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医妃难囚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天大的乌龙(大结局)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天大的乌龙(大结局)

 好书推荐:
    午时刚过,无风无太阳,天气阴冷透骨。

    屋内炕热火盆熊熊,温暖如春。

    可,再舒服的屋子也挡不住纪纤云油然的惆怅,单手支头坐在炕桌边,望着兴致勃勃缝制小衣裳的槐花叹气连连,“大家一起多好,哎,非要我闷在屋里好没意思。槐花,槐花,缝了一上午眼睛都酸了吧,放下,快歇歇。”

    “小姐,我娘说了,山洞里人太多乌烟瘴气的?#38405;?#36523;子不好,万一被那些鲁莽的冲撞了,更是追悔莫及。您啊,肚子里有了小公子,一点闪失都不能有,一定得在屋里安静养着。?#20445;?#27088;花抬头,瞟了一眼自家小姐肚子,笑眯眯摆道理,“您要是实在觉得没意思,就帮我想想,给小公子的肚兜上绣个什么花样。呵呵,想想做的衣裳能穿在小公子身上,我就开心。”

    “哪来的小公子?肯定是个小姑娘,我?#19981;?#23567;姑娘。?#20445;?#32426;纤云甚是好笑的摸摸平坦的肚子,小脸上有着即将成为?#22235;?#30340;憧憬,“男孩子调皮不听话,小姑娘好,到时候给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带出去溜达……”

    槐花郁郁噘嘴,义正言辞强调,“小姐,肯定是小公子,我娘说了,您生了小公子地位才能稳固。我娘还说,怀女娃娃会很早就呕吐,您到现在都没怎么吐,孩子上身晚,肯定是?#22411;?#23043;。”

    古代人重?#26143;?#22899;,生了儿子母凭子贵是公认的,纪纤云才懒得费口舌做无用功争辩,换个姿势靠着被子话锋一转,“你去跟你娘她们交待一下,晌午给我弄点清淡的,嗯,就醋溜?#25758;?#23601;?#23567;?#19981;能每次都吃肉,不好消化不说,对肚子里孩子也不好。”

    “小姐……”

    “不好了!不好了!?#20384;?#20154;了!好多?#22235;兀?#23665;下?#20384;?#20154;了!……”

    槐花才开口的据理力争,霎?#21271;?#38498;子里高亢的?#21543;?#28270;没掉。

    顿时,槐花半张着嘴呆愣住,纪纤云也坐直了身子,很快反应过来,爬下炕去穿上鞋子,抓起披风就往外去。

    待到她赶到院子里,山上的?#24605;?#20046;聚齐了,正将冯老八围在中间,商量应对法子。

    看见她跑出来,一个个急急阻拦,“大当家,外边冷,您有了身子,赶紧回屋歇着去。?#20384;?#20154;就?#20384;?#20154;,肯定是天泉山庄的,咱们有靳少主呢,没什么可怕的。”

    “是啊,小姐,您快回去,乱腾腾的,千万别碰着您。”

    “大当家,您别操心了,咱们肯定没事。那什么,我们把靳少主抬着,?#22836;?#23665;寨门口去,那些人看见他活着,肯定不能难为咱们……”

    ……

    话是那么说,纪纤云还是不放心,坚持着共同进退,唯一能让步的,就是她走在最后。

    不到一?#25377;?#21151;夫,除了大肚子的海棠,山寨所有人都出现在栅栏门外,整齐的排列,如迎敌的战士。

    纪纤云被护在最后,和故意藏在后头的靳庭轩并排而坐,她个子矮,一时心急就站到椅子面上,举?#32943;?#36890;向山寨的山路瞭望。

    果真来了人,还是不少人,浩浩荡?#37259;?#26377;四五十,已经过了鹰嘴崖半里路?#38590;?#23376;,蜿蜒在通向山寨的斑驳雪路上,很扎眼。

    靳庭轩在最后,不过前边的人特地给留了缝隙,足够他看清疾步?#20384;?#30340;人们,只稍稍观察,即?#24999;?#19981;清长相,他还是笃定的红了眼眶,“是家母!没错,绝对是家母!”

    “那就好,她老人家带头,我们可就没什么担心了。?#20445;?#32426;纤云大大松了口气,随即不顾赵嫂几个?#20843;担?#21521;着同样精神抖擞起来的兄弟们吩咐,“听见没有,带头的是靳少主母亲,咱们一定点危险没?#23567;?#19968;个个的,按?#28909;?#35828;好的,把?#36153;?#22909;,不要一开始就嚷嚷着靳少主在咱们这里。”

    “是!”

    “大当家,您请好吧。”

    “小姐,下来,下来!反正也不会有事,咱们回屋待着去吧……”

    赵嫂几个急的很,纪纤云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扫一眼更近的人群就要下椅子,可就那么一样,就让她瞪大了眼睛。

    那里头?#23567;?br />
    没错,是?#20142;?#38660;!

    距离还是?#34892;?#36828;,五官看的不够清晰,可身形?#36879;?#35273;,万万不会错。

    何况,那货身?#38405;?#20301;近乎上窜下跳的,太有标志性,师父,是师父。

    “小姐,小姐,别看了,快下来……”

    随着福嫂催促,纪纤云麻利的下了椅子,可没?#20852;?#31119;嫂?#28909;?#30340;意,一闪身就绕过她们,往?#28216;?#21069;头去了。

    这可?#34987;盜思?#20154;,“小姐,小姐,您回来,肚子!小心肚子!……”

    避免被活?#20132;?#21435;,纪纤云快速丢出去一句,“你们姑爷来了,怕什么?这回什么都不用怕。”

    她这么说,心里也的确如此想的,?#20142;?#38660;那货一出现,她真的安全感爆棚。

    一石激起千层浪,福嫂?#28909;?#21382;时兴奋起来,不光不阻拦自家小姐,甚至,一拥而上全都跑到前头,眯起眼睛,仔细在渐近的人流里?#24050;病?br />
    栓子眼睛尖,第一个喊起来,“没错!没错!真的是王……是姑爷……”

    “我也看出来了,哎呦,阿弥陀佛哦,想什么来什么,咱们小姐这回是妥当了……”

    没等那几个平复下来,那一群?#24605;?#34892;军已然到了跟?#21834;?br />
    走在最前头的一个年轻男子率先高喊起来,“娘,您看,就是他们,就是这些土匪害了大哥的性命!他们摆好阵势等着咱们呢,看看,多嚣张!好,正好,咱们把他们大卸八块,给大哥报仇雪恨!让他的在天之灵安慰!”

    话音未落,那人拔剑就要向山寨前众人劈来。

    “慢着!?#20445;?#28165;风拔剑相迎,将一脸怒容的男子拦住,“靳二少,不分青红皂白就下手,想屈打成招嘛。”

    “你走开!谁敢拦我们给大哥报仇,别怪我刀剑无眼!?#20445;?#38771;庭煜眼神?#20102;?#19968;下,转瞬便怒吼着提剑便出招,和清风打成一团的同时,还不忘向同行众人叫喊,“娘,您快带人把土?#26494;?#25481;!这帮人拦着,土匪跑走,咱们可就抓不着了!……娘,快动手啊……”

    殃及池鱼总不好,纪纤云很惜命,有了娃娃更惜命,眼见着那两个你来我往在一丈外过招,忙默默往后缩了缩。

    眨眼睛,她便发现,纯属多余。

    巨大的保护伞,师父,鬼?#21149;?#24050;然到了她身旁,正鼓着嘴巴,气哼哼状。

    心底的确虚,她只有赔笑,“师父,您老人家风采依旧啊,您……”

    ?#21543;?#36319;我胡咧咧!你个不孝徒弟!?#20445;?#36877;遥散?#35828;裳?#24594;怼,“又不告而别!哼!气死我了!你说说,你还有脸叫我师父嘛!啊……”

    “师父,大敌当前,咱的内部矛盾先放放。?#20445;?#32426;纤?#22855;?#30382;笑脸就挽?#20384;?#22836;胳膊,“来,先看?#21019;?#26550;。”

    “你是不是?#25285;炕箍创?#26550;,他们是来杀光你们的好不好?靳家老二说的,你们山上的人杀了人家好几口子,呵呵,长本事了。”

    “我们只劫财,杀人?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逍遥散人笑?#38590;?#19981;见眼,“嘿嘿,不用你说,我知道你怂。有你个怂货大当家,这帮土匪肯定怂的掉渣。”

    “还是师父了解我,来,先?#21019;?#26550;吧。”

    “对啊,反正有小二子在,咱们就当看戏好了。?#20445;?#36877;遥散人认同的狂点头,随即伸手,“有瓜子没有?有板凳没有?#20426;?br />
    纪纤云扶额,“师父,您这样,是不是太嚣张?#35828;悖浚 ?br />
    “切,他们的戏有什么好看!?#20445;?#36877;遥散人?#36130;?#22068;,之后,扶额过去贼兮兮道,“我要看你和小二子的戏。把小二子挤兑到地底下,你有事了,他还得一溜烟跑来。高!厉害!是师父的好徒弟!我啊,就磕着瓜子坐看小二子没脸,哈哈哈哈……”

    这什么师父啊?!

    纪纤云?#35805;?#36807;去一眼,将身边一心看笑话的老头无视掉,目光飘去中间打斗的两人身上,?#19978;В?#24688;在此时,打斗停了。

    以清风将剑驾到那个喊着报仇的男人脖子上定格住。

    靳庭煜急红了眼,亲娘不听话,急急就看向人群中一白衣姑娘。

    ?#21834;?#23601;是他们!就是这些人杀了轩哥哥!?#20445;?#30333;衣姑娘会意,窜出人?#28023;?#25351;着纪纤云这些人,恶狠狠喊起来。

    呵呵,不用猜,这是靳庭轩的未婚妻,那个被清风制服的,自然就是靳庭轩弟弟。

    纪纤云目光瞟过两人,不禁摇摇头,男的俊女的美,真是人不可貌相。

    再嚣张一会儿,靳庭轩一现身,这俩货估计就剩下哭了。

    对这种人,自然不用多浪费眼神,她的目光如钩的定在某人身上,?#19978;В思也?#36523;相对,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就算注定有惊无险,注定化?#30260;?#22839;,可,人家千里迢迢来营救,还是在丢下狠话的情况下,不容易,忒不容?#20303;?br />
    可以想见,别人不敢,师父肯定奚落过无数次。

    脑中飞快闪过某人的不容易,一种名为感动的情愫促使下,纪纤云颠颠的摸了过去,厚脸皮的抓住人家胳膊,甚是亲密的依偎着,目光却迎上那控诉的白衣姑娘,“我们都不会武功的,怎么可能杀?#22235;?#30340;羽哥哥,听说他武功高的很呢。”

    ?#20142;?#38660;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人,自然一早发觉某人?#21487;侠矗?#26126;明心里想着不能?#22836;叮?#21487;,身体是个叛?#21073;?#32769;实的没?#20852;亢?#25298;绝。

    感受着胳膊上的力度,余光收到小丫头那副有着?#21487;?#27668;势十足?#38590;?#23376;,他油然的释然了,算了,算了,何必自寻烦恼。

    遂,两人看上去特别和谐。

    至少侍卫?#24378;创?#20102;,自家主子原来还有如此?#24187;?#21834;。

    天泉山庄的人也?#34892;?#33945;,为人冷冰冰的人,竟然可以大庭广众之下?#36879;?#22993;娘卿卿我我!

    白衣姑娘却没那个?#26143;?#36920;致,她一根神经绷劲,生怕?#20852;亢?#38378;失,眼泪扑簌簌的声嘶力竭,“你们用草?#36965;?#29992;药粉,你们这些下三滥的土匪,还?#21307;?#36777;。我……?#21307;?#22825;一定要杀?#22235;?#20204;,把你们碎尸万?#21361;?#32473;我轩哥哥报仇雪恨……”

    “我们要真像你说的那么有本事,那你怎么没事?你别跟我说,你长了三头六臂武功高强。”

    “轩哥哥他们在前边,看他们着?#22235;?#20204;的道,我们当然就小心了。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竟然趁着他们睁不开眼的时候一拥而上,双拳难敌四手,他们死的好惨啊……呜呜……”

    演技不错嘛,纪纤云又往?#20142;?#38660;身上靠的紧一些,心里安定了,玩心蹭蹭上涨,笑眯眯?#27425;剩?#37027;你,还有他,你们俩怎么会见死不救呢?他们死了,还是被我?#24378;?#27515;的,再看看你们俩,全毛全翅的,显然就是见死不?#22199;鎩?#22885;,对了,我们都不会功夫的,就他,武功挺高的,有他一个出手,我们全山的兄弟,不知道能死几个来回呢。”

    白衣女子脸上先是一僵,随即呜呜?#32431;蓿?#32531;了缓才又抽着气呜咽道,?#21834;?#20320;怎么能诬赖人?呜呜……我们明明出手的,是轩哥哥,他已经被?#25104;耍?#36824;一心?#22235;?#30528;我,嚷着让庭煜带我逃走。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土匪,对我们俩穷追不舍,庭煜背上的伤现在还没好利索呢。轩哥哥对我的深情厚谊,这辈子,我是没机会报答了……呜呜……”

    呸!

    还情深义重!

    好个不要脸的!

    纪纤云差点翻白眼,挑衅的丢出去一句,“想报答你的轩哥哥,怎么可能没机会?#30933;?#25226;剑抹脖子,殉情嘛,是不是挺好的?嗯?#20426;?br />
    “你……你……?#20445;?#30333;衣女子被僵持住,一时语塞,好巧的,透过当做围墙的木栅栏,她正看到那匹白马,历时抓住?#35753;静?#30340;喊起来,“看,看,那是轩哥哥的马!劫财杀人,赃物还在呢,他们抵?#25377;?#25481;的!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是她杀了轩哥哥……就是她……当时就一个女人在……就是她,我想起来了……”

    “对!就是她!娘,快杀了她给大哥报仇!?#20445;?#38771;庭煜顿觉峰回路转,义愤的喊起来。

    显然,那匹白马起了作用,一时还算淡定的靳夫人历时红了眼眶,紧抿唇瓣的就拔出宝剑。

    玩儿归玩儿,打起来就不至于了,纪纤云就要道出实情,有人却快她一步。

    靳庭轩扬声就喊了一声,“娘!孩子在此!”

    平地一声雷,对来的那帮人来说,这声音绝对震撼。

    土匪们四散开,靳庭轩又出现在人前,活生生的人坐在那里,靳夫人直接泪奔,“轩儿!娘的轩儿啊!”

    随着靳家母子抱头?#32431;蓿?#36825;场?#24535;紓?#23545;于纪纤云?#28909;?#26469;说,就算终结。

    不管多烂,他们不会去插手也不好插手,实在是丢人现眼,纪纤云便招呼着所有?#24615;尤说齲?#21253;括她自?#28023;?#22238;避。

    ?#20142;?#38660;被挽着胳?#24598;?#22238;屋子,没了旁人在,他的脸更冷?#24605;?#20998;,目光放空没好脸色的丢出一句,“我这就下山,你只有一刻钟了结山上的事。”

    “奥,你的意思是,要接我回去喽!?#20445;?#20027;动回去和被某人邀请,呵呵,还是很是不同的,纪纤云不禁,嘚瑟的两眼放光。

    ?#20142;?#38660;心里呕血,即便如此,还是没脾气,“再耽搁,你就剩一炷香的功夫了。”

    这么多日夜的思念,他实在不想多煎熬。

    无论如?#21361;?#20182;也要把人带回去。

    至于死丫头那样对他?忍,他忍了。

    纪纤云是给三分?#19976;?#23601;能开染坊的,何况肚子里还有宝贝在,眼前的?#35828;?#22836;了,她的气焰是更加嚣张,大刺刺爬到炕头坐好,在某人牙痒痒的目光里慢慢扶上小腹,拿捏分寸绝佳?#38590;?#22312;某人发飙前,灿然一笑,“?#20142;?#38660;,我怀孕了。呵呵,你可不能气我,会动胎气的。”

    ?#21834;保亮?#38660;?#35835;?#24867;,之后拳头攥起,一脸铁青,那目光几乎能杀人,一字一顿咬牙逼?#21097;八担?#35841;的?!”

    天啦撸,这是什么鬼反应!

    纪纤云一脸的蒙,缓了?#28023;?#25343;起身旁针线?#21520;?#23601;扔过去,“?#20142;?#38660;,你个王八蛋!我有了,不是你的是鬼的啊!就你上次来就有了,你还装糊涂!好啊,你?#20063;怀?#35748;!等着的,我去叫师父来,打你个满嘴?#24050;潰 ?br />
    他上次来?!

    ?#20142;?#38660;依旧脑中迷雾重重,可,在纪纤云跳下炕之前,还是一把把人抱住,目光晦?#25377;幻?#30340;确认,“你说,上次我来?上次,不是那个老女人?就是,那个土匪的丈母娘。”

    这人抽风了不成?

    纪纤云没好气的?#36130;?#22068;,“我说?#20142;?#38660;,你脑袋有病吧?就你有这个想法,人家张婶都不带同意的。”

    ?#21834;?#37027;……那天……明明床上是那个老妇的衣裳。”

    “张婶的衣裳?啊,我拿了她一件衣裳当夜行衣用。?#20445;?#32426;纤云终于找到了这货那回决绝离开的原因,顿时?#34892;?#21741;笑不得,“哈哈……?#20142;?#38660;,?#24774; ?#23601;不能问问我……和张婶?哈哈……这些日子得?#34892;?#29702;阴影了吧……”

    云开雾散,?#20142;?#38660;心里无法开解的郁结终于散去,回想这个天大的乌龙,扶额,“你还笑!还不是?#30340;悖?#35841;让你给我下药,还给我下那种药。”

    事情很是明了,这货决绝离去是误会她用张婶给他解毒,根本不是她下?#31454;?#36867;跑,嗯,这货容忍?#28982;?#30495;是大。

    纪纤云再次感受到她在某人心里超然的位置,不禁得意忘?#21361;?#36825;是天意好不好?要不是我下毒,咱们能有孩子嘛。”

    不知怎地,?#20142;?#38660;竟被某人的歪理说服了,认同的摸上某人小腹,近乎欣喜若狂,“我真的要当爹了,好,生了这个,你?#39592;?#25105;七个。”

    “先说好,你?#38498;?#35201;是敢找别的女人,我就带着孩子离?#39029;?#36208;再也让你?#20063;?#21040;。?#20445;?#35201;说煞风景,非纪纤云莫属。

    ?#20142;?#38660;叹息一声,“哎,有你一个就要半条命,剩下半条,我还得养我的八个娃娃呢。”

    “那你当了?#23454;?#21602;?那些大臣肯定让你收一堆妃子。”

    “这点事情都要被大?#23478;?#25375;,那我还是不要做?#23454;?#20102;。”

    “哼,那是你还没当上?#23454;郟?#21040;时候,你?#36879;?#35828;身不由己了。?#20445;?#19981;得不说,纪纤云对此,真的有点忧心,“还有,还有皇后,哎,回去之后,我又得过?#20384;?#22312;思?#21545;?#37324;的生活了。”

    ?#20142;?#38660;一脸真诚坦然,将人放到炕上安顿好,郑重道,“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一定说到做到,这辈子不会有二心。至于皇后,她已经是孤掌难鸣,回到京城之后,就在年前,最后一次早朝上,父皇会出其不意下诏退位将皇位传于我。到时候,木已成舟,皇后绝无反击可能,?#24605;?#22905;的一双儿女,只要任我摆布。”

    “那你打算怎?#21019;?#32622;她?#20426;?br />
    ……

    半月之后,苍梧国?#23454;?#26089;朝突然下诏退位,禅位给?#39318;迂亮?#38660;。同一?#30504;?#30343;后?#25318;路?#25644;出凤仪宫,作为太后入住锦翠宫,儿子?#20142;?#26122;携带家眷,和女儿亓梦盈,一起入住,跟前尽孝。

    翌?#30504;?#26032;帝即位,再三?#30504;?#36814;娶皇后纪纤云为后。

    新帝废除后宫只有一后,帝后多年恩爱,育有五子三女,成为民间佳?#21834;?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海王捕鱼刷稀有炮 深圳风采2019036 2013彩票网站排名 在线真人游戏 新利真人21点 谁有能玩梭哈的网址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周公解梦 冰球刀如何磨刀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一点红 棒球队 11选5任二稳赚 3D开 奖 广东好彩一今晚开奖号码 腾讯欢乐捕鱼太坑了 篮球3v3记录表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