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婚情:101次极致深宠 > 第248章 你觉得伤心吗?

第248章 你觉得伤心吗?

 好书推荐:
    欢迎你!</br>?    场面又回到了三个月以前,自己刚刚嫁到这里的样子,秦正煌就是这样,每天带回?#29004;?#30340;女人……

    杨叶浑身冰冷,她抑制着?#27426;?#39076;抖的身体,牙齿咬得咯咯响。

    虽然说好放弃,可此情此景,她还是?#34892;?#19981;能接受。

    他的身上,应该还带着自己的体温,怎么就能变化如此之快,马上翻脸带别的女人回来!

    “呦,家里有夫人在啊?#20426;?#37027;女人不愧是见多识广,毫无羞惭之意,脸上的娇俏不变,连声音?#19981;?#26159;俏生生,吃吃笑着,看向杨叶。

    目光中好像?#34892;?#24604;悯。

    在两人挑衅的目光注视下,杨叶近乎虚无地笑笑,“马上就不在了,你们尽管继续……”说完,示意他?#20431;?#33258;己关上门,请自便。

    “夫人,你不想为我们煲汤喝?#20426;?#31206;正煌的唇角完成一弯清冷的月,“好久没有喝到夫人煲的汤了。”

    秦正煌冷凝的目光盯视着她,一眨不眨,神情冷硬。

    “什么?#20426;?br />
    杨叶一下子被触动了心事,阖了阖眼眸,?#27425;?#19968;句。

    “你不是很贤惠吗?以前能做到的,现在不一样能做到?怎么,现在你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忍受不了了?#20426;?#31206;正煌毫不顾?#20260;创?#30456;讥。

    鄙薄的说辞讥讽得她再也保持不了微浅的笑容,她无声地?#39318;?#24049;,觉得伤心吗?有没有心痛的感觉。

    心里却有一个声音说出了答案:不,不伤心,有什?#27492;?#35859;呢,他想怎样就由着他好了。

    “这么晚,打搅你了。”从秦正煌的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咄咄逼人,“一切重回原点,你?#19981;?#36824;是之前虚伪的样子,对?#27426;裕俊?br />
    她垂下眼,“我什么时候虚伪了?#20426;?br />
    他突?#27426;?#19979;怀里的女人,直接冲到杨叶的面前,骤然出手,捏住她的下巴逼?#20154;?#30475;着自己,力道之重让她感到疼痛。

    杨叶被锁住了眸光,看到他的眼眸如同寒光利刃,薄唇里更是吐字如冰。

    “你不是很会掩饰自己吗?在家里,在公司,将自己遮掩的那么成功,一向安然自若,煲汤、做饭…在公司努力表现,尽可能出众,若有若无地招惹我,你敢说那全是巧合,不是你有意无意地故意为之?#20426;?br />
    杨叶定睛看他,只觉得无话?#20260;擔?#32618;名已被他盯在她发寒的脊梁。

    可是,秦正煌好像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他的手依然不管不?#35828;?#25423;着她,“不要做出一副这么楚楚可怜的表情,这就是你对付我的无往不利的武器吗?你告诉我,你来这里,来秦氏,就是为了耍弄我,还是为了秦氏的股份?#20426;?br />
    她几乎忘了这个商界奇才一贯的心思缜密,口才雄辩,好像他说的每句话,都是自己的过错,让自己无地自容。

    他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锋利质问如同万箭同时穿入她的心脏,让她痛得几乎窒息。

    “你说话呀,不是很伶牙俐齿的吗?还是这些事你根本无法否认,既然你一直都没有真心对我,那还带我去杨家见长辈,给我那样的暗示干什么?#20426;?br />
    杨叶恼怒,用尽全力挣开他的手,下颚好像要被他捏碎一般地疼痛,感觉下巴上已经留下淤青了,不过?#36824;?#31995;, 再深的伤痕都会好的,纵使疤痕?#19981;?#28129;去,事情都会过去,记忆都会消退。

    自己早已经被他?#27627;?#36807;一次了,即使现在再一次被活生生地揭开伤疤,再撒上一把盐,她?#19981;?#36530;到一个没有?#35828;?#35282;落,孤独地将伤口疗愈。

    时间已过,她早已试过。

    “你说完了?#20426;?#26472;叶忍下心中的情绪,力图让语气平稳。

    现在的这个情况,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就算他捏得再痛,也比不上自己心中的那份痛楚。

    秦正煌眸光如箭,好像裹挟着?#24524;?#30340;?#24050;媯?#21387;迫得她喘不过气来,“你胆敢亲口对我说一次,你对我,从没有动过真心?#24656;?#26377;杨家的算计。”

    她努力地尝试着露出笑?#30504;?#23601;为了这句话,他把自己从头侮辱到脚尖。

    “秦正煌。”杨叶被讥讽地心痛,依然高傲地扬着头,闭了闭眼睛,“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不堪,一切,都因为你自己,你知道?#28201;?#30340;事情,对我的影响,现在,不要试图将这些都推到我的头上。”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比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更重,只是,他不知道而已,阴差阳错般地相遇、相守,然后是永远?#29004;?#27809;?#35828;?#22930;忌、争?#22330;?#24754;伤,最终到现在,?#21767;呦?#21035;离,变成陌路。

    “不思悔悟,冥顽不灵!”秦正煌眼底的浓怒骤然狂卷,他?#34885;?#21452;目再三审视她,俊脸上带着郁闷和讥诮。

    然后,二话不说,搂着那位女人,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突然又返回身,执起女人白嫩的小手,放在嘴边吻了吻,目光戏谑地凝视着杨叶,?#26263;?#21738;天你真正会因为我动心,也许,我会考虑接纳你……”

    说完,静静地拉门离开。

    杨叶?#36530;?#22320;原地站了一会儿,慢慢趴倒在床上,合上眼陷入无边的黑暗,一时间?#34892;?#36855;茫,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本来想自己丢开他,没想到?#29004;?#19968;个男人接连扔掉两次。

    认识秦正煌的时候,她十三岁,他十六岁。那?#20415;露?#24180;少的她情窦初开,他对自己温柔有加,曾经在村口的那片树林旁,亲口跟自己说了她的名字,何不改成:杨叶。

    他说,杨树的树语:率真可爱,温柔善良。

    在杨叶眼里嘴呼风?#25509;?#30340;美少年,竟然有心为自己想了一个这样的名字,心中荡漾起涟漪。

    以至于她赶紧找了奶奶,要死要活地将自己户口本上的名字,改成了现在的杨叶。

    想到这里,心脏骤然在胸膛里不受控制地?#29004;?#20081;蹦,几乎能听到它砰砰剧跳的声音,偎在他怀里的感觉重新浮上心头,无法形容的快乐轻柔地在她的唇间传递,异常的奇妙令她不知不觉地微醺了一颗心,整个人突然暖洋洋起来。

    “滚!”

    “啊!”

    突然大声?#27973;?#21644;惊叫打破了这份回忆,杨叶倏地坐起身。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福建22选5大星走势图 浙江20选5大星走势图 彩票走势图怎么打印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福利彩票近期走势图带坐标 一肖一尾中特平 海南七星彩808一夜谈 华人彩注册登录测速 2019冬季转会汇总详细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双色球复式32 扑克拖拉机玩法介绍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网投 河南22选5如何算中奖号码 吉林时时彩连线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