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医妃难囚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用怕,自己人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用怕,自己人

 好书推荐:
    带着萦萦酒气,霸道到?#34892;?#33655;尔蒙爆棚的粗鲁,纪纤云胳膊拧不过大腿,挣脱也是枉然。

    遂,只能从了。

    绵长的一吻终结,待到某人猴急的试图更进一步,她便装着可怜期期艾艾示弱,“我肚子疼,你今天别折腾我。”

    身上燥的很,亓凌霄还是体贴?#38590;?#19979;欲火中烧,温热大掌隔着衣衫贴上去,暗哑的声音略带紧张问询,?#38712;?#20040;了?吃错东西了吗?#20426;?br />
    “每月那几天,你知道的。?#20445;?#23601;是因为这个才有?#22235;?#27425;的同床共枕,哎,想想郁闷啊。

    亓凌霄当下了然,星眸中那点仅存的小火苗瞬间熄灭,甚是败?#35828;?#21497;口气,全身的力似乎都被抽离,“小别胜新婚,你啊,真会挑日子。”

    抱怨归抱怨,运功,掌心源源不断的热量注入,暖炉当的很是到位。

    大姨妈驾到是真,不过恐是这段日子伙食好保养好,小肚子胀胀的隐隐作痛,并不严重。

    为?#35828;?#20010;安生,纪纤云舒服的享受?#25490;?#28809;,并不拒绝。

    手当扇子嫌弃扇着风,?#28304;?#29916;尽可能往一边挪,“满身酒气,你这是喝了多少?#20426;?br />
    “几杯而已。”

    “你的酒量好像不错。”

    “师父不见得喝的过我。”

    “为什么天上有牛在飞,因为有你在地上吹!”

    亓凌霄低低的笑,爱恋的拿脑门靠过去蹭了蹭,“我从不说大?#21834;!?br />
    “呕,我应该去一边,吐一会儿。?#20445;?#32922;?#28216;?#26262;的很舒服,纪纤云懒洋洋的躺着,突的,有了几分?#21917;?#30340;心思。

    亓凌霄也不在意,胳膊奉献出来当枕头,侧身搂着娇小的一?#29275;?#25590;揄着话锋一转,“老天爷都觉得你应该好好在府里待着,否则,怎么会连下三天雨让你出不了?#29275;?#21710;,以后啊,收收心,不要往外跑了。你怎么说来着,做了错事会遭?#30528;?#36825;几天的雷好像不少。”

    一下子勾起纪纤云的伤心事,心口起伏着,咬牙切齿无处可发的火,终于抓出个发泄口,小手毫不留情拧过去,痛的人丝丝抽气才撤回。

    “?#20197;擲只觶 ?br />
    亓凌霄不怒反笑,“还?#34892;?#24605;欺负我,看来还没气成怎么样。?#19968;?#25285;心,你会回?#21019;?#21741;一场呢。”

    “闭嘴!不会说话就别说!”

    “听说你学会骑马了?红杏两个把你好一顿夸,说你天赋异禀呢。”

    “她们俩还说什么了?#20426;?br />
    “你做过什么,她们自然就说什么喽。怎么,知道丢人了?#20426;保?#25366;空心思溜出去骑马,恩,很有小?#23601;?#19968;贯行事风格。

    他都可以想象出,当时搞笑的场面。

    哎,不能跟着去,当真遗憾。

    “你是特地跑来笑话我的吗?#20426;保?#24819;破头都跑不掉,回顾种种,纪纤云眯起眼,义愤难填。

    要不招那俩丫鬟,兴许就成功?#22235;兀?#21756;,罪魁祸首还是冥王这厮。

    想及此,她恨不得在这货身上好好发泄一通。

    “非也,为夫自然不是来笑话你的。小别胜新婚,若不是你今天……我才懒得跟你浪?#21387;?#22827;说这些没用的。?#20445;?#30475;到吃不到比看不到更让人郁闷,燥热再次袭来,亓凌霄呼吸加重,唇试图着贴过去,“娘子,来呀。”

    “来你个大头鬼!”

    ************

    太阳正中偏西一点高挂,福满多小吃城。

    饭时到了尾巴上,棚子里依旧人声鼎沸的热闹,两?#26376;?#39277;的屋子前头,客人已经稀疏的很。

    “顾兄,不用给我省银子,庆功宴嘛,挑着福满楼的好菜来。师父,千万别忘了路上捎几坛子好酒,庆功宴怎么能没有酒。”

    “知道知道,什么都能忘,我老人家都忘不了酒。借着他们的光,可以痛快喝一场,不错不错。”

    “我们快去快回。”

    目送着老头两个上?#25285;?#36710;夫一甩鞭子,马车缓缓驶离后院侧门口。

    纪纤云暗自松一口气,摇着团山喊着热,带着红杏快步往堂屋里钻,“红杏,来,太阳太晒了,咱们还是回屋?#20154;?#26757;汤吧。”

    王妃怎么突然这么?#31185;?br />
    疑惑只是一眨眼,红杏便如常默默跟上。

    窝在椅子里喝着酸梅汤,没喝两口,纪纤云便搁了碗,重新倒上一碗放到桌子中间。

    热情又威严的冲红杏指指对面椅子,“坐下,喝。这么多呢,放功夫长了就温吞吞,不好喝了。”

    “王妃,奴?#23613;?br />
    “你还知道我是王妃啊,那你怎么不听我的话?让你坐你就坐嘛,不坐的话,那?#19968;?#21435;给你告状,说你欺负我。”

    王妃不是第一次没主子?#38590;?#23376;,其?#25285;?#29579;妃,一直就没怎么有过主子?#38590;?#23376;。

    遂,对如此孩子气的威胁,红杏早已经见怪不怪。

    恭敬不如?#29992;?#21482;得道谢坐下。

    “这就对了嘛。?#20445;?#32426;纤云小巧的鼻尖上沁着密密?#24618;椋?#20426;俏的小脸上笑意更盛,一手端着酸梅汤,一手扶着腰起身,“哎,月事来了就是?#24120;?#33136;好酸,坐着都不舒服。”

    “王妃,那,酸梅汤寒凉,您……”

    那个‘您’字只有个尾音,红杏瞳孔爆睁,一贯?#32420;?#30340;脸上陡然浮现不可?#30511;拧?br />
    黑色的瞳仁里,只有一只小手,那手里攥着个缠枝梅花的小小瓷?#20426;?br />
    弹指间,眼皮沉重的垂下,?#28304;?#19968;歪,身子软踏踏前倾。

    纪纤云紧张的?#20013;?#37117;是汗,见人真的晕了,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一点。

    眼疾手快,攥着药瓶的手一抬,让人稳当的趴在桌上,不至于磕个鼻青脸肿。

    麻利的从怀中掏出一封?#29275;?#23601;放到红杏手边,不放心,又挪开胳膊肘,压住。

    人都解决掉了,眼珠转了转,确定一切就绪,没有疏漏,免得夜长梦到,她什么也顾不得了,拿上带着白纱的斗笠,关门到院子里。

    怕几个干活的小伙计怀疑,?#22411;?#20449;步悠哉哉出了侧?#25319;?br />
    小母马白天就在过道上拴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负责看守,三言两语就被她打发了。

    斗笠戴好,踩着上马石爬上马?#22330;?br />
    心狂跳着要?#26576;?#21971;子眼,手指都禁不?#20849;?#25238;,怀着难以?#31181;啤?#40479;出笼般的激动心情,拨转马头,出发。

    附近路算熟,小吃城正门走不得,也不能走上次出城那条路,为了出其不意,她决定走出城之后多山的北?#25319;?br />
    成功绕过一条窄胡同,扭头看,身后没人追来。

    正当她面?#26029;?#33394;?#20445;?#20960;个布衣男子从天而?#25285;?#23558;她连人带马团团围住。

    似乎,是从胡同两侧的房上?#19978;?#26469;的。

    会武功的男人!虽不知道来人有什么目的,她不?#25285;?#24515;知绝对不是好事。

    遂,仗着胆子,试图?#26377;?#23376;里掏出药?#20426;?br />
    ?#19978;В?#36319;武功高强的人比,她的速度实在不够看。

    手?#20183;?#36827;袖子,便被脚尖点地飞身而起的一个瘦小个子点了穴道,成了哑巴木偶。

    瘦小个子无声落地,随即笑着抱抱拳,“冥王妃,不用怕,自己人。马车这就赶过来,跟小的们走一趟吧。”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 3d位差组合对应直选号 特码单双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二手斯诺克台球桌 重庆幸运农场有规律吗 网络赚钱 入手 北京快三怎么玩法介绍 秒速时时彩是什么彩票 女子乒乓球 一码中特彩图 竞彩m串n公式表 6594香港赛马会 快3河南 甘肃快三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