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跟在林純然的屁股后面(感謝狐光的守護!)

《易燃的青春》 第二百二十八章 跟在林純然的屁股后面(感謝狐光的守護!)

推薦閱讀:元尊飛劍問道
    張一楠和許岑在外面買了菜,想要帶回到家里面吃的,但是許岑開門進去的時候就發現了顧老師站在餐桌邊上。

    “誒,顧老師?”許岑有些疑惑,看著顧老師,然后頓住了,身后的張一楠沒緩過來一頭撞了一下許岑。

    “恩?純然回來了嗎?”顧老師問。

    許岑愣了一下,想要拉著張一楠離開的,但是張一楠卻自己站了出來:“姐姐你好,我是許岑的學姐,來這里吃頓飯。”張一楠手里提著裝著快餐地袋子還有盒飯。

    顧老師也愣了一下。

    “我.....你不是說星期六星期天不過來的么,我以為星期五也不算在里面。”許岑說。

    顧老師緩過來了之后笑著看著兩個人:“這樣啊,沒事啊,一起吃了吧,今天菜不是很多。”顧老師收拾了一下之后就三個人坐下來了。

    經過一番了解之后張一楠也知道了這個顧老師是誰了。

    顧老師也有些疑惑地看著許岑,一個女生,學姐也好跟著男生來到了空無一人地家里面......吃飯,吃飯之后呢?難道是像自己一樣給他補習?不可能吧,所以啊,他不是和林純然在談戀愛嗎?難道說劈腿了?

    “你們兩個在談戀愛嗎?”顧老師裝作不知道許岑和林純然的關系一樣地問著張一楠。

    許岑愣了一下,抬頭瞪了一眼顧老師,顧老師依舊笑著,但實現從現在只覺得她笑的很狡黠,有點心機在里面。

    張一楠也愣了一下,腳踩了踩許岑,許岑用腳晃了兩下,表示并沒有的意思。

    張一楠搖搖頭:“沒有哦,只是因為今天我幫學弟沒扣分所以他請我吃飯。”張一楠地假話也是一套一套的,畢竟是學生會會長,沒點東西怎么上去呢。

    “這樣子啊。”顧老師意味深長地啊了一下。

    三個人吃完之后張一楠就知道這里不能夠久留了,提出了讓許岑送她回去然后就離開了。

    在小區樓下,張一楠親了一下許岑就離開了,她還說明天要來找自己。

    許岑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嘴上沒說,但是也算是默認了吧。

    回到了家里面之后顧老師已經收拾好了,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許岑。

    “你和那個學姐真的沒什么關系嗎?”顧老師走到了房間里面笑盈盈地問:“如果是腳踏兩條船的話就不太好咯。”顧老師對許岑說。

    許岑有些無語,感覺給看到了也沒什么辦法,若是到時候純然去琴行里和顧老師聊起來的話,不管自己現在和張一楠的關系如何,林淳安要是知道自己將張一楠帶到家里就已經受不了了,畢竟這個家對她而言......算是兩個人的吧。

    “沒,沒有啊。”許岑有些心虛,瞥著腦袋回答道。

    “真的?”畢竟兩個人也并不是真正的師生,其實還有一層朋友的關系在吧,所以顧老師才會這么追問的。

    “.......你,不能和林純然說!”許岑對顧老師說道。

    顧老師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就是,朋友關系啊。”許岑對顧老師說:“但是,有時候就感覺可以很依賴她.......像個大姐姐一樣的,這種感覺真的很棒。”許岑捏著筆,對顧老師說,但是突然想到顧老師也算是一個大姐姐的階段吧。

    愣了一下,顧老師也呆滯了一下,緩過來之后捂著嘴笑著:“原來你喜歡的是這樣子的嗎?”她問。

    許岑也愣了一下,自己是喜歡這種的嘛?看人吧,還是要看人的。

    “那如果我今天不在的話,你們打算做什么啊?”顧老師猶豫了片刻,問了出來。

    許岑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顧老師有些無語問她為什么會問出這樣子問題:“沒做什么啊,吃完飯就離開了。”許岑說。

    顧老師依舊像是意味深長似的笑了一下。

    然后就沒過多的交流無用的問題了,開始正常的補習了。

    “老師你全名叫什么啊。”許岑看著顧老師,問。

    “顧孜孜,孜然的孜,調味料的那個。”顧老師說:“燒烤的那個要放的孜然。”顧老師怕許岑不明白解釋了一下。

    “哦哦。”許岑點點頭:“孜孜,哈哈哈哈,為什么不叫孜然,那樣子的話,純然。”許岑下意識地直接說道。

    顧老師沒說什么,只是很溫柔地笑了一下:“那樣子的話就真的成調味品了呢,我可是要當主食的!”她許岑說,這句話意味深長,但是許岑并沒有多大的感覺,只是懵懂地樣子點了點頭而已。

    “我先走啦。”她說。

    “好。”

    “明天不需要補習嗎?”她問許岑。

    “不用了啊,老師你好好玩吧。”許岑說完就要關上臥室門了。

    顧老師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畢竟剛剛的二人世界沒有成,明天可能就........她也沒再多想些什么,因為再想下去她整個人都要不正常了,坐在車上,一下子就悶熱起來了,背后癢癢的促使她脫了掉了外套開車。

    許岑在家里面玩起了電腦,不過竟然看到了林純然在線,嘗試地邀請了一下她。

    林純然竟然也同意了,許岑因為打匹配不需要選擇英雄直接秒開生怕林純然反悔似的,但是點接受的時候林純然卻沒有接受。

    “排位。”林純然發過來了兩個字。

    許岑有些無語,因為兩個人現在的賬號都是鉆一,所以可以排位了,但是許岑的是水鉆啊,沒任何地的技術可言,加上很久沒玩了,頂天就是一個小小白金而已。

    因為許岑點了個補位的緣故,游戲進去的很快,許岑不出意外的就是輔助了。

    林純然則是射手的位置,許岑真的很怕把林純然給坑哭了,但是也不好意思說自己坑唄。

    游戲進去了之后許岑和之前一樣都是照常玩,玩了個可愛的露露屁顛屁顛地跟在林純然的身后走著。

    對線的時候也躲在林純然的身后給她丟buff讓她打,不過畢竟還是王者水平地林純然,走位什么也好,加上玩的還是前面很強的盧錫安,看的許岑都要哭了。

    下路除了兩個buff技能基本都在一打二嘛。

    “你好菜。”殺了對面兩個人之后林純然回家了,然后給許岑窗口發了信息。

    許岑有些無語:“我很久沒玩了!”許岑說。

    隊友也都666的發了過來。

    之后的下路沒什么好說的,林純然的雪球越滾越大,許岑都可以自己亂玩了,但是也沒什么任何的想法,就一直跟在林純然的屁股身后。

    “露露你也太可愛了吧?女孩子嘛?”因為許岑的名字比較女性化的緣故,隊友問道:“你男朋友也太厲害了,羨慕羨慕。”幾個鉆二大師的隊友紛紛開始鍵盤檸檬起來了。

    許岑發了一個“QaQ”的表情。

    林純然在電腦那邊有些無語,許岑則是在這邊爆笑。

    一整局下來,許岑就跟在林純然的身后,沒死過,林純然也沒死過,許岑再垃圾,技能也還是會放的保護林純然還是做得十分到位的!每次拼起來都有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了呢!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