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37章打入冷宫

第37章打入冷宫

 好书推荐:
    第37章打入冷宫

    在南宫灏凌的大掌禁锢下,袁修月檀口大张,想要喘息,却不能成行,失去了呼吸后,她的?#25104;?#20174;白色,到青白,最终胀成了酱紫色!

    明亮的瞳眸,紧紧注视着南宫灏凌的眼,她紧蹙着眉,却不曾有过一丝挣扎!

    当了两年皇后的她,自然知道皇上深谙武功!

    如今,她的小命就捏在他的手里,若他真的?#34892;?#26432;她,大可一下拧断她的脖子,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夺走了她的呼吸,要让她尝尝濒临死亡的感觉!

    是以,她比谁都清楚,此时?#19997;蹋?#20570;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她要做的,便是等!

    等他觉得解气了再松手!

    心跳,越来越快!

    随着时间流逝,她只觉自己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就在她眸光黯淡的瞬间,南宫灏凌却冷哼一声,猛地松开了手掌。

    “咳咳……”

    一连轻咳?#24178;?#36138;婪的大口呼吸着久违的新鲜?#25484;?#34945;修月喘息着抚上自己被掐痛的颈项,如见到鬼魅一般,一脸惊恐的望着身前的南宫灏凌。

    “怕了?#20426;?br />
    唇齿间,泄出一抹讥讽的笑,南宫灏凌眸色冷冽的伸手勾起袁修月的下颔,沉声警告道:“朕让你留在宫中,已是格外开恩,别再妄想挑战朕的底线,否则无论有谁给你撑腰,你都会死的很难看!”

    “皇上!臣妾知罪!”

    晶莹的泪滴,自眼中夺眶而出,在南宫灏凌冰冷的视线下,袁修月?#21683;?#30340;身躯,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下,一身狼狈的跪坐在南宫灏凌身前,她泪流满面的伸手紧紧拽住他的袍襟,颤声求?#27169;骸?#33251;妾知错了,臣妾真的知错了,求皇上饶了臣妾这回!”

    方才在福寿宫的时候,袁修月便是一脸委屈示于人前,眼下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南宫灏凌?#25104;?#19968;变,眸中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皇上……”

    不顾形象的伸手以袖摆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渍,袁修月直接无视他眼底的嫌恶,嘤嘤泣泣道:“臣妾想要皇上称心,也想要姐姐好……”

    闻言,南宫灏凌俊挺的?#21152;?#19981;由一皱!

    垂眸之间,瞥见袁修月哭花了妆的脸,他心底的厌恶瞬间达到顶点!

    “让人恶心的丑女人!”

    啪的一声!

    伸手毫不?#25512;?#30340;打掉她紧拽着自己的手,他抽了抽唇角,冷嗤着转身向外唤了姬恒!

    须臾,姬恒自殿外进来。

    “皇上有何吩咐?#20426;?br />
    冷冷的,看了眼袁修月,南宫灏凌对姬恒道:“传朕旨意,自今?#25484;穡?#30343;后撤去随扈,迁往冷宫常住!”

    “皇上?!”

    袁修月全身一震,忙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欲要伸手扯住南宫灏凌的袍襟:“皇上,不要啊——”

    “你不是一心求朕废后吗?#20426;?#20919;冷的嗤笑一声,南宫灏凌打掉她的手,低蔑哂道:“朕不废你,却如你所?#31119;?#35753;你过过废后才能过的日子!”

    语落,他旋步转身,一脸冷凝的拂袖而去!

    汀兰进殿的时候,袁修月以手掩面,整个人都跪伏在地上。

    “娘娘——”

    看着袁修月双肩不停轻颤着,汀兰心下一疼,连忙红着眼眶上前欲要将她扶起:“皇上已经起驾了,再听不到娘娘的哭声了……”

    “谁说我在哭了?#20426;?br />
    扑哧一声,袁修月破涕为笑的坐起身来,伸手轻轻拂去眼角的泪滴:“虽然冷宫比不得外面,不过能够离开这座冷冰冰的皇后寝宫,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番折腾后,袁修月虽未被废后,却迁往冷宫常住,这对各宫宠妃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但于她来说,却?#30343;?#23558;自己本就失宠的事实,从暗地里,转为人尽皆知罢了!

    也许是久无人烟的关系,寒冬之中的冷宫,万木凋零,残垣断壁,到处都彰显着与它名字极为相符的萧然和冷清。

    看着眼前的满院荒芜,被太后恩?#20960;?#38543;在袁修月身边的汀兰先到屋里转了一圈,然后苦着张脸,重新回到她身边不无抱怨道:“这屋子里四面透风,寒冬腊月的,娘娘怎受得了这份罪!”

    “边关的风雪都受得,这点小罪就受不得了?#20426;?#21767;瓣微弯,袁修月无奈的看了汀兰一眼,轻轻一叹,她动作轻柔的拉过汀兰的手轻声说道:“这里纵有万般不好,也总有一样是好的,最起码在这里你我主仆可以活的自在一些,既来之则安之吧!”

    “是啊!”

    闷闷应了一声,汀兰轻轻点头:“娘娘过的开心自在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里,只有你我,你如以前一般称呼我便可,不许再唤娘娘!”对汀兰淡笑着叮嘱一声,袁修月微转过身,脚步轻快的朝着水井方向走去。

    见袁修月在水井前伫足,汀兰忙出声问道:“娘娘……呃……二小姐要做什么?#20426;?br />
    “和你一起收拾啊!”动作俐落的将?#23601;?#25527;进井内,袁修月抬头笑看汀兰一眼,用力摇着井上的把手道:“你放心好了,最迟午后,贤王妃便会差人与我们送来炭火和日常补给!”

    “小姐怎会知道?#20426;?br />
    汀兰如是?#39318;牛?#20030;步上前帮袁修月摇着水井。

    ?#23433;?#30340;!”

    对汀兰神秘一笑,袁修月的眸底,波光?#20102;浮?br />
    “呃……”

    微滞了滞身子,汀?#20960;?#24320;袁修月的身子,对她催促道:“二小姐先进屋歇着,这些力气活奴婢来做就好!”

    “那我去拿抹布!”

    对汀兰笑笑,不等她提出反对意见,袁修月转身向里,进入身后简陋的屋舍之?#23567;?br />
    ……

    如袁修月所料,在她和汀兰将四面透风的房屋收拾干净后不久,轩辕棠便带了几名随从,出现在了冷宫之?#23567;?br />
    甫一进院,看着袁修月一身布衣,怡然自乐的样子,轩辕?#21335;仁倾读算叮?br />
    她听说,皇后在迁出凤鸾宫时,一路哭哭啼啼,好不伤心,这才一日不到,便匆匆赶了过来。

    可……眼前的情形,却让她?#34892;?#30446;瞪口呆!

    思绪飞转,了然一切的蹙眉一笑,她缓步行至正在擦拭着庭院走廊的袁修月身边,一语便道破了她的心思:“看来今日在福寿宫里,皇后娘娘的委屈都是装出来的!”

    “真正的委屈,怎么可能装的出来?#20426;?#36731;轻的勾起唇角,袁修月停下手里的动作,轻哈被冻僵的双手,并故意伸到轩辕棠面前问道:“如果不是王妃求王爷帮我,如今我早已离开皇宫,何苦在这冷宫受着这些……王妃不觉我很委屈吗?#20426;?br />
    看着面前被冻得发紫的芊手,轩辕棠紧蹙了下眉梢,对身后的随从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到屋里生火!”

    “是!”

    随从应声,忙不迭的进屋生火。

    “我家王爷对皇上的事情,从来不过问,这次我知道你的心思,求了他好久他才答应保你,这会儿子你却狗咬吕洞宾……”对袁修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轩辕棠伸手将她冰凉的双手揣进袖摆,拉着她快步进到屋里:“凤鸾宫的东西,皇上不让动,这里也不让随便进来,我可是?#20302;道?#30340;……赶紧的,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我一并差人去准备了送来!”

    秦棋,典籍,袁修月索要的东西,只不过一日,轩辕棠差人送到了冷宫里,加之她命人将冷宫?#38178;?#22806;外修葺一新,袁修月在冷宫里闲来弹弹琴,看看书,不但不苦,反倒出人意料的清闲自在。

    所谓身在冷宫外,不问宫中事。

    卸下了六宫重担的她,身心愉悦,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一晃眼,半月转瞬即过。

    这一日,天气晴好,可袁修月的心情却是阴天。

    因为,她的姐姐袁明月,以姐妹之情央求皇上,终于如愿来到了冷宫。

    厅房内,一身素衣的袁修月正低?#32439;?#30528;针线,看着她淡然怡情的样子,袁明月的嘴角不禁冷冷一勾:“妹妹的日子,过的好自在!”

    闻声,袁修月握着绣针的手一?#21486;?#19968;朵血花自她之间晕染而出。

    眉心微颦,将手指含入口中,她微微抬眸,唇齿淡笑的看着袁明月:“姐姐此行是来嘲笑我的吗?#20426;?br />
    “妹妹为了我的幸福,大义凛然,连皇后之位都不要了,我若?#39029;?#31505;你,岂不成了狼心狗肺了?!”唇角轻轻一勾,袁明月明媚的大眼中,闪过一丝狠绝,紧皱了下眉,似是要极力隐忍下心中怨毒,她伸手从襟袋里取出一封书信,啪的一声甩到袁修月面前:“这是父亲大人给你的家书!”

    恰在此时,汀兰从外面进来,见袁明月在,她顿时如临大敌!

    “奴婢见过大小姐!”

    对袁明月微微福身,汀兰蹲下身来拾起地上的书信,上前交到了袁修月的手里。

    抬眸睨了袁明月一眼,袁修月紧蹙着眉头,自信封之中,取出信筏。

    原本温柔如水的眸子,瞬间犀利如刃,双眸中狠意决绝,袁明月紧盯着袁修月,低声质问道:?#30333;?#20174;你回京之后,我待你一直不薄,却不知为?#25991;?#19968;再的要针对我?先是抢走了本属于我的皇后之位,现在为了不让我进宫,竟然胆敢自请废后,修月……你如此行事,将父母大人置于何地?又将家族利益置于何处?#20426;?br />
    “父亲大?#35828;?#24515;里,从来没有女儿,只有家族利益么?#20426;?#21767;角轻轻一勾,看着姐姐想要将自己?#27627;?#30340;犀利眼神,袁修月哂然一笑,?#34892;?#19981;是滋味的把手里的信筏随意?#23383;?#19968;边。

    这封家书,是她的父亲所书。

    但字里行间,却?#30343;?#26021;责她不?#30473;?#22930;明月,擅自主张自请废后,险些赔上了安国侯府的锦绣前程,而不见一丝父女亲情!

    “怎么?很失望吗?你的所作所为,让父亲大人,让整座安国侯府,都觉得失望透顶!”凝视着袁修月的神情,袁明月怜悯声道:“父亲大人说了,你若看到这封信,便该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莫要再让他失望!你一定记着,从小到大,被他们寄予厚望的人,是我!而你……?#30343;?#19968;个?#22052;?#30340;废子罢了!”

    听了袁明月的话,袁修月只觉轰的一声,有一股怒气直冲?#38498;!?br />
    “姐姐手眼通天,人在宫外都能与皇上暗渡陈仓,你既是手段高明,父母大人又何必将这些寄托在我这个废子身上!”嘴角的笑,渐渐凝?#20572;?#22905;施然起身,面无表情的迎视着袁明月的眸子,?#25238;?#25130;铁道:“你入宫一事,我不会改口,有本事你怀上龙嗣,风风光光的被皇上接进宫来!”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冰球突破技巧及介绍 大乐透南方双彩网预测 浙江快乐彩12选5手机版 篮球让分胜负加时算吗 微信彩票竞猜在哪里 中超历届冠军 有港赛马会排位表资料 十一运夺金前一 大赢家福利彩票走势图 浙江11选5有qq群吗 秒速飞艇是正规合法的吗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图云 泳坛夺金开奖481 中国体彩福建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