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301章冲冠一怒1

第301章冲冠一怒1

 好书推荐:
    第301章冲冠一怒1

    袁修月瞳眸大睁着,倒吸一口凉气!

    抬眸之间,瞥见营帐之中袁成海披着外袍出了营帐,她心下一凛,想要挣脱身后之?#35828;?#25163;,但下一刻时,她顿觉脖颈一疼,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

    自帐内大步而出,袁成海面色冷凝的快步绕到营帐后方。

    但,当他行至帐后,放眼望去时,却只觉夜风凛凛,眼前漆黑一片,根本不见人影。双眸如刀,他浓眉紧皱着又往前走了两步,却仍旧不见人影,只见一只野猫,惊叫两声,拔?#20173;?#36929;。

    营帐?#23567;?br />
    安太后一身薄纱,青丝散落枕侧,静静窝在锦被下。

    抬眸向外,见袁成海回来,她黛眉一蹙,凝眉问道:“有人么?#20426;?br />
    “只是一只野猫罢了!”

    袁成海动作俐落的褪去外袍,露出自己上精壮魁梧的身子,轻捏安太后一把,而后掀起锦被重新钻入锦被之?#23567;?br />
    “怎么会有野猫?#20426;?#21368;去了妆容的大眼,水波荡漾,安太后神思微远。

    “放心吧!”

    翌日,清晨。

    袁修月再次转醒之时,自己正身处于寝帐中的暖榻上。

    寝帐内,温暖如?#28023;?#35753;她恍然觉得,昨夜只是做了一场恶梦而已!

    昨夜,她看到什么?

    脑中思绪飞转,想起自己所看的那靡靡一幕,袁修月耳根火热,?#25104;?#21364;变?#30473;?#20026;难看。

    她的父亲和安太后,他们怎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行苟且之事?

    “醒了?#20426;?br />
    温雅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袁修月的纷扰的思绪,那……是独属于南宫萧然的声音。

    轻轻的,转头看向坐于榻前的南宫萧然,见他一身白衣,脸上仍挂着那抹习惯性的浅笑,袁修月想要轻?#21019;?#29923;,却始终无法做到,只淡淡出声问道:“我睡了多久?#20426;?br />
    “没过久,只一夜而已!”

    见袁修月要坐起身来,南宫萧然伸手扶了他一把,转头?#36828;?#29983;吩咐道:“传膳!”

    “是!”

    恭身应声,杜生旋步出了寝帐。

    紧皱着眉头,轻抚自己仍旧隐隐作痛的后颈,袁修月抬眼看向南宫萧然,“昨夜是你救了我?#20426;?br />
    闻言,南宫萧然微垂眼睑,轻声叹道:“外面天冷,你身子不好,以后记得不要再乱跑了!”

    听到他避重就轻的回答,袁修月苦笑了笑,但见杜生端着早膳进来,她?#36828;?#29983;冷声说道:“放下早膳,出去!”

    闻声,杜生微?#35835;?#24867;。

    抬眸看向南宫萧然,见他仍旧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杜生对袁修月轻恭了恭身子,便再次退了出去。

    “他们的事情……”

    抬眸看向南宫萧然,袁修月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很早就知道了,是不是?#20426;?br />
    闻言,南宫萧然并未立即应声,只低眉看着手里的奏折。

    袁修月始终望着他,好似等不到自己的想要的答?#31119;?#20415;不肯罢休一般。

    静默许久,南宫萧然?#24080;?#26080;奈低笑出声:“?#34892;?#20107;情,很脏,很乱,可即便我知道,却不能做些什么。”

    ?#24080;牽?#21548;到了南宫萧然的答?#31119;?#34945;修月不禁苦笑着颤了颤身子。

    “我父亲,和你母亲……”

    苦笑,变成了哂然,袁修月?#24080;?#24525;不住轻叹出声。

    是了!

    安太后是南宫萧然的生?#31119;?#21363;便他知道她和袁成海之间有这种关系,也是不能说出口的。

    不过话说回来。

    她的父亲,许是不爱妻儿,不爱女儿,只爱安太后一人。

    只要安太后与他行那苟且之事,让他抛妻弃子,又有?#25991;眩浚?br />
    只是,这对她和南宫萧然而言,未免太过荒唐了!

    凝视着她变幻万千的苍白容颜,南宫萧然微微眯着双眼,轻抚她的头顶:“?#34892;?#20107;情,既是无法改变,便不要去想,这阵子你只要记得,好好养好自己的身子。”

    ?#25300;一?#30340;!”

    ?#30171;?#30528;头,袁修月轻喃一声,却很快便又挑眉看向南宫萧然:“如今皇上?#21767;?#20146;率大军而至,只为清剿安氏一族,我看的出,这安氏一族的?#31561;ǎ?#23454;则掌握在太后和我手中,先生接下?#21019;?#31639;如何行事?#20426;?br />
    袁成海和安太后的事情,她可以不去过问,但是这件事情,已然迫在眉睫,她却不得不开口问他!

    “一切有我,这些你不必操心,我自有决断!?#34920;?#33394;微微一深,不想让袁修月为任何事情操心,南宫萧然轻抿着薄唇起身,将矮桌上的饭菜?#35828;?#27067;前:“先用膳吧!”

    看着面前的饭菜,袁修月扬起脸,眸色晶亮的看着南宫萧然,一如多年以前,在安国侯府时的模样:“先生觉得,你不与我说,我便不会去操心了么?#20426;?br />
    凝着袁修月晶晶亮亮的眸子,南宫萧然黝深的瞳眸,轻轻闪动了下,却又在瞬间之后,一脸平和:“我不说,是因为我觉得,这些事情不值一提,我想说的是,?#19968;?#35753;你活着,让你好好活着!”

    “先生!”

    抬眸看向南宫萧然,袁修月红唇轻动,却知他不会告诉她任何事情,到底一个字都不曾出口。

    如今,她的孩子,才刚?#31456;?#26376;。

    她也想要活着,好好活着。

    但是,没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袭来,她便会变?#30473;?#31471;恐惧。

    南宫灏凌总说她胆子很大。

    其实,她的胆子很小。

    真的很小!

    她,?#20154;?#37117;害怕死亡!

    因为,如今的她,?#34892;?#29233;之人,有自己的孩子,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孤单,她……想要活下去!

    离国,楚平城外,离军行营?#23567;?br />
    随着帐帘掀起,一阵冷风侵入帐中,将桌?#24178;?#30340;灯火,吹的明暗不定。

    见状,姬恒连忙上前,拿自己手里的拂尘一挡。

    抬眸看向姬恒,南宫灏凌浓眉紧紧拧起。

    才短短不足一月的工夫,他原本清白儒雅的俊脸,已?#24187;?#26174;削瘦,那如雕刻版的俊美容颜,文雅不在,却越发刚毅,只他紧紧抿起的薄唇,透着深重的薄凉之气。

    “有事?#20426;?br />
    抬眸?#34920;?#23020;恒一眼,南宫灏凌眸色微闪,却空洞的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微垂眸,他再次看向桌?#24178;?#30340;地图,面色平静,无波无澜。

    “皇上!”

    将手里的信件,小心翼翼的放在南宫灏凌面前,姬恒轻声说道:“是皇后娘娘的?#25319;?br />
    不等姬恒把话说完,南宫灏凌便已然一把抢过他手里的?#25319;?br />
    姬恒见状,并未吱声,转身斟了盏热茶,置于他身前的桌?#24178;稀?br />
    南宫灏凌所看的信,是袁修月当初在小村庄时所写,并托付独孤辰定时差人送到他手中的。

    但之余这点,南宫灏凌却并不知情。

    信,并不算长。

    只零零总总,说了些袁修月的近况!

    看着书信上那熟悉的秀气小楷,南宫灏凌心弦微松了松,却不曾将信放下,只看了一遍又一遍,似是想从字里行间,寻到袁修月的身影。

    她说,如今的她,跟在独孤辰的身边,只要不想起他,便过的很好!

    让他勿念!

    只是,他可以做到勿念么?

    扪心自问,却是痴痴自嘲的笑着,南宫灏凌将?#25243;?#32454;收好,而后淡淡抬眸,对姬恒询问道:?#32610;?#20449;是谁送来的?#20426;?br />
    姬恒闻言,忙恭身回道:“回皇上,是雷洛!”

    薄唇浅浅一抿,南宫灏凌轻叹道:“看来,她果真跟独孤辰在一起。”

    纵然什么都能有假,但此刻他手里的信,却一定出自她手,且也是她对他说话时一贯的口吻!

    握住书信的手,略微收紧,他对姬恒淡淡出声:“传暗云!”

    “奴才这就去!”

    姬恒连忙应声,出帐传了暗云。

    须臾,暗云进入大帐。

    抬眸看了眼?#25104;?#21521;里的南宫灏凌,他于桌案前恭身,低声轻道:“属下参见皇上!”

    “免礼!”

    微转过身,南宫灏凌将书信搁在桌上,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暗云,他语气低凝的对暗云吩咐道:“皇后娘娘信里说,如今她已然跟着岳王返回南岳,不过……如今楚皇已然应下朕借兵伐岳的请求,他也已?#24187;?#26970;国大将军阮皓然亲?#26376;时细?#25105;离国边境,朕担心此事闹到南岳,会有人对皇后不利,如今便命你即刻动身前往南岳,定要保皇后性命无虞!”

    微抬眸,只与南宫灏凌的眸光,有短暂相接,便再次垂首,暗云无法忽视此刻南宫灏凌带给自己的压迫感,只得躬身应道:“皇上的意思,属下明白,属下誓死保卫皇后娘娘!”

    闻言,南宫灏凌轻点?#35828;?#22836;,转身朝着内侧的寝?#39318;?#21435;。

    看着南宫灏凌进入寝殿,边上的姬恒不禁面色晦暗,心中忧虑重重。

    原本,在楚国时的南宫灏凌,爱说爱笑,活的逍遥。

    但是,回到离国后的他,却隐去了自己所有的真实性情。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qq游戏欢乐升级3.00 十一运夺金乐彩 极速快3大小单双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一 白小姐2019一肖中特免资料 北京赛车pk10个人技巧 中国福彩票广东26选5预测 福建11选5投注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 2013全年杀肖公式规律 双色球胆拖玩法技巧 彩票销售代表协议 河源报纸码报 香港九龙传真3 福建时时彩公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