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298章来生之约2

第298章来生之约2

 好书推荐:
    第298章来生之约2

    与花依依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马场上的积雪里散步,袁修月知花依依在细细打量着?#32422;海?#21364;一直不曾抬眸,只潋滟的唇角始终轻勾着。

    “明月姑娘……”

    沉默许久,花依依脚步不停,停落在袁修月身上的视线,也一直不曾停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闻言,袁修月神情微怔!

    缓缓的,停下脚步,她抬眸迎上花依依透着几分思量的美眸,不禁眉心轻拧着问道:“花姑娘何出此问?”

    静静的,凝视着袁修月清亮的双眼,花依依微眯了眼。

    见她如此,袁修月温雅一笑,轻声说道:“我比不得姑娘,有做生意的精明头脑和手段,只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子罢了!”

    “但是皇上?#19981;?#20320;!”

    眸色微闪,花依依深凝着袁修月的眼,却只看到了她脸上的笑,辨不出她眼底的情绪:“自我与他相识,他对人总是温温的,淡淡的,让人觉得很舒服,却又叫人靠近不了他的心……你是唯一一个,让他的眼底,出现另外一种情绪的女人!”

    即便花依依不曾提及南宫萧然的名字,但袁修月却知道,她口中的他,一定就是南宫萧然。

    想到南宫萧然的好,她唇角苦涩轻抿,轻叹出声:“他纵?#27426;?#25105;千好万好,我却什么都不能给他!”

    闻言,花依依眉心轻皱!

    “再者而言……”淡淡抬眸,与花依依对视片刻,袁修月?#20037;?#35828;道:“纵然他再如何的?#19981;?#25105;,安太后如今只认准花姑娘你,他能娶得,也只有花姑娘你,也许再过不了多久,他便会迫于压力到你面前向你讨饶!”

    闻言,花依依涩然一笑:“安太后认准我,只是因为我对她而言,还有利?#30473;?#20540;!而他……会来与我讨饶,也是为了我手里的那些银子!”

    “原来花姑娘什么都知道!”

    淡淡一笑,为同为女子的花依依感到黯然,袁修?#39532;?#33394;微深,转头望向天空,“人与人相处,贵在交心,若你与他相处时,少了那些金钱利益,或许……便也可以看到他的另外?#24187;媯 ?br />
    闻言,花依依刚刚抬起的脚步,不禁蓦地又是一顿。

    转眸深深打量着袁修月,她黛眉轻耸:“若我与他之间,少了那些金钱利益,便只怕连与他相处的机会都不会有!”

    “姑娘?#30343;?#36807;,怎会知道?#32422;?#19981;会有机会?”停下脚步,以脚尖轻轻点地,袁修月弯身身来,轻掬一捧冰凉的白雪,于手中揉实。

    唇角轻勾着,她用力将手里的雪球投向?#26007;劍?#32780;后转身看向花依依:“我昨日,便曾与诸葛公子说过一句话,今日还以这句话?#36879;?#33457;姑娘,倘若上天注定他是你的,只要你做到真心相待,他便终究还是你的!”

    闻言,花依依神情又是一愕!

    “从方才开始,你便一直在说,让我真心相待于他!”凝着袁修月的目光,炯炯?#20142;粒?#22905;轻?#20037;?#24515;道:“我与他从来都是真心!”

    深吸口气,袁修月又重重哈出一口热气,转眸对花依依扬眉一笑:“我没说花姑娘不是真心,但你的真心,用错了方式!”

    渐渐的,心中对眼前女子的敌意,似是冰山一般,正在消融不见,花依依凝眉看向袁修月,淡淡问道:“何为对,何为错?”

    轻笑着,再次抬步上前,袁修月扬眉说道:“花姑娘,与你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花依依点?#35828;?#22836;。

    她从来不怕与人赌,因为运气一直都在她这一边!

    轻轻垂眸,袁修月灵活的眸子来回转了转:“我们来赌,皇上今日会与你低头,但过了今日,即便你拿出再多的银子,却会永远失了他的心……”

    语音未落,袁修月转睛迎向花依依晶亮的双眸:“花姑娘,可敢与我赌么?”

    听闻袁修月此言,花依依的纤手,不禁倏地一握!

    身为商人,从来都是?#36824;?#38505;?#26143;螅?br />
    而她,虽为女子,却性格干练?#32654;保?#20174;来不曾怕过什么。

    但是此刻……面对眼前神情淡然的女子,她?#21019;?#24515;底生出一股惧怕之意。

    她,不敢赌了!

    因为,她怕只要一赌,她与那个人之间的缘分,便会万劫不复!

    半晌儿,见花依依静而不语,袁修月心中笃定,这花依依?#38405;?#23467;萧然,必是动了真心的。

    眸色微敛,她低眉浅吟:“花姑娘是生意人,从来不做赔本买卖,这一点总是好的,但?#26143;?#20043;事,却不能与生意同日而语,若我是花姑娘,便不会用?#32422;?#25163;里的筹码去与他交换什么……有的时候,不?#24179;?#22238;报的付出,才能换得意想不到回报!”

    “姑娘的意思我懂了!”

    袁修月的话,仿佛只一把尖刀,豁开了花依依原?#38745;?#28385;阴霾的心房,使得她于顷刻间霍然开朗。

    闻言,袁修月轻轻?#22987;紓?#29409;黠一笑:“花姑娘不与我赌么?”

    花依依轻笑了笑,道:“姑娘与我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不赌么?”

    闻言,袁修月轻抽了抽唇角:“好吧,花姑娘为人通情达理,我其实是不想让人逼着他娶了你,尽为?#32422;?#25171;算来着!”

    “是么?”

    双眸中,光华闪闪,花依依轻笑着扶了扶袁修月的双肩,倾身在她耳边轻道:“其实,女?#35828;?#24515;,很简单,也很狭小,一多不少,只能盛下那么一个男人,而他……却不是姑娘心里的那个人!”

    闻言,袁修月不禁面色微僵!

    眸色微愕,抬眸看向花依依,她凝眉笑问:“花姑娘知道我是谁?”

    “你唤我依依就好!”红唇微弯了弯,花依依巧然一笑道:“在我知道他身份的第一日,便花大价钱将他所有的一切都打听清楚了,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钟情之人是谁!”

    闻言,袁修月心下了然!

    ?#26143;?#33021;使鬼推磨啊!

    深看袁修月一眼,花依依轻叹一声道:“方才我见他,?#38405;?#26159;真的好,这世上可以让他如此对待的人,绝对不会是袁明月!”

    听花依?#26469;?#35328;,袁修月微拧眉头!

    长长叹息一声,她轻?#35835;?#25199;唇,转头看向一边:“可我现在就是袁明月!”

    “是!”

    郑重点头,花依依心照不宣的对她福了福身道:“今日我在此,谢过明月姑娘了!”

    “呵呵……”

    见花依依如此,袁修月淡淡一笑。

    倒是站在不远处的杜生,因看见花依依对着袁修月福身行礼,不禁张口结舌。

    ?#23545;?#30340;,睇见杜生微张着嘴的惊?#30340;?#26679;,袁修月不禁又是一笑。

    昨日,她才大闹了花依依的婚礼,今日在此她却又对她如此行礼,这转变之大,也?#21387;?#26460;生会面露惊愕之色了!

    合着,她该扑上来,撕扯她的头发才是。

    “明月!”

    直起身来,轻唤袁修月一声,花依依浅笑着说道:“今日多谢你的指点,我且先失陪了!”

    知花依依急着去做什么,袁修月伸手拂了拂?#32422;?#39069;前的刘海,淡淡点头。

    眼看着花依依飘?#27426;?#21435;,她眉心轻拧了拧,不禁?#36843;皇?#31505;!

    方才,她只是想以?#32422;?#30340;方式,对花依依晓之以情。

    但是事都最后,却演变?#19978;?#22312;这一步,便?#34892;?#35753;她始料未及了。

    想到,她该早已洞悉她的真实身份。

    既是如此,那?#21767;?#26085;她过来与她这一番长叹,根本是想要从她口中,套的南宫萧然?#19981;?#20160;么,又如何才能打动他的心……这花依依,还真是个聪慧灵秀的女子!

    只是……

    既是花依依可以洞悉,那安太后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也只能是时间问题了!

    南宫萧然来到马场时,马场上便只剩下袁修月一身雪衣,独自一人立于一片雪白之?#23567;?br />
    ?#23545;?#26395;去,看着那如梦似幻的身影,南宫萧然心下一突,原本镇定淡然的神情,竟然闪过一丝惊慌之色!

    “月儿……”

    轻唤出声,他疾步上前,在行至袁修月身后时,蓦地拉住她的?#30452;郟?#35753;她转向?#32422;骸?br />
    “怎么了?”

    瞥见南宫萧然脸上那抹不自然的神情,袁修月眉心轻拧,眸中略有迟疑。

    “没事!”

    握着袁修月?#30452;?#30340;大手,微微松动了些,南宫萧然心弦微松,自唇角逸出一抹浅笑:“我找了你好久!”

    方才,?#24515;?#20040;一瞬间,他竟然觉得,她好像要消失一般。

    但是此刻,真真实实的握着她的?#30452;郟?#20182;心中却又如释重?#28023;?br />
    微垂眸华,低眉?#27785;?#30524;南宫萧然紧握着?#32422;?#30340;手,袁修月淡淡弯唇,转身看向身后一望无垠的雪地:“先生,你可知道,那日在稷山之上,见你和皇上打雪仗,我心中在想什么?”

    闻言,南宫萧然好整以暇的挑了挑眉:“你也想?#25569;劍俊?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十一运夺金胆拖 e球彩走势图 电子游艺平台 中国伊拉克比赛时间 湖北十一选五电脑 亿元大奖排名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哪个软件好 曾道人六肖中特网 彩票大奖历史 江苏11选5倍投计算器 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2 8码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快乐飞艇是哪里的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