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逆流战国当名嘴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羊和狼

第二百五十七章 羊和狼

 好书推荐:
    公孙衍的一席话,如一块巨石投进了平静的湖水,大殿上的文武百官交头接耳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赞同,另一派虽然赞同,但是深表怀疑。

    其中,大多数武将眼神都比较期待,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伤疤,只?#26143;?#36523;经历过战场的人,才知道和平的可贵,可是秦人真值得相信吗?

    韩威侯端坐于正中高台之上,两道深邃的目光从众人身上静静扫过,最后在苏秦脸上停了下来。

    看来这个年轻人遇到麻烦了,公孙衍的话显然让他措手不及。

    此刻苏秦皱着眉,双手情不自禁的撑在案几之上,他做梦都没想到,公孙衍居然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自己谈的是合纵之策,他依葫芦画瓢?#24598;?#19968;个合纵之策,这一下确实打他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根据自己对秦惠文嬴驷这个?#35828;?#20102;解,所谓的秦与六国合盟,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之所以要结盟,是因为要对抗强敌,七国都成了盟友,那么他们对抗的是谁?难道是宋国鲁国,或者中山这样的小国吗?

    嬴驷就是想把这一池水搅浑,让各国无所适从,首尾两端。

    ……

    安静了片刻之后,韩威侯开口道,?#25226;?#22269;特使苏秦,秦国特使公孙衍,两位特使说的都是结盟大业,苏秦说的是六国结盟共抗秦国,而公孙衍说的是六国与秦结盟不分彼此,各?#24576;?#24037;,你们怎么看?但说无妨?”

    现场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大家都一起用目光看向百官之首,相国公仲侈,他的话住住有风向标的作用,不少墙头草随风倒的角色深勘?#35828;饋?br />
    韩威侯也静静看着他。

    此人在韩国为相七载,除了私心?#34892;?#37325;之外,在国政外交方面也颇有建树,算得上是一个能吏,这也是自己能容忍他的最大原因,自从申不害变法之后,韩国的相国换了一茬又一茬,大多碌碌无为不堪重用,公仲侈已属难得。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把目光投向了苏秦还有公孙衍,此二人若在政?#25104;侠?#32451;几年,来日不?#19978;?#37327;。

    也在这一刻,他心里突然起了招?#24656;?#24515;,决定要和这两个年轻人好好建立起?#26143;椋?#20026;以后占个?#28982;?br />
    战国大世之争,首要是人才,遥想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商鞅投奔魏国,而?#21644;?#21364;是待他如弃履,结果让这好大一条龙,为秦公兴风作?#33487;?#39118;挡雨。

    ……

    公仲侈很享受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他从坐上缓缓站了起来,对韩侯施了一礼,目光在苏秦脸上不动声色的转了一圈,“君侯,老臣看两位特使的合纵之策,细细想来,还是认为秦国特使所提七国合一之策更胜一筹,苏秦的合六抗一,说白了将来还是战火连连,韩国实力最弱,又紧挨着秦国,一旦惹怒了秦国,就像人拿柿子一样挑软的捏,而公孙衍的七国联合,若执行到位,七国互为?#20540;埽?#20114;不侵犯,所以老夫自然赞许秦国特使所提的结盟之策。

    他话音?#31456;洌?#23601;听苏秦嗤笑了一声,一个?#35828;?#28129;的摇着头。

    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即便公正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在这大众广庭之下,他也是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怒火,温和的看向苏秦笑道,“看来老夫的话,苏大夫并不以为?#35805;。俊?br />
    苏秦站起身,对韩威侯拱手致意之后,面孔看向公仲侈,“苏秦小时候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羊圈,养着十几只羊,圈外守着一头狼,一到晚上,这头狼都围着羊圈打转,每当有羊落?#35828;ィ?#20182;都会?#37027;?#32763;过篱笆,把羊拖在一旁吃掉,直到吃得剩下六只羊,这六只羊总算想到了对付狼的法,就是他们挤作一团,羊角一致对外,这样过了相当长的?#22868;洌?#29436;再也没有吃到羊,可是有一天,狼披着羊皮,进入了羊圈,而那六只羊居然毫无分辨能力,以为羊是自己的同伴,羊和狼在一起,最后这六只羊一只一只被狼吃掉。”

    苏秦放慢语气讲完,?#25104;?#38543;着语句逐渐凝重起来,他环顾众人,最后目光重新回到了相国公仲侈的脸上,“相国大人,这秦国建国数百年以来,从小到大,面积足足扩张了10倍有余,每一代秦君都流着先祖野心勃勃的血液,每一代秦君都在他在位的时期开疆扩土,贪得无厌,我们韩赵魏燕楚齐这山东六国若与秦国结盟,这和那六只被披着狼皮的狼吃掉的羊有何区别?”

    最后一个字从苏秦口中说出后,大殿里一片寂静无声。

    这个比喻浅显易懂,却发人深省,秦国不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吗?

    众人都把目光看公仲侈,这里有他的同党,当然也有他的政?#23567;?br />
    在众?#35828;?#30446;光裹挟下,公仲侈的脸上倒是平静的很,心里却是一阵翻江倒海,善于辩论的人比如庄子,都精于用寓言的方式讲道理,苏秦这小子说的六只羊和一只狼的故事,确实很精辟。

    公仲侈沉默了半响,微笑着看向还保持站立姿势的公孙衍,开口问道,“公孙大夫,苏秦把贵国比作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你是怎么看的?”

    苏秦哑然失笑,果然是只老狐狸,自己反驳不了,倒推了个干净。

    看见这国字脸三角眼的老头,一片深情的望着自己,公孙衍站了起来,很没?#34892;?#35937;的掏了?#25237;?#26421;,对着老狐狸笑了笑,“相国大人,苏大夫在问您话呢?长?#23376;行潁?#20808;后有别,想必相国大?#35828;?#22238;答必?#24187;?#35821;连珠,在下不能抢了相国大?#35828;?#39118;头啊。”

    他说着,不等公仲侈回应,自个慢慢坐了下去,对苏秦不动声色的眨眨眼睛,就像一只不堪世事的小白兔。

    公仲侈恨不得把这只小白兔捏死,这个秦国特使是不是吃错了药?自?#22909;?#25670;着是和他是穿一条裤子的,他居然胳膊肘往外?#30504;?#31616;直混账?#20184;ァ?br />
    文武百官村隐隐传来一阵哄笑,这个秦国特使果然骨骼奇清,若是无意之言,那他脑子真的是有问题,若是有意而为之,这说明他也很不爽相国。

    ……

    “相国大人,你老有什么精辟的论点,就不要藏着掖着了,让晚辈好好学习,也不枉来自韩国一趟啊。”

    苏秦静静地再补上一刀。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藏宝图论坛即兴玄机 3d字谜专区 吉林时时彩开奖现场报码 甘肃快3技巧稳赚 王中王四肖中特白小姐 四川快乐12电视走势图 2019中超降级 胜负彩17046投注 一码中特 广西淘宝快3开奖 四川金7乐遗漏号房产 金牛娱乐城存款 大乐透走势图专家预测 360博雅德州扑克外挂 福彩3d预测专家小马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