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215章只能有我2

第215章只能有我2

 好书推荐:
    第215章只能有我2

    “嗯!”

    嘤嘤应声,袁修月轻瞌双眸,在他耳边低喃:“王太医说,我的身子本就不好,孩子若能得保,便是万幸,在成孕三个月之前……不可以!”

    闻言,南宫灏凌心下一紧,抱着她的手臂,亦然收紧几分。

    是啊!

    不可以!

    为了他们的孩子,他纵然再如何想要她,都要先忍着!

    须臾,袁修月再次喃喃出声:“凌,到了皇宫,你一定要记得?#34892;?#25105;,我想去太后宫中看看哥哥。”

    闻言,南宫灏凌不禁有些心疼的轻抚她柔密的青丝:“今夜太晚了,有孕者当早睡早起,你哥哥无碍,你明日再去看他,也是一样的。”

    “嗯……”

    声音细弱蚊蝇,袁修月缓缓闭上双眼:“那就明日一早,你上早朝时……”

    闻言,南宫灏凌不禁眉?#20998;?#36215;。

    四更,他嫌太早了!

    大约三更?#20445;?#30343;宫之内,宫门大开,南宫灏凌和袁修月说乘坐的马车,缓缓驶入皇宫。

    马车之中,虽手臂已然被枕的发麻,但凝视着袁修月沉静甜美的睡颜,南宫灏凌却一点都不觉的累,也没有要将手臂移开的打算。

    时候不长,马车缓缓停驻。

    只片刻之后,姬恒的声音便在?#20302;?#21709;起:“奴才恭请皇上圣安,恭请皇后娘娘万安,请皇上和皇后娘娘下车!”

    “姬恒!”

    声音低微清淡,南宫灏凌掀起车窗,看了眼上方夜溪宫于月色中散发着幽光的匾额,他蹙眉说道:“皇后娘娘睡熟了,莫出声,你将?#24471;?#25171;开便是!”

    闻言,姬恒微微颔首,果真一字不言,依命将?#24471;?#25171;开。

    待?#24471;?#25171;开之?#20445;?#24050;然候在?#20302;?#30340;碧秋姑姑,连忙上前将早已备好的披风,盖在袁修月身上,待一?#22411;椎保?#21335;宫灏凌才亲自抱着袁修月步下马车。

    似是因微凉的夜风扰了清梦,袁修月嘤咛一声,忍不住又往南宫灏凌怀中钻去!

    “呵……”

    见她如小猫一般,慵懒的模样,南宫灏凌轻笑了笑,便怀抱着她,一步步拾阶而上。

    终是,登上最后一级石阶,南宫灏凌长出一口气,刚要迈步向里,却见夜溪宫门前,?#19997;?#31455;有一人一身白裙,伴着红笼之光,静静的跪在那里!

    见状,南宫灏凌眸色微敛!

    远远的,望了眼跪在夜溪宫门外的那抹倩影,姬恒不禁步上前来,有些为难?#38405;?#23467;灏凌道:“皇上,虞美人今日自午后一直跪在这儿,不吃不喝,已然数个时辰了。”

    姬恒语落之?#20445;?#34945;修月微蹙了蹙眉。

    见她如此,南宫灏凌静默片刻,只待她的呼吸再次平稳,他方才冷冷的将视线自虞秀致身上扫过,而后?#32422;?#24658;冷道:“她若想跪,便让她跪着。”

    语落,他眸色一冷,抱着袁修月快步朝着夜溪宫中走去。

    听闻他沉稳的脚步声,虞秀致微微回眸。

    “皇上!”

    见南宫灏凌抱着袁修月回来,她眸色一闪,旋即跪身上前,伸手便要扯住他的袍襟!

    蓦地一转,躲过虞秀致欲要扯住?#32422;?#34957;襟的手,害她整个人因为?#19997;?#32780;伏在地上,南宫灏凌语气清冷的警告道:“虞秀致,若你吵醒了皇后,朕绝不饶你!”

    “皇……皇上!”

    见南宫灏凌对?#32422;?#22914;此,容颜本就憔悴的虞秀致杏眸之中波光闪动,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到?#32422;?#24178;涩裂开的唇上,她眸色复杂的凝着他怀中的袁修月,紧咬唇瓣跪坐于地:“妾身知错了!”

    “你不觉得,?#32422;?#30693;道的太晚了么?#20426;?br />
    看着虞秀致泪悬于睫的娇颜,南宫灏凌脸上并不禁一丝怜惜之色,只见他冷然?#26377;Γ?#23545;虞秀致冷哼一声,便抱着袁修月一路向里。

    “皇上……”

    伏身地上,双腿因久跪而剧痛难忍,虞秀致暗暗咬牙,眸中狠戾之色一闪而过。

    夜溪宫,仍如以往一般,只袁修月早前?#35835;?#40060;苗的夜溪之中,多出了许多锦鲤。

    顺着夜溪,一?#20998;?#36798;寝殿,南宫灏凌垂眸睇了眼怀里的袁修月。

    见她眼睫轻颤,却仍双眸紧闭,他轻勾薄唇,对身后的姬恒等人命令道:“朕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你们且先退下!”

    “喏!”

    轻应一声,姬恒对众人挥了挥手,随即一起退了寝殿。

    当寝殿大门合上之?#20445;?#21335;宫灏凌唇角微弯的弧度,不禁更深几许,抬步行至龙榻前,他将怀里的袁修月轻轻的放在龙榻上,俯身便深吻她的唇,并伸手探入她的襟口。

    “嗯……”

    一声吟哦出口,启唇迎合他的吻,小手却准确无误的抓住他的大手,袁修月另一手搂着他的腰身,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终是缓缓睁眼,眸中碎星闪闪的望着他的俊脸:“皇上可要想明白,?#19997;?#24773;动,我不许你去找别的女人,难受的便只有你?#32422;海 ?br />
    闻言,南宫灏凌的俊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抬手轻抚她略显苍白的容颜,他轻声喃道:“傻女人,自有了你,我何曾再去?#22812;?#21035;的女人?#20426;?br />
    而他,之所以吻她,根本就是因为知她在装睡罢了!

    听到南宫灏凌的话,袁修月不禁展颜轻笑。

    有些疲惫的侧身躺进南宫灏凌的臂弯,她眉头轻蹙着,问出心中狐疑:“方才在宫外的是虞美人?#20426;?br />
    虽然,她不曾睁眼,但那声音她却听的清楚,方才在夜溪宫外,拦着南宫灏凌认错的是虞秀致没错!

    只是,她?#24187;?#30333;,她?#25105;源丝蹋?#20250;一直跪在夜溪宫外,直等着与南宫灏凌认错赔罪?!

    听袁修月问起虞秀致,南宫灏凌的眸色,不禁蓦地便是一深!

    “凌?!”

    见南宫灏凌半晌儿不语,袁修月蹙眉抬眸,略有疑惑的看着他。

    知她在看着?#32422;海?#21335;宫灏凌微拢了拢眉,缓闭双眼道:?#30333;?#22812;晚膳?#20445;?#22905;不请自来,直呼要与朕一起用膳,却在朕的汤水里,下了蒙汗药!”

    闻言,袁修月心头一颤,只她看着南宫灏凌眸,也瞬间深邃许多。

    今日,他一直都在自责,他来的晚了。

    而她,为了不让他总是自责,便不曾问过他,到底因何时来的晚了!

    ?#19997;蹋?#20045;闻是虞秀致与他下了蒙汗药。

    袁修月的心中,一时间思绪纷乱,千回百转……

    在她的认知里,虞秀致是个清澈?#30475;?#30340;女子,本不该如此啊!

    而她之所以对她如此,难道是因为她的?#30422;祝浚?br />
    “月儿!”

    轻动了动置于她肩膀上的手,打断她的思绪,南宫灏凌声音微冷:“你以为,今日一定要置你于死地的人,果真?#20542;?#20113;?#34442;矗俊?br />
    闻言,袁修月不禁眸色微冷:?#33324;?#20113;涛,只是个迂腐的读书人,他……只是个替?#25318;?#32610;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一心要置他于死地之人,竟会是虞秀致的?#30422;祝?#24038;相——虞申!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不禁苦笑。

    当今朝廷,除了皇上和贤王,能有如此大手笔的,除了虞申,再无第二人!

    “他闫家,确?#24403;?#20154;利用了!”

    语气中,有着深深的无奈,南宫灏凌眉心轻皱道:“你可知道,当初为何朕和太后,一致决定,要在安国侯府选后,而非他虞家么?#20426;?br />
    闻他此问,袁修月娥眉微蹙,心思微转:“朝臣若要做大,必然会仗势欺主,但据我所知,左相为三朝老臣,门生无数,若皇上再把后宫交到虞家手上,他们便真的是权倾朝野了……你和太后之所以选袁家的女儿为后,无非是想要借由安国侯府的势力,牵制左相,籍以达到眸中势力的平衡!”

    “真聪明!”

    奖赏似的,亲了下袁修月紧蹙的眉心,南宫灏凌轻叹说道:“朝廷之中,有野心者不只是安氏一族,左?#22052;?#30003;便是其中之一!自安氏一族被打压之后,他趁着王兄年?#20303;?#24120;年多病的机会,一直暗中拢络朝臣,更想让?#32422;?#30340;女儿执掌后宫……现朝之中,便已然出了安氏一族,到了我这里,又岂会容他再将虞家做大,做那第二个安氏一族?#20426;?br />
    沉默许久,袁修月不禁有些?#20102;?#30340;苦笑道:“人都说,天有不测风?#30130;?#19990;事无常,即便太后和皇后想要以袁家牵制虞家,可到头来却终是被袁家牵累,被我牵累,落到今日被虞家咄咄相逼的地步!”

    “此事怨不得你!”

    微微轻叹一声,南宫灏凌轻拍她的?#33251;梗?#22812;深了,赶紧睡吧,待你睡醒了,还要去与母后请安呢!”

    抬眸看着他,袁修月紧抿双唇,“我再?#39318;?#21518;一个问题一定?#24616;?#30561;觉!”

    闻言,南宫灏凌不禁轻车扯薄唇,以食指轻点袁修月的额头,宠溺笑道:“你这小脑袋里头,到底还有多少个问题?#20426;?br />
    “很多!”

    轻轻一笑,笑容?#27425;创?#30524;角,袁修月眸色微微一深:“袁成海……他与安氏一族,到底是何关系?#20426;?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山东时时彩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透码精准网站香港 山西11选5复式投注表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带线最近300期 四川快乐12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广东时时彩开奖软件 香港六彩特码资料网&& 香港一尾中特平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棒球棍卡通图片 河内5分彩官网开奖 强子六肖中特 中彩网开奖结果走势图 欢乐斗地主电脑版和手机版互通吗 北京pk10冠军定位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