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將武生 > 13.人氣
    曹云飛輕輕挑眉,卻只看眼前的丫頭片子一臉尷尬犯傻笑容,曾經的伶牙俐齒不再復往昔,這方當真是有些小勝一局的快感,臉上卻冷峻依舊。

    “怎樣?你考慮清楚了嗎?”

    武玄月腦子再飛轉圈,這方張口應道——

    “曹堂主,其實我一直都想說了,你能不能不要總是拿侍寢來說事?總是用一招時間久了,也挺美有意思的。”

    “招不在多,只在管用就行,你這般嘴角厲害,我說不過你,總是可以睡得過你吧——”

    沒想到曹云飛這一次會回答的這么流利,果然跟武玄月時間久了,也變得口舌伶俐了不少。

    “切~”

    武玄月扯了一下嘴角嗤聲,心中暗自盤算道——

    我武玄月若是不想讓你睡,你還真就睡不了我,你信不?

    “是是是是!曹堂主威武,曹堂主霸氣,沒事天天就盤算著怎么睡我,也是挺閑的?!說來你家美女如云,這春夏秋冬各個貌美如花,難不成曹堂主收入囊中之時,早已經自己享用過了?”

    武玄月這方繳槍投降,那邊卻是絲毫不讓的嚴防死守。

    “人家姑娘清清白白的,不要胡說八道,日后人家還是要嫁人的,你這廝的嘴巴怎么這么壞呢?”

    聽到此,曹云飛當真有幾分急眼,卻還是依然冷俊不禁。

    “那你天天盯著我干嘛?三句話不離本行嗎?拜托你偶爾也要雨露均沾一下成不?我竟不知道這聲名遠揚的曹云飛竟然有這樣的惡趣味,天天跟個婢女過不去,還動不動就那侍寢說事,你是真的那我沒辦法了嗎?黔驢技窮地不說睡我就沒招了嗎?”

    武玄月又開始自己繞來繞去的說話方式,到底是為了激怒對方,別再犯自己。

    “你個丫頭片子,真是長了一張利嘴,故意激我是不?你聽好了,我不睡你,不是因為我沒辦法你,我是讓你有朝一日愿意心甘情愿做的我的女人的時候,我就等著有一天你哭著喊著讓我睡你!”

    曹云飛冷冷一笑,倒是對自己有過分的自信。

    聽到這里,武玄月當即差點沒有破口而出大罵無恥,卻是冷靜了片刻,心中暗自罵道——

    曹云飛,你這謎一樣的自信到底誰給你的呢?

    是!你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不假!

    可是也沒到了讓我武玄月哭著喊著要求你睡自己的地步,你這春秋大夢做的還挺香的哈!

    行吧,你那么自負自戀的話,就這樣自己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幼小心靈吧,我管不住你時常意淫我,我總是能管住我自己!

    武玄月頓時一邊抖腿一邊不屑的冷嘲熱諷道:“行!曹堂主你厲害,小女甘拜下風,你若是這樣想我,我也沒什么好說的!那就好生等著我哭著喊著求你睡我吧。不過現在現下我可沒有這個心情,若是再不解決段八郎的事情,再過兩日便是段八郎父親的死祭,到了那個時候,只怕你我可就真沒有這么悠閑的功夫斗嘴磨牙了。”

    武玄月只覺得這種無聊的話題,可以到此為止,無意義的爭斗下去,只會浪費時間毫無結果,索性就把問題又引回了段八郎的案情上。

    曹云飛也不是一個頑劣不堪的公子哥,自然孰輕孰重分得清楚,對方話已至此,自己也不會討得沒去繼續下去。

    只看,武玄月一臉不滿怨言,這方有幾分氣意地推開了吃剩下的的碗筷,又開始低頭看書裝作思考問題的樣子。

    到此,曹云飛靜止了片刻,竟然不聲不響地走上前去收拾起碗筷來。

    在一邊并無心思看書的武玄月,只是想通過這種看似認真的方式逼退對方,結果當曹云飛的手落在碗筷上的時候,武玄月眼神一顫,心中更是驚愕不止。

    這家伙可是少爺啊,竟然會給自己收拾碗筷,這樣過的舉動讓自己怎么是好呢?

    繼續裝傻看書下去?只能夠這樣子了,若不然自己真的不知道該用如何的臉面面對眼前的男子。

    曹云飛嘴上不說,將碗筷都收拾到錦盒之中,而后挪動腳步站在武玄月身后,這便是要看對方看書的進度如何。

    這一雙眼睛盯著自己,武玄月頓時覺得自己身后一片燥熱,渾身不自在起來,就這樣尷尬氣氛維持了良久,武玄月當真是裝不下去,霍然回頭盯著對方道。

    “曹堂主,你有完沒完呢?你站在這里氣場太強,影響我鉆研拳理,若不然還是請您高抬貴手,先行離開一陣子,讓我自己好好消化一下拳理的內容如何?”

    卻不想,曹云飛突然變得一本正經,盯著武玄月手中書籍良久,緩緩開口道:“你看了那么多書,也應該知道我們尚武堂主修的是‘人氣’的練武方式,那么我想知道你現在對于‘人氣’有什么獨到理解呢?”

    突如其來的武學探討問題,倒是讓武玄月有幾分摸不著頭腦,卻只看眼前的男人不是有意再找事,武玄月便將信將疑地張口答道——

    “‘人氣’又稱肝氣,五行屬木,人體的重要氣息修煉方式,修煉氣息走向,通過大敦穴、行間穴、太沖穴、中封穴、蠡溝穴、中都穴、膝關穴、曲泉穴、陰包穴、足五里穴、陰廉穴、急脈穴、章門穴、期門穴,共十四穴,行氣氣血通暢,醒目少怒,為人和善,動武盡可少動氣。五行相生,木生火,肝氣旺則心火旺,所以人氣充盈之士,必當鬼氣更旺。”

    曹云飛聽罷,蹙眉靜語片刻,而后微微動唇道——

    “你說的這些都是書籍上有所記載的內容,但凡習武之人多讀書便可了解。你可知道在我們尚武堂,訓練‘人氣’最重要的方式是什么嗎?那是心性,人生來心性各有異,但凡習尚武之人,必當肝膽相照,俠義為先,為人先擇己后,做人先要有‘人氣’,這是做人最基本的準則,一個人若是凡是總是先想著自己,自己利益當先,別人只不過是自己行進路上的墊腳石,那么他這輩子就不可能明白‘人氣’的道理,只有把眾人利益擺在最前方,這才能夠慢慢積累‘人氣’,犧牲在先,得譽在后,這也是兄長曾經教育我尚武堂的準則。你知道為何段八郎早年鬼氣直到現在白虎軍都無人能夠解除嗎?不是因為不能夠解除,而是大家都懷揣著‘仁義’之心,下不去這手。你呢僅僅只看到這些所以的秘籍拳譜,也不過是讓自己的武學功法增進了而已,你只有明白‘人氣’的最深層的奧義,才知道自己習武的目的所在。”

    曹云飛突然一本正經的教育,聽得武玄月當真有幾分吃驚,再一看這家伙臉上的威嚴和不容置疑,不知道為何武玄月眼中恍然之間暈出來了一絲異樣的亮光來。

    呦呵~可以啊!這種正二八經的話,竟然能從這小子嘴里說出來,這些年不見還真是長進了不小,當真是有當一方鎮主的范兒!

    怎么自己突然覺得這小子……竟然……竟然有幾分帥氣了呢?

    武玄月不抵觸任何武學道義的講學,自然曹云飛說話在理,自己聽著順耳,不知不覺竟是滿眼的欣羨的目光仰視對方正經八百的臉,這也是武玄月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曹云飛形象高大了起來。

    曹云飛低頭瞟了眼,身邊滿臉欣羨的小女生的目光,卻是一副相當受用的清高在上,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金孔雀形象,想來女子的如此這般的眼神自己都是照單全收,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

    “你聽懂我說的什么了?”

    曹云飛頓時話鋒一轉,又是一副高傲冷清的臉審問道。

    “哦~大概是明白些什么吧,不過你跟我講了那么多,似乎對段八郎這件事情上沒有多大的作用,你想讓我怎樣?手下留情,任其隨便打殺,你可知道他身上可是還有鬼氣所在,我若是手下留情,只怕到時候粉身碎骨的可是我單靈遙啊!”

    雖然曹云飛這個逼格裝的很高大上,可是在對待眼下的問題,根本是無用功,僅僅是讓武玄月稍稍敬仰了對方半分,然而并沒有什么用。

    曹云飛白眼撇嘴,雖說眼瞎的女子欣羨的目光讓自己很受用,可是對方拋給自己的問題,自己確實也無解。

    “那你說說看,你今日的研究結果,對于段八郎的鬼氣,你有什么辦法應對?”

    曹云飛機智,自己現下也確實是沒有辦法街燃眉之急,就只能把這燒手山藥再次拋給了武玄月。

    武玄月一愣,還真是佩服眼前男子的甩鍋本事,努了努嘴無奈地張口道——

    “五行相生相克,鬼氣最怕靈氣,最簡單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找一個善用靈氣之人來破解段八郎身上的鬼氣,只是,此舉我不行了,我除了自己生來的元氣之外,根本不會用任何氣息方式,所以才會頭疼起來,若是堂主可以找到一個善用靈氣之人,那邊是……”

    正當武玄月提出來的自己觀點的時候,曹云飛頓時張口插話道。

    “靈氣嗎?那不是你們一族最擅長的氣息方式嗎?你們靈狐一族不是人族,與生俱來就有靈氣,雖說你們族的靈氣是下品,妖靈之氣不如仙靈之氣高貴,但是也是勉為其難地可以用上,這也是為何季先生覺得你是最合適的人選的原因——”

    此話一出,武玄月登時一身冷汗直冒,驚慌無度起來。

    自己本不是單靈遙,自然他們一族的靈氣自己并不具備,若是自己這方上陣去營救,那不等于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嗎?

    “那個……你也知道的……我生來家族滅門……所以……所以,我除了會些基本的武學道義之外……對于本族的武學習練方式……一竅不通……的……哈哈哈……公子……莫要亂開玩笑……”

    武玄月當真是已經被逼到了懸崖峭壁邊上了,求勝欲望強烈,這方便絞盡腦汁地想著推托之詞。

    曹云飛一臉質疑表情道:“什么?你不會用靈氣啊?”

    武玄月連連點頭,委屈的小臉可憐極了:“嗯嗯嗯呃……”

    誰想,曹云飛突然臉上暈開了一絲憂慮,豁然開朗道:“那簡單了!季先生原先拜入過仙門學習過,自然對靈氣的修煉方式有所了解,只要有他調教你,會開出你體內無限的潛力來的——”

    “啊?”

    武玄月的臉到此嚇得慘白,這一次只怕是自己使勁了渾身解數,也救不了自己了,只怕自己這個身份是要撐不了多久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請勿轉載!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