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雙槍皇帝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無名峰阻擊戰(三)】

《雙槍皇帝》 第二百二十六章 【無名峰阻擊戰(三)】

推薦閱讀:元尊飛劍問道
    歡迎你!</br>?    “該死的吸血蟲!”撒里蠻咬牙切齒用刀把吸在毛聳聳小臂上的旱螞蝗挑飛,小牛皮靴尖狠狠碾壓下,山螞蝗變成一攤碎肉片。回頭看去,身后長長的隊伍,全是呲牙咧嘴,正與各種蛇蟲蚊蟻做斗爭的部下。

    “該死的龍雀軍!”撒里蠻靴尖狠命地碾了幾下,仿佛被踩在腳下的是那該死的敵人。

    如果不是無名峰上那伙龍雀軍,撒里蠻所在的后軍一萬五千余人此時早已與前軍及中軍匯合,向龍雀軍大本營發動猛烈進攻了。然而正因無名峰這顆楔子的存在,兩軍被一分為二,雖隔山相望,卻無法匯合。如果置無名峰之敵不顧,強行從山下通過,那條陡然變狹窄的山道就會成為這上萬大軍的埋骨之地。

    山谷那邊,砲聲隆隆,慘烈廝殺,聲聞數十里,后軍這邊再也坐不住,要是再不有所作為,一旦都元帥有個閃失,整個后軍上到萬戶下到馬夫,怕是個個都得掉腦袋。

    一番商議之下,由蒙古千戶撒里蠻率兩營約五百人,翻過道旁大山,從南面登上無名峰,與北面元軍夾擊龍雀軍。元軍后軍將領不是不想派出更多兵力,而是因為山高林密,道路險阻,大部隊根本鋪不開,兵力優勢無法得到體現,在這樣的戰場用兵,貴精不貴多。

    撒里蠻率這五百元兵皆為精銳,包括蒙古軍、女真軍、契丹軍、高麗軍,又有云南之寸白軍、福建之畬軍等等,可謂精銳盡出。

    蒙古兵的戰力自不待說,女直、契丹等軍也是這時代除蒙人外,戰力最強的軍士。而寸白軍與畬軍皆是蠻族戰士,擅于山地戰與叢林戰,此番攻山正好派上用場。

    至于為什么要派撒里蠻出戰,則是因為他是唯一與龍雀軍及趙獵交過手的蒙古將領。盡數交手的結果,是大敗虧輸,但他至少也算是有“經驗”的。

    當初香山赤坎海灘之敗,撒里蠻一直引以為恥,一心想尋找機會洗涮恥辱,所以就算行軍萬戶不指派他出戰,他也會自告奮勇請戰。

    撒里蠻率五百勁卒連翻兩座大山,淌過一條急流,穿過荊棘密布的灌木叢,鉆出一片腐爛樹葉足以淹沒膝蓋的陰森叢林。全軍近五百人,每個人至少喂了小半碗血給水里的、山里的各種螞蝗、毒蚊及不知名的毒蟲。其中有六個軍士還被毒蟲毒蛇咬而中毒,不得不派人送回后方。以至于原本有五百余人的隊伍,一下走了近二十個人,已不足五百之數了。

    當撒里蠻與他的近五百元兵千幸萬苦,終于走出那片叢林,看到眼前的無名峰時,那叫一個驚喜。

    然而,下一刻,他們的驚喜就被山頂上驚天動地的巨大轟鳴聲驚嚇住了。

    這是什么聲音?元兵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哪怕是回回砲整出的動靜都沒那么大啊,更何況也沒聽說宋軍造出回回砲。就算退一萬步說,宋軍真有回回砲,可那么沉重的巨砲,也沒法運上這陡峭的山頂啊!

    “沖上去!殺!”撒里蠻只遲疑了一下,立即下了沖鋒命令,然后第一個朝山頂爬去。不管那發出巨大轟鳴的東西是什么,現在它所打擊的目標都不是自己及麾下勁卒,不抓住這難得的機會殺上山去,一旦山頂的龍雀軍發現他們,掉轉炮口,他們就將成為血肉靶子。

    撒里蠻的果斷,只給他們爭取到片刻時間。當近五百元兵沖出叢林,烏泱泱朝山頂攀爬時,終究引起防守無名峰的龍雀軍的注意。

    此時無名峰頂,每一寸土地都鋪滿了元兵的尸體,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無從下腳。當呼延嘯把四門虎吼級火炮推上來后,元兵之前那還算完整的尸體開始變得殘缺不全,甚至變成碎塊爛肉。其中最令人觸目驚心的一堆碎骨爛肉,就是元軍指揮官、千戶劉自立。

    虎吼炮首尾長三尺二寸,炮身全重八十多斤,周身加了五道鐵箍,炮口由彎成一圈兩只鐵爪架起,鐵爪撐地,如同后世機槍的兩腳架,十分穩固。行軍時一抬即走,作戰時鐵爪一撐即可開干,著實是野戰利器。

    發射之前,須用大鐵釘將炮身固定于地面,每次發射可裝填五錢重的小鉛子或小石子數百枚,上面用一個重五十兩的大鉛彈或大石彈壓頂。發射時大小子彈齊飛,轟聲如雷,又似山澗虎嘯,所形成的扇面打擊,幾乎可將百步范圍內的敵人一掃而空,堪稱清場殺器。

    在呼延嘯與二十名炮營戰士將四門虎吼炮推上山頂后,第一炮就把那擁有無敵之姿的雙刀將劉自立轟成渣,余威更將緊隨劉自立突入旁牌陣的十余護衛轟成血人。之后虎吼炮更是幾乎抵在元兵胸膛,連轟三炮——沖上無名峰,突破旁牌陣的二百多元兵在震天撼地的虎吼聲中盡數化為血霧肉糜……

    撒里蠻等元兵援軍在山腳下聽到的巨大轟鳴就是這死神三連擊。轟鳴停止后,山頂垂死的哀號不絕,聲音凄厲瘆人,令人聽了寒氣從腳冒到頭。北坡那邊一片死寂,仿佛人都死絕了……

    撒里蠻手腳微微發顫,幾乎扒不穩山石,此時他根本不敢多想北坡那邊的元軍發生了什么,只管拼命往上爬,同時不斷朝寸白軍的烏蠻、白蠻及畬人大吼大罵,喝令這些蠻人快爬。如果他此時能騰得出手,多半早已揮鞭痛抽下去了。

    烏蠻、白蠻與畬人不愧是先天的山地戰士,手腳并用,如同猿猴一般,沿陡峭的山石飛攀而上,那速度那叫一個快,把稱雄天下的蒙古人、女真人、契丹人遠遠甩在屁股后面吃灰。

    “爬上頂了!”正在山腰的撒里蠻抬頭看到烏蠻、白蠻與畬人一個接一個消失于山頂,旋即聽到山頂爆發出蠻人沖鋒時特有的嗚呼怪叫。一抹笑容剛剛綻開在滿是橫肉的臉上,突然轟地巨震,整個無名峰都在顫抖,撒里蠻差點松手滾落。

    “怎么回事?”正懵逼的撒里蠻瞳孔里突然出現無數黑點,猛抬頭,但見天空如下雨般噼里啪啦掉下無數東西。其中一樣事物在瞳仁里越來越大,叭嘰拍在撒里蠻大餅臉上,一股濃濃的腐敗血腥氣熏得撒里蠻差點把隔夜飯都吐出來。

    氣極敗壞的撒里蠻騰出一只手往臉上一抹——竟是一團瘰癘腸肚!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那些漫空掉落的斷手斷腳、碎骨爛肉、腸肚內臟、紅白血漿,打在數百埋頭攀爬的元兵頭上、臉上、身上……就算這些元兵都是沙場老卒,也禁不住臉色發白,嘔吐反胃。

    撒里蠻以下,所有元兵無不肝兒顫——足足上百蠻兵啊!僅僅一個照面就通通化成這滿天血肉,那可怕而恐怖的巨震轟鳴究竟是什么?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