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149章怕你再跑了3

第149章怕你再跑了3

 好书推荐:
    第149章怕你再跑了3

    独自一人,在空荡荡的大殿里怔立许久,终是忍不住悠悠一叹,他眉心轻拧,抬步向外走去。

    ……

    大殿外,姬恒一脸凝重,早已不知在殿门外站了多久。

    见南宫萧然出来,他神情微变,却仍是恭身行礼:“奴才见过宁王殿下!”

    “姬总管?#20426;?br />
    眉心于瞬间皱的极紧,南宫萧然凝眸睇着眼前的姬恒,心思百转之后,方才再次恢复到以往淡笑怡然的模样:“你这个时辰不在皇上身边伺候,怎地到这凤鸾宫来了?#20426;?br />
    闻言,姬恒苦笑了笑,却也并不相瞒:“不瞒宁王殿下,奴才此行是奉皇上之命,来凤鸾宫摆膳的,但……却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正在犹豫着该如何与皇上回禀?#20426;?br />
    南宫灏凌的脾气如何,他?#20154;?#37117;清楚。

    如今,当今的皇后娘娘,俨然已经取代了诸葛珍惜在他心里的地位。

    倘若他此刻回去,将在凤鸾宫发生的一切禀明,他势必会不顾一切的赶过来。

    但若他看见袁修月现在的样子,只怕现下没了侯爷夫人,失了大小姐的安国侯府,还会被扒下一层皮来!

    如此,并非皇后所?#31119;?#26368;重要的是,动气伤神,他不希望自己的主?#24736;?#22351;了身子!

    深知姬恒在心中忧虑为何,却也早已料到,南宫灏凌应该察觉了袁修月的真实身份,南宫萧然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叹道:“姬总管是聪明人,该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闻言,姬恒轻扯了扯唇,而后四两拨千斤的摇头苦笑:“宁王殿下,您是主子,比我这当奴才的要聪明,?#34892;?#35805;,奴才要是不说,便是欺瞒主子,是死罪啊!”

    “既是如此……若是皇后娘娘不让你说呢?#20426;?#21335;宫萧然看着姬恒,沉吟片刻后,方才悠然笑道:“如今皇上整日为国事繁忙,还要操劳岳王的事,皇后一定不会希望自己的家事,再为他徒添烦扰!”

    “那……”

    稍作犹豫,姬恒作势便要向里:“奴才去问问皇后娘娘的意思……”

    手中的玉箫,轻轻抬起,挡住了姬恒的去路,南宫灏凌侧目睨了他一眼,而后轻道:“姬总管不必去了,娘娘此刻心伤过度,应该不会见你!”

    闻言,姬恒的脸色不禁明显变了变!

    凝睇着姬恒微变的脸色,南宫萧然沉寂片刻,俊秀的眉头,微微一皱:“姬总管……”

    “奴才在!”

    ?#38405;?#23467;萧然微微恭身,姬恒等着他的?#24895;饋?br />
    好看的唇形,优雅勾起,南宫萧然下颔低下,迎着姬恒低敛的眸子:“这凤鸾宫里的主子,不是贤王妃,而是皇后娘娘,你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啊?#20426;?br />
    闻言,姬恒皮笑肉不笑的将头埋得更低了。

    见状,南宫萧然苦笑了下,瞳眸之中不禁闪过一丝了然!

    也是!

    袁修月于南宫灏凌,与她于他的意义,是一样的。

    既是他能发觉的事情,即便袁修月在南宫灏凌伪装的再如何得宜,终究也是逃不过他那双眼睛的!

    在心下黯然一叹,他对姬恒笑了笑道:“姬总管,本王收回方才的话,皇后娘娘……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

    “王爷的意思,奴才明白了!”

    嘴角的笑,真实些许,姬恒?#38405;?#23467;萧然恭了恭身,并?#21767;?#20837;凤鸾宫,他只抬眸向里忘了一眼,便脚步一旋转,重返夜溪宫。

    看着姬恒离去,南宫灏凌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看着心爱之人,在自己眼前痛哭,他却不能上前,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痛苦折磨。

    但,他不可以,南宫灏凌却可以!

    他想,那个?#35828;?#32937;膀,应该才是最适合袁修月的!

    亦是,她最想要的!

    微凝眉,深深一叹,他仰望望了望正上头顶的艳阳,刺目的光,迫他微微将眸子眯起,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真正的情绪……

    御书?#24656;小?br />
    识破了袁修月的身份,南宫灏凌心情大好,正认真批阅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奏折!

    抬眸之际,瞥了眼桌边的更漏,知午时将近,他唇角轻勾合上一本奏折,又取了一本未曾批阅的。

    恰在此时,姬恒自殿外而入。

    抬眼看了眼上位上的南宫灏凌,姬恒缓步行至御案前,恭身行礼:“皇上,奴才回来了!”

    “嗯!”

    抬头瞥了姬恒一眼,南宫灏凌语气淡然的挑了挑眉:“朕?#24895;?#30340;事情,可都办妥了?#20426;?br />
    闻言,姬恒唇瓣经抿,却低垂着头,不曾应声。

    半晌儿,不见姬恒出声,南宫灏凌再次抬眸,?#21152;?#32039;皱着看向他:“怎么了?#20426;?br />
    “皇上……”

    将手里的拂尘,握?#30473;?#32039;,姬恒面色不郁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奴才没见着皇后娘娘!”

    闻言,南宫灏凌心下陡的一突!

    霍然起身,他声音微寒:“什么叫没见着?难不成,她有跑了吗?#20426;?br />
    “并未皇上所想,皇后娘娘此刻仍在凤鸾宫中!”连忙摇头,姬恒颤声垂首说道:“方才大将军来时,皇上不是让他去看看皇后吗?奴才与大将军一道同往,去时正好碰上安国候和侯爷夫人,正与皇后笼络?#26143;椋 ?br />
    “是吗?#20426;?br />
    眉心轻拧,南宫灏凌面色?#34892;?#38590;看,“若只是安国候夫妇与皇后笼络?#26143;?#36825;么简单的事情,你又何必如此神情?#20426;?br />
    瞥见南宫灏凌?#34892;?#38590;看的脸色,姬恒神情变了变道:“安国侯说,皇后与他血浓于水,到底是她的父亲,还?#24515;?#20399;爷夫人,她说她十月怀胎,千辛万苦才生下皇后……其实她们说这些,?#20037;皇?#20040;,但大将军却一时气极,闯了进去,并当着皇后的面,戳穿了安国候夫妇的真面目……”

    闻言,南宫灏凌只觉自己的心,蓦地一沉!

    事关袁修月的身世,袁文德曾与他提?#21834;?br />
    但袁修月却一?#21271;幻?#22312;鼓里。

    若此时袁文德当着的她的面,将袁成海夫妇的真面目揭穿,这个事实于袁修月而言,无疑太过残酷了!

    心念所至,想到袁修月此刻的心情,南宫灏凌心下一疼!

    察言观色的观察着南宫灏凌的神情,姬恒接着道:“还请皇上息怒,皇后已然对此事做出了决?#24076;?#22905;已然将凌氏扒了金银,赶出京城,斥她一生行乞……”

    “这样,岂不是太便宜她了?#20426;?br />
    啪的一声!

    将手里的折子甩在御?#24178;希?#21335;宫灏凌眸色一凛,大步绕过御?#31119;?#24555;步向外走去。

    此刻,只要一想到袁修月正独自一人面舔舐着自己的心伤,南宫灏凌的心便一阵阵刺痛,恨不得能够立刻飞到她的身边!

    “皇上……”

    惊呼一声,知南宫灏凌此行,一定是去凤鸾宫,姬恒连忙跟了上去。

    但,当他出了御书房,殿外长长的走廊上,空空荡荡,哪里还?#24515;?#23467;灏凌的影子……

    ……

    回到寝殿,袁修月便一直不曾再言语过,在贵妃榻上坐了许久,她才一脸疲惫的躺在凤榻之上,瞥了眼凤榻前一脸担忧的汀兰,她紧闭双眼,“你先下去吧,本宫想自己待会儿。”

    “娘娘,还是?#38376;?#23138;陪着您吧!”立身凤?#35282;?#20302;眉瞅着袁修月,汀?#21450;?#33258;叹息一声,?#20037;?#26367;她将被子盖好,却一直没有离开。

    “汀兰!”

    也不知过了多久,袁修月的眼睛依然幽闭,却轻轻启唇喃道:“本宫想喝一碗你煮的燕窝莲子粥。”

    “呃……是!”

    迟疑应声,汀兰终是轻点了点头,“奴婢这就给娘娘煮!”

    语落,她无?#25105;?#21497;!

    伸手逝去眼角的泪,又深深的看了袁修月一眼,她想着快些做好,也好来陪着袁修月,便快速离开了寝殿。

    待汀兰一走,袁修月虽紧闭双眼,却是眉心紧拢,眼睫轻颤,方才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泪水,再次自眼?#20999;?#28044;而出。早已将唇瓣咬出了血,却仍是忍不住哽咽出声,她颤抖着将自己的手塞进嘴里,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缓缓的,将锦被下的身子,蜷缩一团,她像个受?#35828;?#23401;子,无助而又孤独的哭泣?#25319;?br />
    对于亲情,她奢望了太久。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因为自己长的不够出众,或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父母才总是冷落她!

    但是现在,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的心却像是被人拿?#38497;?#24320;了一般,一直在不停的滴着血!

    ……

    当南宫灏凌进入寝殿之时,所见到的,便是袁修月独自一人,蜷缩在床上,嘤嘤痛哭的情?#21834;?br />
    只忽然之间,他的整颗心,便是一阵揪痛!

    因一路来?#30473;埃?#20182;的呼吸,尚?#34892;?#32010;乱,但即便如此,他却不曾耽搁片刻,径自便跃上凤榻,将床上那个独自舔舐着自己伤口的女人,狠狠的,用力的?#21040;?#24576;中!

    他突入其来的动作,让袁修月身?#25105;?#38663;!

    紧接着,独属于他的麝香味泌入口鼻,知身后的?#35828;?#24213;是谁,想着也只会是他,袁修月眼睫一颤,顿时哭的更凶了!

    见她一时间哭的更厉害了,南宫灏凌顿时眉心微蹙。

    伸手扶着她的肩膀,?#20154;?#36716;过身来面向自己,他满是怜惜的看着她早已哭肿的眼睛,不禁唇角轻勾,用满是戏谑的口吻道:?#21543;?#22899;人,本来就长的丑,现下这么一哭,丑的都没法儿看了!”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体彩顶呱刮新票2019年 曾道人神算网全面收集 中彩票大奖真实经历 一尾中特免费资料大全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 北京pk10最准计划网站 梅西五大联赛总进球 京东彩票怎么提款 今天所有彩票开奖结果 七乐彩尾号分布图 6场半全场开奖奖金 广西快三开奖号码 快彩乐老11选5遗漏 江苏快3计划分析软件 okooo澳客网足彩过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