “切!现在好了吧,不止亲民了,还和鼠疫更亲了!”

    落雪一点不心疼吕彦辰。

    毕竟自作孽不可?#30591;?br />
    “?#39029;?#21435;看看那些百姓,你自生自灭吧!”落雪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啊?”吕彦辰一脸无奈。

    怎么说自己也是主子,这?#23601;?#23601;这样把自己扔在这了?

    简直太过分了!

    落雪是在研制出解药的一个时辰后,现吕彦辰也感染上了瘟疫的。

    当他现吕彦辰也染病了之后,立即决定,不公布研制出解药的消息!

    毕竟,六?#39318;?#20146;自施粥,不惜性命安危照顾患病百姓,自己却染上鼠疫的消息出来,更能博得百姓的好感!

    落雪已经给他服下了一半的解药,完全能保证他死不了,只是遭几日罪罢了。

    而对于那些患病的百姓,落雪也将他们日常服用的汤药中,加入了一些解药,虽不能彻?#23383;?#22909;这些人,却是可以保证他们性命无忧。

    只等吕彦辰染病的事传遍了大樾各地,她便可?#38405;?#20986;解药了。

    虽然她也知道,这么做是?#34892;?#19981;地道,可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有哪个上位者的手又是干净的呢。

    而她能做到的,也只是保证不再有百姓去世而已。

    落雪出来以后,满大堂的患病百姓都冲她笑笑,嘴里说着?#34892;弧?br />
    这是一家很大的医馆,吕彦辰他们将所有患病的百姓全部聚集在了两家相邻的医馆里,这样比较方便管理,也有助于防止鼠疫的蔓延。

    苏谨一直戴着面纱在这里帮忙,见落雪来了走过去?#23454;潰骸?#27583;下怎么样了?”

    落雪笑道:“他没事,遭些罪罢了,挺得住!”

    比起皇宫的勾心斗角,这点罪不算什么。

    苏谨点点头:“你?#24598;?#20102;几日了,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和林太医他们?#34180;?br />
    落雪摇摇头:“我不累,用不了多久…”

    话刚说到一半,落雪就顿住了。

    她?#20415;?#24867;的看着前方,若有所思的样子!

    苏谨见落雪如此,也疑惑的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只见一名男子坐在大厅里面,虽身穿百姓的衣裳,可那一身杀气,明显不是普通百姓!

    最显眼的便是,他戴着面纱!

    这些人本就都是病人,戴不戴面纱对他们来讲根本没有意义。

    而这人戴着面纱,显然是怕自己被传染上,所以,他根本不是患病的百姓。

    而且他目光浮动,看来看去,似乎是在?#32610;?#20160;么。

    最重要的是,这名男子,他和落雪见过!

    正是早前花朝节那日,与吕千珩和云梓念争吵起来的那名女子的暗卫。

    那日那女子的丫鬟被吕千珩一掌打死,正是这名男子出现,将那女子给带走了。

    眼前这人,不就正是那名暗卫么!

    苏谨皱着眉,低声道:“落雪,他…”

    落雪点点头:“没错,就是他!”

    于是她拽着苏谨向后退去躲在暗处,想看看这?#35828;?#24213;要做什么!

    只见那男子?#32610;?#20102;半天,终于在一个病患身旁看见了一块带血的手帕,他慢慢起身走了过去,趁没人注意时,将那手帕放进了怀里,便快离开了医馆。

    落雪大惊!

    这男子拿鼠疫病人带血的手帕做什么?!

    这鼠疫若是传回都城…

    后果不?#21543;?#24819;!

    她立刻紧张到:“苏谨…”

    苏谨拍拍落雪的?#24120;?#36731;声说道:“放心吧,我去跟着他,你切记要照顾好自己!”

    说完苏瑾便快的追了过去。

    若说是需要一个人跟着那男子,看看他到底要耍什么花样,那这个人除了轻功盖世的苏谨,便就没有再适合的人了!

    落雪苦笑一下。

    他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苏谨一直跟着阿煞,现他根本没在徐州做任何停留,而是直接快马加鞭回了都城。

    三日之后。

    红鸾拿着蜜萃阁的?#19968;?#31957;回来时,云梓念刚好用过午膳,吃一点?#19968;?#31957;是最好?#36824;?#30340;。

    自从落雪和苏谨去了徐州以后,这买?#19968;?#31957;的活儿就变成了红鸾的了。

    ?#35805;?#27861;,谁?#22411;?#22915;?#19981;凍阅亍?br />
    云梓念闲来无事,拿着一本游记看着,另一只手便拿起一块?#19968;?#31957;,刚送到嘴边,只见手中的?#19968;?#31957;一震,竟是直接从云梓念的手中飞了出去,掉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云梓念低头看去,只见那?#19968;?#31957;的中间处,赫然嵌入了一颗小石子。

    分明是有人刚射进来的!

    想要力度不大不小的将这石子嵌入这?#19968;?#31957;中,既不可穿过去,也不可嵌不进去,刚刚好将它打飞出去,这力度定是极难掌握的!

    “王妃,不能吃!”

    只见苏谨突然从院子外翻身进来,?#36764;?#30340;喊道。

    这时,睿王府暗卫也现了他。

    落雷立刻?#20384;矗?#29616;来人是苏谨之后,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若非是打?#36824;?#33258;己非要揍他一顿!

    云梓念看了看那?#19968;?#31957;,皱眉?#23454;潰骸?#26377;毒?”

    苏谨却是摇摇头:“不是毒药,里面有鸡血?#34180;?br />
    “鸡血?!”云梓念诧异了。

    这?#19968;?#31957;里,为何有鸡血呢?

    若有人要害她,也应当是下毒才对啊!

    她抬眸疑惑的看着苏谨,似乎在?#21364;?#20182;的解释。

    苏谨则是尴尬的说道:“这鸡血,我是弄来的!”

    是健康的老母鸡,他放血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呢!

    落雷:…。

    苏谨这是要闹哪出?

    苏谨挠挠头,便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给了云梓念。

    原来那日苏谨跟着阿煞回到都城后,才知道,那女子原来是大炎前来和亲的靖延公主。

    他趴在屋顶上偷听了二?#35828;?#23545;话。

    才知那靖延公主竟是如此恶毒,想要让睿王妃染上鼠疫!

    他本来想直接下去将二人打?#21361;?#21518;来想想,也不知吕千珩和云梓念有没有别的计划,便忍住了。

    他等到深夜,便将那手帕偷了出来。

    然后直接离开,去偷了一只老母鸡。

    好吧,原谅他离不开老本?#23567;?br />
    然后又去布庄偷了个一样的手帕。

    也好在寻常百姓用的手帕,都是些常见的。

    他将鸡血浸在了手帕上,便将这手帕放回了阿煞的房间,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在那之后,阿煞拿着的,一直都是浸了鸡血的手帕而已。

    清晨,阿煞见红鸾出了王府,一路跟着她到了蜜萃阁,阿煞便潜进蜜萃阁内,将那日所有的?#19968;?#31957;上,都滴了手帕上的血液。

    若不是苏谨提前将那手帕换了,那么染上鼠疫的人,绝不会只云梓念一个!

    落累听后一掌拍在了大树上!

    只见那大树瞬间震动一下,树叶落下一半之多。

    树干上也赫然出现了一个掌印。

    “这大炎的公主简直找死!我这就去杀了她!”落?#30528;?#22768;道。

    “等等!”

    云梓念立刻叫住了落?#20303;?br />
    这落雷的脾气也太大了,自己还未怎样呢,他便就炸了。

    “王妃,这靖延欺人太甚,我非叫她染上一百种传染病,就是死不了!”落累气的直喘气。

    苏谨:…

    云梓念:…

    看不出来,落雷平时看着凶神恶煞,只会?#27604;说?#26679;子,原来竟?#19981;?#36825;?#32456;?#30952;?#35828;?#25163;段啊!

    云梓念无奈道:“自然是不能放过她的,?#36824;?#36824;需要等上几日!”

    随后她看向苏谨,?#23454;潰骸?#24464;州那边怎样了?六殿下可还好?”

    苏谨回答道:“落雪已经制出治疗鼠疫的药物了,殿下还好,只是落雪说让他受点罪,待消息再传几日,便给吕彦辰治病!”

    云梓念点点头。

    落雪这样做倒是不无道理!

    “王妃,若是无事…我便回徐州了?#20445;?#33487;谨说道。

    他实在惦记落雪。

    云梓念莞尔一笑:“苏神偷与落雪,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咳,咳咳!”苏瑾害羞的不?#23567;?br />
    “王妃,我…我这是怕林太医他们忙?#36824;?#26469;!”苏谨支支吾吾说道。

    云梓念也不逗他,笑道:“回去吧,帮我照顾好落雪?#34180;?br />
    苏谨嘿嘿一笑道:“王妃放心!”

    然后便离开了睿王府。

    云梓念看着苏谨离开的?#36739;潁?#24494;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苏谨…

    能把石子,再不惊动落雷和睿王府任何一个暗卫的情况下,用内力射进来…

    苏谨,可真不简单啊!

    而这边,靖延公主见阿煞回来,连忙起身?#23454;潰骸?#24590;样?”

    那神情又是?#36764;?#21448;是期待。

    阿煞恭敬的回答道:“已经被云梓念的贴身丫鬟买走了,只要云梓念吃了那?#19968;?#31957;,就一定会染上瘟疫!”

    靖延公主听后哈哈大笑,完全抑制不住心中的得意。

    云梓念,这都是你自找的!

    本公主原本只想毁了你的清白,让睿王殿下休了你而已。

    谁知红翘那贱丫鬟竟是骗了本公主!

    而你还那样聪明,没有中计。

    那本公主便不能留你活口了!

    要怪就怪红翘那丫鬟吧,待你死了以后,可要好好去找她寻仇!

    “备?#25285; ?#22905;笑道。

    一刻钟后,靖延公主的马车缓?#21644;?#22312;了皇宫门口。

    靖延公主一袭粉色抹胸长裙,外面白色金线薄纱外衫,在丫鬟的搀扶下,柔柔娇娇的走下了马车。

    守城门的官兵皆是奇怪的看了一眼靖延公主,暗道这是哪里来的女子,穿的跟个青楼?#25918;?#20284;的,竟是还等在了皇宫门口。

    ?#36824;?#29255;刻,吕千珩便走了出来。

    他下朝后与元贞帝对弈了两局才出宫,而走出宫门口后,他根本未做停留,连看都没看靖延公主一眼,便?#26412;?#36208;了过去。

    靖延公主见吕千珩直接从她身旁而过,懊恼不已。

    莫非这睿王走路都不抬眼的么?

    她连忙跟在了后面,柔声道:“王爷,你可还记得我?”

    吕千珩脚下一顿,回头看了一眼靖延公主,厌恶道:“滚!”

    一身胭脂味,恶心死了!

    靖延公主就这样愣在?#35828;背 ?br />
    她想过许多种,她再见吕千珩时殿下的反应。

    她以为吕千珩再见到自己时,就算不认得自己了,?#19981;?#22312;自己的稍加提醒下想起自己的。

    然后他会温柔的对自己说,上?#25105;?#20026;不知道自己是大炎的公主才会如此,还请自己不要介意。

    或者就算是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再看见自己的样貌后,得知自己是大樾公主时,?#19981;?#20197;礼相待,甚至于亲?#36234;?#33258;己送回驿馆。

    可是…

    她就是没想过这一种!

    睿王殿下怎么会对自己如此冷漠!

    怎么会是这样?

    靖延公主只?#35835;似?#21051;,就追上去着急的喊道:“王爷,您不能回府!”

    吕千珩顿时感觉出不对,回头?#20037;跡?#20919;声?#23454;潰骸?#20320;说什么?”

    靖延公主见此,也知道自己过于激动了,可莫要惹?#35828;?#19979;的不悦。

    于是她恢复了柔柔弱弱的模样,?#21487;?#36947;:“王爷,云梓念她…”

    靖延公主一副惋惜的模样说道:“听说她感染了鼠疫,你若是回府,?#19981;?#34987;传染的!”

    她不能让吕千珩也染病,不然她这些日?#21491;?#26469;的相思,便无处得以慰藉了。

    可谁知话刚说到一半,她便被吕千珩直?#24736;?#20303;了脖子。

    靖延公主大惊!

    她?#32433;?#20102;眸子看着吕千珩,面上惊恐不已,?#19978;?#21364;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吕千珩浑身杀气,手也越来越紧,大有真的要立刻掐死靖延公主的意思。

    那两名宫门口的守卫见此,互相看了一眼后便都默默的垂下了头,只当作没看到。

    他们?#24565;?#29579;殿下想杀谁,在大樾,便是没有杀不成的!

    这等闲事他们自然是不敢管的!

    更何况,那女子打扮的花枝?#22995;梗?#26126;显便是?#35805;?#22909;心,存了勾引他们王爷的心思。

    死不足惜!

    吕千珩的声音毫无温度,?#36335;?#26159;地狱而来的恶鬼。

    “你说什么!”

    阿煞见靖延公主眼看就要憋死过去了,只得立刻现身出来,向吕千珩而去。

    谁知他刚到吕千珩的近前,还未等出掌,就见吕千珩掐着靖延公主的手不动,而另一只手一掌向他袭来。

    阿煞被吕千珩的掌风直接震了出去,喷出一口鲜血落在地上。

    他惊恐的看着吕千珩,嘴里想说些什么,却是只能出‘咕噜咕噜’血液涌出喉咙的声音。

    只片刻,他便?#32433;?#30528;眼睛,没了气息。

    这时,吕千珩也放开了靖延公主,厉声道:“落风!”

    然后便飞赶去了睿王府!

    落风现身以后,一手提起满脸恐惧的靖延公主,一边对已经傻掉?#35828;模?#37027;两名守城门的官兵说道:“将这该死的处理了!”

    说的自然是阿煞的尸。

    这两?#33487;?#25165;反应过来,立刻如捣蒜似的点点头,跑了过去。

    他们一直知道睿王殿下的脾气不好,性子清冷,惹不得!

    也知道勾引睿王殿下的女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只是他们不知道…

    睿王殿下竟是?#20113;?#21040;了如?#35828;?#27493;啊!

    太吓人了!

    吕千珩飞赶到了王府后,见云梓念还悠哉悠哉的画着白云衣坊的衣裳样式,便立刻走了过去。

    他摸了摸云梓念的额头,担忧的看着她。

    感觉云梓念不烧后,吕千珩赶紧?#23454;潰骸?#24565;儿,你可有不适?”

    云梓念先是一怔,随后想到了什么,?#23454;潰骸?#38590;道王爷见过那靖延公主了?”

    然后她故意贴近了吕千珩,轻轻的嗅了嗅,?#33510;?#36947;:“她有没有碰你?”

    吕千珩一听,便知云梓念无事,而且,她应当已经知道了此事。

    “她说你染了鼠疫”

    吕千珩心有余悸道。

    云梓念则是笑道:?#23433;?#28857;,幸好有苏谨在?#34180;?br />
    吕千珩皱眉:“苏谨?”

    而这边落风也回到了王府。

    他将靖延公主关进地牢后便去禀告了吕千珩和云梓念。

    然后恭敬的站在一旁,暗想,似乎爷认?#35835;?#29579;妃以后,原本清清冷冷的王府地?#21361;?#23601;变得热?#21046;?#26469;了,三天两头的关进女子。

    先是百怜儿,再是那燕惜公主,然后又关过安晴,如今,又来了个靖延公主!

    果然女子都是小心眼的物种!

    连自家王妃也不例外啊!

    吕千珩一想到靖延公主竟然想让云梓念然上鼠疫,他就觉得气血上涌,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

    而云梓念则是毫不在意道:“?#35033;?#22905;两日吧,过些日子再说?#34180;?br />
    只有让一个人一天比一天绝望,才是折磨她最好的手?#21361;?br />
    落风点点头,便下去交代了。

    谁知落风刚离开没多久,吕千珩就独自找到了他。

    落风一脸?#24742;?#30340;看着吕千珩,暗想,这不是刚见过了…

    吕千珩却是没有理会落风的疑惑,冷冷的开口说道:“先砍了她一双手,你在亲自去告诉陛下,这靖延公主本王交给王妃处置了,让陛下给大炎送去过书,就说,若大炎的?#23454;?#24819;为靖延公主报仇,本王随时恭候!”

    落风:…

    爷,王妃不是说…

    先不动靖延公主么?

    您这么背着王妃乱来,真的好么?!

    王妃知道了…

    您是没事了!

    可我怎么办!

    在心里无数吐槽的落风,面上却是恭敬的点?#35828;?#22836;:“是!爷!”

    然后转身的那一刻欲哭无泪!

    而完全不知情的云梓念,未曾想到,她再见到靖延公主之时,她会变成那般模样!

    而她更是没有想到,靖延公主的手?#21361;?#31455;会是那般高明!

    即便…

    她人在地牢之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彩票开奖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2012年七乐彩走势图 排球比分规则 大乐透彩票号码有哪些 重庆快乐十分骗局 山东11选五奖金多少钱 北京pk10介绍 福彩双色球 好运快3诀窍 浙江11选5前三组基本走势图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3d开机号查询 彩票江苏快三研究院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