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婚情:101次极致深宠 > 第772章 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

第772章 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

 好书推荐:
    余文皙看了看秦正煌,皱着眉头,说道,“正煌,咱们出去说。”他早已看到何曼?#34892;?#25511;制不住了,估计要是再让他在病房里待下去,就要露馅儿了。

    说完,他目光又盯了两眼何曼,转身开门。

    秦正煌跟在身后,两个人来到走廊的尽头。

    “何曼总是不醒,医生说是精神原因,你多关心她一点儿,不要让她总是自闭着,说不定哪天想通了,就清醒过来。”余文皙心疼地说道,看向秦正煌的目光也带着一丝托付,“我们谁说也没有用,她的心结在你这里,还是要靠你多费心。”

    何曼已经坚持了这么些日子,也该醒过来了,不然,她自己都要躺不下去了。现在看秦正煌的意思,也没有什么进展,不过,只要他断了和杨叶的念想,下一步,何曼可以接着往下演。

    所以,他突然改变了策略,也许,这样反倒比何曼躺着来的更效果好一点儿。

    秦正煌听到余文皙这么说,过意不去的人反而是自己了,他阖了阖眼眸,点点头,“嗯,?#39029;?#31354;多陪陪她,文皙你放心。”

    停顿了一下,又问道,“孩子好些了吧?”

    “嗯。”余文皙含糊地应了一声,又嘱咐了几句什么。

    秦正煌似有意无意地点着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眸光深幽地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两个人各怀心事,除了何曼的话题,也没别的话聊到一起,说完,就往病房的方向走。

    “何曼没事,那我?#28982;?#21435;了。”秦正煌没有进去,站在门口,对余文皙说道。

    “嗯,休息吧。”余文皙体贴道。

    接下来,他要跟何曼嘱咐一些事,自然巴不得秦正煌回去,所以一点儿没有犹豫地应?#23567;?br />
    秦正煌开车走在路上的时候,想了想,打电话让助理给何曼安排最好的病房和医生,并聘请了两个专业的护工,这样,之前的医生和护工统统不要,以后有什么情况,自己就不用通过余文皙的口得知了。

    然而,第二天的时候,他就听说何曼醒过来了,只是精神?#34892;?#19981;正常,每天的情绪大起大落的,医生说,她还有自残的倾向,就在上午,她拔掉了输液管,让空气进到了血液里,如果不是护工发现及时,差一点儿就要出大问题。

    秦正煌听到这些,咧了咧唇,何曼就?#19981;?#29992;这种自残的方式博取同情,这么久以来,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真真假假的,根本让人分不清楚,但是,这一次,秦正煌觉得,她是有点儿过分了。

    虽然他对何曼没有那方面的感情,可也有情谊在,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对她置之不理。何况,杨叶的身世还要靠她来揭开。

    “何曼,你醒了?”秦正煌出现在何曼面前,她的神智一下子就安稳了很多,看起来与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何曼一下子从病床上坐起身来,伸?#33268;?#20102;拢披散在两肩的长发,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秦哥哥,我已经好了,你看,我根本没什么事了。”她的语气很平淡,虽然笑着,可脸上的表情却淡淡的。

    秦正煌微微皱眉,这样的何曼似乎跟以前的的确不一样了,难道自?#22909;?#23545;的,真的是一个精神病人?

    “秦哥哥,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了以前很多事,你还记得小时候送我上学的事吗?还有你帮我打架……”何曼坐在那里,轻声说着,目光变的迷离,眼神却一片涣散,完全?#20004;?#22312;自己的世界里,一看就是一个精神病人。

    “哎呀,我的孩子!秦哥哥,我怎么没见你带孩子来?”她忽然又问道,情绪突然变得紧张,?#34892;?#19981;知所措的样子。

    秦正煌抿着唇不说话,剑眉皱成了一疙瘩,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她还在提孩子的事情……

    “外面天真好,秦哥哥,你带我下去走走吧?”何曼的情绪跳跃极大,发现秦正煌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连忙转移话题。

    她仰着脸看着秦正煌,目光带着一种几乎奢望的祈求。

    虽然她早已经醒过来,可是一直装做昏迷,早已经在这病房里待烦了,要是秦正煌能带自己去外面转转,那这些日子的辛苦也算值了。

    而秦正煌想的却是,她现在精神不好,虽?#24187;?#26377;暴力倾向,可医院也有这方面的管理,肯定不会让她轻易出去。

    秦正煌一时心软,又觉得对何曼?#34892;?#24871;疚,就点头同意了。

    他去找医生,见到这?#21019;?#20154;物来请求自己这个事,医生哪儿?#20063;煌?#24847;,最后,何曼如愿被秦正煌带着去了医?#21644;?#38754;的花园里。

    昨天刚下过雨,今天阳光明媚,?#38706;?#20063;不冷不热刚刚好,护工推着轮椅,何曼坐在上面,和秦正煌并排走着。

    走到花园?#37266;?#30340;广场上,四周都是初开的鲜花,秦正煌让护工停下来,让何曼在这里晒晒太阳,他自己也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拿出?#21482;?#26597;看邮箱里的邮件。

    原本,两个人各自坐着,但何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轮椅挪到了他并排的位置,头歪过来,悄无声息地枕在他的大腿上。

    秦正煌处理了几份急件,才意识到她这个举动,不由地皱了皱眉,可也没?#22411;?#24320;她,想着她现在的状态,万一再触怒了她,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举动。

    “外面风还很凉,医生交代不让待久的,外面还是回去吧?”秦正煌说着,不着痕迹地站起身,脱离开她,闪到了一旁。

    可是,就在他将闪不闪的一刹那,他的身影好巧不巧地?#24187;?#23567;甜看到了,她刚巧来医院看个病人,花园里的这一幕就被她看了个真?#23567;?br />
    秦正煌的影子,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怎么在这里?轮椅上的人是谁?杨叶?

    这?#38382;?#38388;她也没跟杨?#35835;?#31995;过,在医院看到这一幕,顿?#22411;?#20998;蹊跷,难道杨叶生病了?

    她不敢贸然上前,于是拿出电话,拨通了杨叶的?#21482;?#28982;而,响了很久,都无人接听。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14场二等奖一般多少钱 重庆幸运农场运营时间 安徽快3遗漏数据 大乐透最新期预测 2019羽毛球赛事安排表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黑龙江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 360彩票 多乐彩暖炉 竞彩篮球胜负和让分胜负 排列三最准确的跟号计划 排列五进100期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七乐彩走势图五百期 河北快三基本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