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医妃难囚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是冥王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是冥王

 好书推荐:
    北方的天气,?#26143;?#23601;是个明显的分水岭,一夜秋雨过后,夏日的衣衫穿着,身上便透着凉意。

    早晨柔柔的日光里出发,为了尽快把好消息说给大?#19968;錚?#36335;上尽量少歇息,临近晌午,精神依旧抖擞的众人就到了六盘山附近。

    涛声依旧,两个被定位为‘?#23567;?#30340;老头正挑着担子在路边溜达,守株待兔,等候迷路的外乡人上钩。

    别的不说,那两个眼神的确好,离挺远就看见他们的车马,历时精神一振,挑子扔一边,呼哧带喘就往前迎,“大当家……你们总算回来了……”

    那俩跑的快,比起车马还是慢的多,弹指间,李二狗那三个骑马的催马就带起一阵?#23601;粒?#36843;不及待汇合,报喜去了。

    待到纪纤云他们坐车的赶上,那三个争先恐后你一嘴他一嘴已经说到刘员外中毒之后的惨状。

    俩老头激动的不行,对着马车就磕起头,“多谢大当家,刘员外总算报应了……”

    动不动就跪,的确头疼的紧,避免他们继续磕,纪纤云丢下一句“快起来吧,我们先给二当家他们报喜去?#20445;?#25307;呼来福赶车向前。

    “我们也不守着路口了,走,回去……”

    大喜,大喜啊,俩老头一颗心早不在劫道上,爬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土,兴匆匆跟着李二狗几个往山下走。

    不过一盏茶功夫,纪纤云他们的马车就被山上的大队人马迎头堵住,二十号人,有骑马的有跑着的,皆是一脸紧张希冀。

    ?#20820;?#20010;打劫的日子一样,他们一直藏在山坡后。

    旁边放哨的发现马车回来了,一个个安奈不住急需听到结果,没用招呼,不约而同,一溜烟就往外冲。

    他们,心都到了嗓子眼,想知道结果,又怕不是好结果。

    跟土匪们打交道日子多了,来福也没了惧怕,坐在车辕子上边?#31456;?#36793;对着人群高喊一声,“成了!办成了!”

    “成了?”

    “成了!”

    “真成了!”

    “谢天谢地……”

    “什么谢天谢地,要谢就谢大当家!”

    短暂的激动无状后,众人终于确定了成功的事?#25285;?#19968;?#26216;?#21916;的,就把马车围住,那阵势,就是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

    “多谢大当家,过几天,我把兄弟接上山,再让他给您好好磕个头。?#20445;?#32476;腮胡子冯老八感激的噗通就跪,膀大腰圆的汉子红了眼眶。

    纪纤云已经下了车来,作为被跪的那个,她又是一阵头疼,“咱们是一个山头的兄弟,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谢不谢的。来,快起来。男儿膝下?#35874;?#37329;,不要动不动就跪。再说了,我也就出了主意而已,能成功还多亏了这几个兄弟。”

    能成功是大家配合的好,她可不会把功劳?#21202;肌?br />
    跟着去那几个更谦虚,“是大当家的主意好!还有大当家的药!我们也就跑跑腿,比白吃饭强点有限,。你们没看见那刘员外被整的有多惨,哎,大当家真是神人!”

    “就是,咱们碰上大当家,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不是。大当家要是个男人,状元肯定能考一个来……”

    ……

    高帽子被戴的太多,纪纤云实在不想被再夸下去,遂,欢快的提议,“今天早点回去吧,我们带了好多肉和鱼回来,收拾了刘员外,咱们总该好好庆祝一下。”

    “真的买了好多,多的,都差点拿不回来了。这次跟大当?#39029;?#21435;可是?#20160;睿?#23601;算我以前有过钱,也没住过那么好的地方,没吃过那么好的馆子呢。对了,大当?#19968;?#32473;我买了绸缎衣服,嘿嘿,一会儿给你们看看。”

    李二狗开始显呸了,明?#20301;?#30340;炫耀。

    气氛好,也没人挤兑他,一路欢歌的回山寨。

    马车没法前进的时候,车里的东西只能大?#19968;?#20998;着拿。

    东西多又金贵,可是让大?#19968;?#24320;了眼,一个个扛着抱着,都是小心翼翼的。

    李二狗还不忘?#27721;齲?#36825;些东西,你们知道要多少银子吗?三百多两啊!咱们山头,一年有个三十两都够了,大当家一出手,就是咱们十年的用度啊。”

    又是一阵唏嘘,大?#19968;?#23545;手里的东西更恭敬了。

    不过,纪纤云稍微扫视了一下,每个人除了惊诧并没有旁的。

    可能因为她对?#35835;?#21016;员外,所有人对她只有感激,至于仇富啊或者动歪心思,苗头都没?#23567;?br />
    人逢喜事精神爽,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说说笑笑的,那条回山寨的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头。

    就连纪纤云这个弱的,进了寒酸的营寨,都没觉出疲惫来。

    趁热打铁,便倒腾起卧房。

    她的屋子不是山前的石头房子,而是在山洞里,那天住进去时候,她便?#22312;?#20026;‘山顶洞人’。

    山洞里,进去先是大厅,再是一道土墙,从土墙上的一扇木门进去,就是另一番天地。

    纯天然的一间石屋,特别的宽敞,一个人住?#34892;?#31354;旷?#23567;?br />
    屋里有?#25293;就?#24202;,一个桌子两把椅子,一个粗糙连漆都没有的?#23601;饭?#23376;,这就是所有摆设。比陋室铭里的陋室应该还差点,不过她也知足了。

    外边小石头房子里一间屋得住两三个人呢,相比着,这间石屋就是山上的总统套房档次了。

    大把银钱置办的被褥等物放进去,至少床睡起来舒服了。

    人活一世除了吃就是住,床舒服了,再有好吃的,还有什么可求呢?

    不由得,她对山上的生活也没那么抵触了。

    在床上小睡片刻,作为大当家,她便很有责任感的爬起来,打算着梳洗之后去巡视一下庆祝的事。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女的,女扮男装一点意义没有,把脸擦干净,她便把新置办来的女装换上了。

    “我还以为仙女下凡了呢!原来是大当家啊!”

    才走出山洞,忙活着的张婶正路过,先是愣怔一下,随?#20174;?#34935;的赞一声。

    张婶是冯老?#35828;?#19976;母娘,爽朗的中年妇女,嗓门很大,她这一嗓子把人都聚过来了。

    纪纤云虽然不虚荣对外貌不甚在意,不过,女人嘛,众人惊艳的目光里还是让她心情灿烂。

    “大当家,您是高门大户人家的小姐吧??#20445;?#24352;季捏着山羊胡,自言自语式的猜测起来,“出手阔绰,听他们说您还能识字写信,现在打扮起来也很有大?#22812;?#31168;?#38590;?#23376;。”

    那样子,小眼睛不再敢对视,只?#20102;?#30340;?#24471;欏?br />
    “告诉你们,我可是从家里跑出来的,不会再回去的。?#28909;?#24050;经留在山上就没有什?#21019;?#25143;人家的小姐,咱们都是一家人。”

    这帮人被她的财大气?#32456;?#20303;了,不过,纪纤云不想跟这些?#25822;?#22826;多距离?#23567;?br />
    这些,以前当惯了下人,对主子有天生的畏惧心理。

    “对,您是我们的大当家,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20445;?#20911;老八在一边马上帮腔。

    有二当家附和,人们又自在起来。

    “围着我,吃的又不能?#32422;?#29087;,快,该干什么干什么去!?#20445;?#32426;纤云拿出大当家的范,三四十号人迅速散去,她便带着槐花各处巡视。

    已经开始?#24613;?#39277;了,都是下人出身,干活不在话下,盖房子、打家具、做饭都能搞定。

    厨房前边突然有了争执,她过去一看,顿时嘴角都抽了,瓷公鸡张季非要把肉和鱼留下一大半腌上。

    这?#19968;?#30495;对得起他这外号,真是瓷公鸡啊,?#24187;?#19981;拔,忒能算计了。

    “瓷公鸡,今天难得高兴,你就大方点吧。?#20445;?#20911;老八显然很无奈,正努力劝,“大当家带回来的,交待了要肉管够,你就不能省省心,这回就别克扣……”

    “二当家,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肉一次吃完就没了,要是腌上以后能吃好几?#25991;亍?#36824;有这大?#33258;?#20040;能一次吃这么多呢,还是搀着窝头吃吧。?#20445;?#24352;季油盐不进得很,掰着指头掰扯,小眼珠放着光,各种有道理,“大当?#21307;?#36149;人,留下的肉,以后每天给她做小灶,咱们这些人,一顿吃下去也是造粪……”

    听了一会儿,纪纤云很是崩溃,一个大男人比女人都能算?#30130;?#22909;奇葩。

    山上让他管钱,就是一个铜钱掰成两半花,看平时的伙食就知道,这?#25822;?#22810;俭省,估计那八十两银子都是生生在大家牙缝里慢慢挤出来的。

    “瓷公鸡,我是大当家,我做主了,今天就得把这些肉和鱼都吃了。大家好不容易吃次肉,你就让大?#39029;?#22815;了吧。”

    作为大当家,纪纤云觉得,那货不可能跟她叫板。

    张季一脸的为难,“大当家,这……哎,我跟您这么说吧。大伙信任我让我管钱,我就一定得管好。日子不细致可不行,有柴一灶有米一锅不是长久之?#30130;?#21681;们得细水长流。山上这么多人,如果在吃食上省着点就可?#36828;?#20859;些牲畜,卖了就可?#36828;?#25874;些银子了。冬天来往的人少,咱们根本没什么进项,要是大雪封山了咱们只能坐吃山空了,现在不省着点,到时候挨饿就不好办了。大当家,您随便吃,至于我们,有的肉丝就是过年……”

    “那也不在乎这一顿吧,咱们以后省着点,今天就都吃了吧。?#20445;?#32426;纤云扶额,被说的头?#21351;巍?br />
    一顿饭,还是难得的庆功饭,上升到这样的高度?#30933;?#37324;就至于了。

    难道就因为今天吃了肉,吃了?#31069;?#20197;后就能饿死了?

    “大当家,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凡事都不能有开头。过日子咱们就得一直?#24202;?#23601;班,今天铺张一次,明天就会想着继续铺张。次数多了迟早有?#24187;?#19979;锅的时候,还不如一直省着。”

    张季陪着笑脸,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义正言辞。

    ?#20843;夜?#24180;不?#36828;?#39290;子啊?天天一模一样活着,你说,还有啥意?#21450;。俊保?#32426;纤云一脸黑线,挑眉,跟瓷公鸡杠上了。

    没有的时候忍着,无可厚非,有了还只能看着,这是什么过日子方式啊?人生的意义何在?

    她非给扭转了不可。

    “这肉要是腌上应?#27599;?#20197;留到过年的时候包饺子用,到时候咱们就不用杀猪了,一?#20998;?#20063;能卖不少钱呢,大当家你倒是提醒了我。?#20445;?#24352;季陡然眼睛一亮,说出来的?#23433;?#28857;把纪纤云气晕过去。

    她真的崩溃了,打死都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抠的人存在。

    难道老天打发他下来就是受罪的?一点点享福的意识都没有?

    真是瓷公鸡?#24187;?#19981;拔,比葛朗台还葛朗台,财迷到骨子里了。

    “大当家,您不用浪费唾沫星子了,瓷公鸡认定的事谁也改不过来。少放点肉多放点菜吃着也挺好的。?#20445;?#24352;婶过?#21019;?#22278;场,山上的人已经习惯了。

    “要不咱们举手表决吧,要是同意都吃掉的人多,你就不能拦着了。?#20445;?#32426;纤云压着怨气和张季打起商量,这大当家当的还挺憋屈,连?#36828;?#32905;,还是自掏腰包,都决定不了。

    现在可是发动了群众的力量,瓷公鸡不会所有?#35828;拿?#23376;都不给吧?

    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大当家,就算所有人都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的。就算你们现在骂我,我也得把这些肉和鱼腌上。?#20445;?#24352;季一脸坦然,摆明了坚持己见。

    “咱们可是做土?#35828;模?#21738;天没准就小命不保了。人生最悲哀的事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你知不知道。”

    “大当家,这么跟您说吧,命没了,下辈子还会有,这钱要是攒不下,我死了都不会明目的。”

    舍命不舍钱?#38590;?#35770;,简?#27604;?#32426;纤云呕血,遂,她怒了,蹭蹭蹭回屋就拿了张银票出来,抖开拍过去“瓷公鸡,这是一千两银?#20445;?#20197;后归你管。一千两,咱们坐吃山空半年,应该饿不死了,今天的肉让大?#39029;?#20102;吧。”

    抠门?她就?#20204;?#30776;死他。

    呵呵,再敢和她杠?可能,她就要发飙了。

    把这货脑袋撬开看看,看看?#27597;?#24358;搭的跟正常人不一样!

    “大当家,这怎么使得,去增城那一遭,您已经花了您不少银子了。,”冯老八立马拦着。

    “怎么使不得,我说使得就使得。银子不就是花的嘛,日子太清苦我可受不了,反正在山上我也没地方花。”

    对着冯老八摆摆手,纪纤云就把银?#27604;?#32473;张季,“瓷公鸡,这一千两你存着?#21592;?#19981;时之需。我再给你两千两专门置办伙食,我要大家顿顿有肉,顿顿有白米饭白馒头,每天大厅里还要有水果点心供大?#39029;浴?#38134;子你不?#36855;?#31639;计了,花完了找我。”

    ?#26143;?#35841;都会话,她不信,大把银子在手,还有人非要过着吃?#36153;什说目?#26085;子。

    看着那银?#20445;?#23665;上的人都惊呆了,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银子啊。

    “谢谢大当家,我一定会支配好的,今天这肉就都吃了吧。?#20445;?#29943;公鸡好不容易把要脱臼的下巴?#19979;#?#25343;着银票狂喜到颤抖,“谢谢大当家,谢谢大当家……”

    这么多银子在,再没心思纠结腌那些肉了。

    纪纤云也圆满了,钱能解决的,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她现在可是大当家,做为头领,让下属过的跟乞丐一样我多?#24187;?#23376;。再说了,不说通这只鸡,往后,胃可得受罪了,她可没有受虐倾向。

    ************

    作为大当家,还是恩人兼财神爷,山上的人对纪纤云,简直是当老佛爷供着。

    她也很是开心,天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没事骑马到山下遛遛,偶尔还能酷酷的去劫道。

    就连来福几个都不再催着走,槐花和栓子更是乐不思蜀,直说花那么多银子,值了。

    由于纪纤云的慷慨,山上的人们,生活水平有了质的?#31245;荊?#30452;接从赤贫奔小康了。

    为什么只是小康不是富余,都在瓷公鸡身上。

    瓷公鸡还是瓷公鸡,虽然按照她的要求来,顿顿有肉,不过在量上,跟她想的可差?#35835;恕?br />
    一个盆里都没有几片好嘛,筷子不会认道的,根本吃不到。

    她的碗里倒是有不少,来福几个也是够吃,想必是为了优待他们几个,盛?#35828;?#26102;候特地照顾。

    点心只有最便?#35828;?#27133;子糕,水果更是一看就是处理的,山上的?#35828;?#26159;很满足,过惯了吃?#36153;什说?#26085;子估计这就是天堂了。

    瓷公鸡这是偷换?#25293;?#22909;嘛?#30475;?#23646;偷税漏税的钻空子行为。不过,她?#24598;?#24471;理了,这人真没救了,守着金山也照样得节约。

    对着厅里那些东西真是无感,饭也是勉强吃,渐渐的,她不时就怀念起冥王府里的奢侈生活。

    尤其是鲟鳇鱼筋,吃过一次就念念不忘,不过,那可是贡品,有银子也根本买不到。

    想着?#26391;?#27969;口水,不自禁的,脑海里就冒出冥王那张霸道的脸,顿时,一个激灵。

    那货肯定早就回府了,发现她跑掉,气到内伤吧?

    还有小妾肚子里的孩子,那货知道了,会开心吧?

    想入非非心绪不宁,她便?#21507;?#30340;把京城整个摒弃掉,只看当下,把所?#34892;?#24605;专注在她的山头上。

    听李二狗说,六盘山属于三不管地带,位于增城、青城、茂明镇三个地方中间,他们平时不伤人命也不打劫有权有势的,就算有老百姓去官府告状,那几个地方官也只是推?#36805;?#26412;不过?#30465;?br />
    ?#28909;还?#24220;不会来剿匪,他们的安全直接取决于被打劫目标的强?#28902;?#24230;。

    这帮人一直很小心谨慎,看着有一点点危险的人物绝对不动,?#30475;?#31561;到花都谢了终于确定一个目标,一堆人虎视眈眈的冲过去摆好阵势之后,有的时候开场白还没说完呢,人家就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

    被打劫的都是渣,遂,他们无比安全。

    有利就有?#31069;?#23433;全了,就跟刺激不沾边。

    五花八门的战利品,米面蔬?#35828;?#24515;衣服统统不放过,连小孩子玩儿的拨浪鼓都不放过。

    他们倒是听话,只拿一半。

    ?#30475;?#24471;手了,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把东西分开,让人家带走一半。

    好多被劫的人根本不敢拿,飞也似的就开跑了。

    看着他们劫来的东西,纪纤云这个当家总是哭笑不得,她目标是劫富济?#30701;?#22825;行道,现在干的这……

    ?#30475;?#21548;他们?#33268;?#20004;件旧衣服哪件更好,是留下两个馒头还是留下一个包子的时候,她就有一种捂脸的冲动。

    后来,她也不带头往下冲了,只?#26087;?#22369;上远远看着,权当打发光阴。

    不过,刺激?

    劫富济贫是好,她这种三脚猫功夫,手下还都这么菜,可不敢轻易去劫车队马队。

    万一碰到厉害的角色,肉没吃到嘴里不说,他们?#26085;?#36825;了。

    小命比面子重要,这种真理早已经深深植入她的灵魂最深处。

    一晃, 阴历已经到了十月中旬,即便白天,也是相当寒冷。

    因着天寒,通常他们在太阳偏西到一半就收工,气温越来越低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有的时候一天也等不到一个满意的目标,只能空手而归。

    一天,太阳已经不那么暖和了,她正和李二狗几个在山坡上边晒太阳边神侃呢,突的,耳朵里钻入安插在路口的‘拖’,周老头的?#21307;?#22768;。

    “大当家,?#35753;?#21834;!大当家……”

    “完了!肯定是寻仇的!肯定是被咱们劫过的人认出来了!?#20445;?#20911;老八急的直接蹦了起来。

    纪纤云也是脸色一变,紧张的站在山坡顶上往坡下的路上瞧。

    周老头正被人家押着站在路边,离着有点远,那些人长相看的不是太清楚,不过,赫然是四个骑马的男人。

    看来今天是碰到茬儿了,幸好怀里踹了毒药,一会儿群起?#21589;?#20063;没效果的话,她就直接用毒把那四个放倒。

    她一贯套路就是能动嘴的绝不用毒,能用毒的绝不动手,当然,轮到动手了,估计也就到了破釜沉舟的时候。

    大家看底下的情况立马抄?#19968;錚?#20108;十多号人举着大刀片跟着她就往下冲,大?#19968;?#26159;挺?#24808;?#27668;的,明知道遇见硬骨头了为了救周老头,也没一个退缩。

    骑马冲下山坡,可,越接近那四个越感觉不对。

    陡然,纪纤云瞳孔就是一缩,勒缰绳的手一抖,要不是马速度不快,就得被甩出去。

    坏了,打头的不是冥王嘛!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排列3和值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22选5历史开奖结果 ag在线观看高清 辽11选五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 黄金8彩票娱乐平台真假 快乐赛车正规吗开奖统一吗 北京pk10有什么技巧 河北20选5开奖 云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竞彩篮球胜分差玩法 什么是组三 乒乓球台标准尺寸平面图 腾讯彩票开奖 梅西总进球数和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