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医妃难囚 > 第一百一十章 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第一百一十章 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好书推荐:
    “你说谎!?#20445;?#32426;纤云俏皮的伸手直指冥王鼻子,眯着眼睛贼兮兮道,“呵呵,咱俩关系这?#21019;?#23454;,就不要装了嘛。不就是曾经沧海由爱生恨那么点破事,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就是你不说,我也知道!为了能把纪欣妍娶进门,都求到太后娘娘跟前去了,呵呵,冥王殿下,是也不是?”

    曾经沧海由爱生恨?

    对于?#35828;?#32993;说?#35828;?#30340;编排,亓凌昊回以越来越阴沉的脸。

    ?#36947;?#27668;氛陡然阴森森,纪纤云惊觉得意忘形的口无遮拦了,历时后怕的捂了嘴。

    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的默默往旁边蹭,笑容如吃了苦瓜一样难看,“呵呵…。我刚才好像脑袋进水了,?#34892;?#20102;…。。对,肯定?#34892;?#20102;。冥王殿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行不、行?”

    悲剧,怎么这么不小心,祸从口出啊。

    一腔热血倒给人家,换来的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人没落着,还招世人嘲笑?

    妥妥的内伤,心碎成饺子馅,而且作为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必须死要面子活受罪,势必,无数个夜晚痛苦难眠。

    极力掩藏的伤疤,就这么被她大刺刺揭开,呵呵,看?#27492;?#30340;好日子到头了。

    冥王这厮,拍死她的心都有了吧?

    “你很怕我??#20445;?#33080;也白了,惊慌失措的语无伦次,小?#23601;?#30340;表现,亓凌霄甚是不喜。

    剑眉微挑,星眸直视过去,眼?#23376;?#33394;难平。

    这几天不是好好的,一句闲话,怎么好像?#21482;?#21040;了从前。

    生分,小?#23601;?#39592;子里还是跟他很生分,这一点,是他最不乐见的。

    怕!

    不怕才怪!

    线条冷硬的脸孔沉下来,贴墙上辟邪绰绰有余,鬼都怕,别说她了。

    忘了忘了,人家说过,这几天和她聊天、教她读书,只是在府里躲避刺客,闲功夫多而已。

    说白了,她就是人家为了消磨无聊时光逗弄的一只宠物罢了。

    唉,都是她拎不清,傻的没有拿捏好分寸。

    就算解释清楚了,以前难为她都是人前做戏,可,堂堂冥王,绝对不可能和她成为插科打诨,随意开玩笑的朋友。

    以后,要吸取教训,要当座右铭,谨记。

    太岁头上动了土,祸已经闯下了,为了以后好相见,纪纤云只能硬着头皮赔笑,“不怕…。。一点都不怕。那个,我就是做错事了,惭愧…。。放心,我以后会把脑子时刻带着,绝对不会再说那种你听了想打死我的?#21834;!?br />
    不怕还跑那么远!

    亓凌霄郁郁的收回目光,骨节分明的手端起茶杯,望着清亮的茶汤悠悠道,“求?#39318;?#27597;赐婚之前,你那个姐姐长什么模样我都不清楚。”

    真的?

    假的?

    为了面子,粉饰?

    纪纤云?#24471;?#20102;两眼,实在看不出冥王那厮有说谎迹象,浑身紧绷的细胞终于放松,默默爬回去。

    手肘支着桌面,单手托腮,察言观色的试探发问,“那你找太后娘娘赐婚作甚?我跟你说,太后娘娘估计现在还以为你对纪欣妍心水的不得了呢。”

    ?#39318;?#27597;认为…。。

    唉,原来是?#39318;?#27597;和小?#23601;?#32534;排的他。

    亓凌霄郁闷的扶额,“我恰巧需要一个王妃,她父?#23376;?#33021;在朝堂上给我助力。”

    原来如此。

    也是,古代人,尤其是皇室,有几个?#20431;?#20102;爱情的?

    乌龙啊。

    “都是太后娘娘误导啊,害的我以为你对纪欣妍用情至深。唉,早知如此,那?#25991;?#35753;我把闯到思梅园门口的纪欣妍?#19981;?#21435;,我就省的手下留情了。诶,她一个相府千金那么不顾身份跑来,看来,她倒?#38405;?#26377;点意思嘛。不对,她要?#38405;?#26377;意?#36857;?#23601;不会把我打蒙塞进花轿了…。。”

    嘟嘟囔囔的小话唠?#21482;?#26469;了,亓凌霄脸色和缓许多,语带凉薄的丢出一句,?#20843;?#26159;舍不得冥王妃这个身份而已。”

    “奥奥。”

    纪纤云了然的点点头,随即拿个签子,专注消灭果盘里红彤彤的李子去了。

    刚才又没忍住,收敛,收敛。

    怎么又忘了。

    伴君如伴虎,祸从口出,谁知道哪句又冲了冥王的肺腑?

    车厢里安静下来,只偶尔听得啃水果汁水四溢的声响。

    怎么突然消停了,亓凌霄扫过去一眼,也没做声。

    一颗两颗,三?#30446;牛?#30524;见着果核有七八个了,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怎么不?#39280;?#25105;刺客的事?”

    “啊??#20445;?#32426;纤云?#35835;算叮?#38543;即?#23454;?#26524;肉,清清嗓子正襟危坐,低头敛眸少见的一本正经谦卑,“你知道的,我没你聪明,摸不清哪句话会惹你不高兴。少说?#30333;?#20445;险,跟我无关的事,以后,我都不会问的。”

    这是什么话?

    亓凌霄拧眉,“好男不和女斗,我不会和你?#24179;稀!?br />
    鬼才信!

    刚才黑脸那个是谁?她没失忆好不好。

    纪纤云暗暗撇?#27815;歟?#35013;着很?#34892;?#36259;的兴冲冲道,“啊,刺客怎么回事啊?”

    嘴反正长在她身上,不是向现在这般迫不得已,她少说话,还是可以控制的。

    唉,冥王这厮真的好难伺候。

    解药,她真的好想把毒解了,重获自由身啊。

    能再假点吗?怎么跟他逼着她问一般?

    亓凌霄嘴角抽了抽,将那一幕无视掉,“一众刺?#30171;?#31639;拖住侍卫,?#30473;?#31070;追风有机会近距离射杀我。结果你也看见了,他命丧当场,死于我的箭下。”

    一眨眼功夫,面前的人就闭了嘴。

    实在等不到下文,纪纤云眨巴眨巴眼睛,呆愣摊手,“别跟我说,你已经讲完了。”

    想也是个跌宕起伏的大场面故事,从这货嘴里出来,平板无趣的让人抓狂啊。

    箭神,有这种名号,绝对是个厉害角色,若是听见被这么一笔带过,没?#36857;?#37117;得给气活喽。

    “?#25319;!保?#24456;明白了不是吗?小?#23601;?#24456;聪明,亓凌霄觉得,说这些已经足够。

    噗!

    纪纤云差点吐血三升,生无可恋脸的趴倒在垫子里,“跟不说有什么区别吗?你要说,就说清楚一点,不行吗?比如,他是怎么败的,再比如,有什么惊险场面。”

    尸体摆在那里,长眼睛的都看见了,至于刺杀现场,就那个破院子。

    把她已经知道的事叙述一遍,冥王这?#35828;?#26080;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长篇大论绘声绘色,可,他又不是说书先生。

    亓凌霄有种深深无力感,挖空心思扩展,?#30116;?#37324;放了个装扮成我模样的人?#36857;?#36861;风求胜?#37027;校?#20013;了计。 当他出箭后狂妄之时,戒备全无,被躲在暗处的我射杀了。须臾之间,便已殒命,没什么惊险的。”

    讲个故事而已,用得着摆出那么一?#21271;?#31192;表情?

    可能是真的强人所难吧,纪纤云?#24179;?#20154;意的接过话头,“能把箭神射死,看来你箭术肯定很好喽。”

    “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20445;?#19981;让他讲故事便好,亓凌霄如释重负的舒出一口气。

    一般这么说,就是客套话了,纪纤云权当那是耳旁风,“你是不是真的能掐会算?事先弄个人偶摆着,就跟知道刺客一定会去似的。”

    “比起在回去的路上截?#20445;?#30456;府有纪相帮?#27169;?#22581;在一方小院子里,对他们来说,更容易得手一些。”

    “老早去那个院子,原来就是请君入瓮啊,高!?#20445;?#19981;服高人有罪,纪纤云奉上大拇指,“唉,相府也是倒霉,大喜的日子,被你算计的鸡飞狗跳。我那个爹要是知道其实是被你?#27492;?#35745;了,非吐血不可。”

    亓凌霄?#32426;非?#36441;,转瞬?#21482;指?#22914;常,“你,还是很在意相府?”

    “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嘛,我跟他们就是?#22885;罰?#20320;乐意怎么折腾,跟我无关。?#20445;?#32426;纤云耸耸肩,笑的没心没肺,“世事无常啊,想想你们也挺搞笑的。如果你不生那个病,现在纪欣妍是你的王妃,纪相就是你岳父,是妥妥的一家人啊。哪会像现在一般,恨不得拿刀互?#22330;!?br />
    “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你现在是冥王妃。”

    “突然发现,你说话很有哲理?#38590;?#23376;。?#20445;?#32426;纤云崇拜的奉上个小眼神,咔嚓咔嚓啃着桃子感慨万千,“背?#30475;?#26641;好乘凉,顶着冥王妃的名头,倒是过了把仗?#30772;廴说?#30270;。当你的王妃,出去可以横着走,倒是很不错。”

    霎时,亓凌霄的心?#36335;?#34987;挠了一下,握着杯子的手跟着收紧一些,星眸里光彩熠熠。

    挑眉,审视的望过去,?#27492;?#22914;常的轻声追问,“你说,当我的王妃,很不错?”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wnba 安徽快3专家预测 重庆彩幸运农场开奖 山西11选五遗漏爱彩乐 淘宝广酉快三开奖结果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分析 彩票 福彩3d285期历史出号 巴登娱乐城代理加盟 湖南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图 中彩票交多少税 电子游戏机价格 天际彩友心水论坛中心 牛牛b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