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219章不能说的秘密1

第219章不能说的秘密1

 好书推荐:
    第219章不能说的秘密1

    知袁修月早已猜到自己的心思,南宫灏凌苦笑了下,朝着殿外望了一眼,而后轻声?#39318;?#22905;:“月儿,当下之事,你看怎么办?#20426;?br />
    眸色幽幽,深凝着他略带苦涩的唇角,袁修月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颇?#34892;?#19981;是滋味。

    如今安氏一族兴兵叛乱,他虽容不得虞家,却到底还要倚之?#24656;?br />
    人们都说,九五至尊,是万万人之上的那个人。

    但有的时候,坐在那个位子上人,却也有不得不顾虑的事情。

    就如,南宫灏凌此时!

    深深的,凝视着他的俊脸,知他仍旧等着自己回话,袁修月黛眉轻蹙着,转头不再看他,而是淡淡出声朝着殿外说道:“连太医都医治不好的病,皇上去了难道就能好了么?#20426;?br />
    闻言,殿外虞秀致的侍女珠儿,立马出声道:“美人虽一直都处于昏迷之中,但口中却不停唤着皇上……”

    “是吗?#20426;?br />
    哂笑一声,袁修月低眸挑眉:“本宫倒是头一回知道,虞美人对皇上竟是如此情深意重!”

    她不是自小对钟情于南宫萧?#24187;矗?br />
    ?#25105;?#27492;刻倒变成了南宫灏凌?

    这变化未免太快了些!

    “皇后娘娘……”

    袁修月的话落地之后,殿外的珠儿静窒片刻,不禁大声痛哭了起来。

    那哭声,悲天恸地,仿佛若皇上现在不去,她家主子就要香消玉殒一般。

    “月儿……”

    ?#21152;?#20043;间,透着几?#38047;?#35947;,南宫灏凌听着殿外的痛哭声,不禁面露不耐之色。

    抬眸看向南宫灏凌,袁修月眉心微皱了下,待眉头舒展开来,她不禁冷笑着出声说道:“姬恒,你去与本宫到福宁宫去请了贤王妃,只道虞美人身患重病,缺了她这位神医,还真就活不成了!”

    她还就不信了,世上就没人治的了虞秀致的病!

    “奴才遵旨!”

    轻应一声,姬恒应声而去。

    虞秀致的侍女,虽心有不?#31119;?#21364;也自知袁修月是打定主意不让皇上过去探望自己主子,便?#19981;?#22836;土脸的回去了。

    只待两人走远,候在一边的袁文德便也跟着拱了拱手:“属下在殿外候着!”

    语落,他便也退出了寝殿。

    待寝殿里?#30343;?#19979;袁修月和南宫灏凌之时,袁修月才再次抬眸,与南宫灏凌的视线在空中相接:“皇上放心,皇嫂手下素来不会有死人,而今有皇嫂在,虞美人铁定不会有事!”

    “你啊!”

    迎着袁修月的视线,南宫灏凌不禁笑看她一眼,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伸手捧住他的脸,袁修月星眸微眯,轻抚他皱起的眉头抿唇说道:“我知道,皇上心里,其实是想要去看她的。”

    “月儿……”

    眉头紧皱着,南宫灏凌张口想要解?#20572;?#21364;在望进她深邃无波的眼底时,不禁无奈叹道:“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就连我为?#25105;?#21435;看她,你也知道,但即便你知道,却仍是不打算让我去看她!”

    他的月儿,比他想像的,要聪明的。

    所以,他所?#24605;?#30340;事情,她也一定了然于心。

    只是,即便如此,她却仍旧不想让他去,那他便不去了。

    为君多年,他一直都在为朝廷,为社稷,今时今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任性一次又何妨?!

    听到他的叹息声,袁修月脸上的冷笑,不禁更甚了些,轻轻的看了他一眼,她蹙眉转头,也跟着轻叹一声:“皇上,我确实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但知道是一回事,我却偏偏不想顺了她的心思……莫说身为女人,绝对不会让自己自己心爱的男人,去见另外一个女人,单经由前夜她与你下蒙汗药一事,害的我昨日差点被众臣逼死在城门外,你觉?#20040;?#21051;若我再大度的让你去看她,会是真心的么?#20426;?br />
    “是假意……”

    伸手拉住袁修月手,如至宝一般握在手中,低眉看着她侧向一边的面庞,南宫灏凌眸色温润道:“我知道,昨日让你受了委屈。”

    闻言,袁修月不禁苦笑了笑:“谋反叛乱的,是我的父亲,生就她的女儿,合该我受被众人逼迫自裁!”

    听了她的话,南宫灏凌心下微酸,不禁再次将她拥入怀中,却久久不语。

    他怀里的这个小女人,你说她大度吧,她即便知道现在他不会把虞秀致如何,却还会就虞秀致与他下蒙汗药一事斤斤计较,你说她小气吧,她却又甘受那些常人所不能受的委屈!

    这,就是袁修月。

    一个胆子大的吓人,却又让他在不知不觉中,爱进心坎儿里的女人!

    静窒许久,袁修月抬眸与南宫灏凌的视线在空中相接,朗声说道:“皇上一直都知道,虞秀致心中?#19981;?#30340;,是另外一个人,如今那个人可说尸骨未寒,?#25105;?#22905;会忽然有此转变,一直要缠着皇上不放?#20426;?br />
    “许是因为她没了心爱之人,想要为家族而活吧!?#34920;?#33394;微深,想到几个月之前,袁修月还曾央求自己,让自己成全虞秀致和南宫萧然,南宫灏凌不禁淡淡苦笑,不无感叹道:“其实她与朕,日后只能是一种关系,那便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若她仍是以前那个乐天的,性情纯良的虞秀致,朕反倒会觉得心中不安,但是现在的她,却让朕不会再?#24605;?#20160;么!”

    当今天下,安氏为乱,他?#26143;倚?#35201;虞家的势力,但是这种势力,在用过之后,便只能有一个结果,那便是由他亲?#21482;?#28781;!

    而虞秀致现在的变化,虽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却也可以让他不必再去过多自责,自己现在利用了她!

    南宫灏凌把话都说到这种程度,袁修月又岂会继续这个话题。

    利用和被利用!

    她无法想像,将来?#21364;?#34398;秀致的,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但,若是可以,她宁愿虞秀致永远都是那个娇?#26410;?#20928;的模样,而不是像宫中的那些妃嫔一样,变得好勇斗狠,以手段见真章!

    那样的成长,对女人来说,太过残酷了!

    用过午膳后,南宫灏凌并未再回御书房,而是命姬恒将要批阅的折子,悉数搬进了寝殿之中,一边陪着妻儿,一边批阅奏折。

    如此时光,是美好的,却也让人觉得过的很快。

    转眼之间,夜?#21796;?#20020;。

    知袁修月不能闻到饭?#35828;?#21619;道,南宫灏凌便直接命人将晚膳摆在了偏厅里。

    而他,则如午后一般,端了碗汀兰新熬的银耳瘦肉粥,一勺一勺的喂着袁修月。

    这一次,他喂粥的动作,驾轻就熟,不再如早前那般僵?#30149;?br />
    若非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想到。

    当朝天子,那个今日尚在早朝上一连圈杀数?#35828;?#31163;国皇帝,竟会如凡夫俗子一般,动作温柔的亲自动?#27835;?#30528;自己心爱的女子喝粥。

    但他,却偏偏就这么做了。

    只因,?#30475;?#20182;抬起汤匙时,袁修月脸上那喜不自禁的笑靥,和她眸底?#20102;?#19981;定的幸福光华。

    只是如此,他便觉得,他这么做,是值得的!

    但这一次,袁修月却不如午后那般给面子,一碗粥都还没吃饭,她便又一股脑的给吐了出来。

    “月儿,好受些了么?#20426;?#19968;手端着粥碗,一手轻拍着袁修月的?#33251;?#19982;她顺气,看着她似是要将自己的胆汁都吐出来,南宫灏凌的心不禁一阵阵抽痛起来!

    曾经,在诸葛珍惜怀孕之初,他也曾亲眼见她如此吐过。

    但那时,诸葛珍惜所怀,是轩辕煦的孩子,他心中的滋味有疼,有酸,五味杂陈,自不必多?#30149;?br />
    可今日不同!

    此刻,在她眼前的女子,是他心爱之人,而她腹中所怀,亦是他的骨肉。

    是以,此刻他的心中,便剩下了痛,便再无其他……

    “我没事!”

    轻摇臻首,刚刚吐完的袁修月,面色苍白的?#34892;?#21523;人,刚直起身来说了句话,她便又觉胸臆翻滚,再次伏首干呕起来。

    半晌儿之后,该吐的,都吐了,她顿时也觉得轻松许多。

    见她终是不吐了,南宫灏凌心中终是松了口气,赶忙又将汤匙递了上去:“再吃些吧!”

    “先不吃了!”

    轻摇了摇头,袁修月轻叹道:“先等等吧,再吃还是会吐!”

    “那就再等等!”将手里的粥碗递回给汀兰,南宫灏凌回头蹙眉看着袁修月,眸中隐隐闪现心疼之色。

    微抬眸,一脸疼惜之色,袁修月?#34892;?#19981;以为然的轻笑了笑:“皇上以为生孩子是件很简单的事情?#20426;?br />
    “我又没生过!”

    被她如此一问,南宫灏凌的脸色不禁微露窘迫,脱口如是说着,他对袁修月翻了翻白眼,伸手接过汀兰端来的温水,送到她嘴边让她漱口。

    待漱过口后,袁修月迎着他微窘的面庞,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灵巧的眼眸转动,透出一?#30475;?#24935;:“皇上,你猜这小东西,是个?#39318;?#36824;是公主?#20426;?br />
    闻言,南宫灏凌眸中瞬间柔情一片!

    放在她小腹上的大手,来回摩挲着,他薄唇轻勾,伸手揽过她的肩头,笑的极是好看:“不管是?#39318;?#36824;是公主,只要是你生的,我都?#19981;叮 ?br />
    南宫灏凌说出这句话时,恰逢袁修月抬眸望进他的眼里。

    那眸中似水的柔情,不必去想,也知他是真心,唇角的笑,淡淡的,却透着几分无奈,袁修月涩涩喃道:“母后一直寄望,我这一胎可以诞下离国未来的继承人,若真生了公主,她?#20808;思?#21482;怕会失望了。”

    “不会!”

    唇角依然轻勾,南宫灏凌淡淡摇头,轻吻她的略带苦涩的唇角:“既是能生女儿,便一定可以生儿子,反正你我都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闻言,袁修月心头一热,不禁眼眶发热。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安徽快三开奖50期分布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走势图 三肖中特期期准精准 新疆18选7中奖号码 超级大乐透 重庆快乐十分开结果 福彩中奖者 山西快乐10分平台 2012年彩票走势图 双龙国际娱乐城下载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结果 双色球后区最新选号法 浙江11选5开奖直播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网 上海时时乐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