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我的如此芳鄰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搭橋

《我的如此芳鄰》 第四百二十五章 搭橋

推薦閱讀:元尊飛劍問道
    “寒霜姐姐。”夏桑臉上的笑意終于褪去,卻換上了一副訝然不已的面孔:“說話可是要憑良心的。奴婢也算是忠心耿耿,為了娘娘竭心竭力,卻不曾想到頭來卻換來了寒霜姐姐你這樣的不信任。”

    便是聽了瑤嬪親派給她的任務都沒有這么大的反應,現在這倒打一耙的手段倒是用得虎虎生風。

    更何況,寒霜不自覺地挑起了眉頭。她又說過什么嗎?不就是善意的提醒了一下嗎?不是她故意危言聳聽,這事想要做成的確是難上加難。

    “外面層層都是守衛把守,密不透風,別說是你出去了,就算是連一只蒼蠅都難以飛出去。”寒霜難得放下她們二人之間的恩怨,苦口婆心地講了起來。

    能讓寒霜坦誠一回,那可真是要托瑤嬪的福。夏桑的笑容更甚,只是這一回卻沒有方才那么難以捉摸了。

    她的笑容就好像是一塊總也捂不化的冰,散發著陣陣滲人肌骨的寒意:“原來寒霜姐姐心里也是清楚的。這么冒險的事情,這個時候就想到我身上來了嗎?”

    寒霜面色劃過慚愧之意,不過慚愧歸慚愧,語氣還是半點不見軟和:“那你說,你要如何才肯去做?”

    “和聰明人講話就是痛快。”這個世界上,總要一物換一物才是公平的:“想讓我賣命也不是不可,只要你把位置讓給我。”

    寒霜噎住,半晌過去了,才牽出一個苦澀的笑容:“你以為我會答應?你又憑什么?”

    就憑她敢拿命去搏,這一點便已是足夠。心里有一個聲音是這樣說的,可夏桑卻只是聳了聳肩:“寒霜姐姐別緊張嘛。奴婢只是想和你要一樣的位置,僅此而已。”

    “你順利完成任務之后,娘娘自會論功行賞。”寒霜雖然是一臉的不耐煩模樣,但心中卻是著實松了口氣的。

    只要夏桑不再陰陽怪氣,哪怕是挑明了對戰的決心,也要比原來強上千百倍。須知,易躲的永遠都是直來直去的明槍,難防的卻是不知什么時候會射來的一支支暗箭。

    “侍衛大哥。”夏桑陪著笑臉想要去套近乎。

    “干什么?退回去!”侍衛卻是一臉驚恐的模樣,生怕一個不注意,夏桑便貼了上來。

    他們想要與瑤嬪的宮中之人保持距離也是人之常情。畢竟這里囚禁的可是陛下如今恨得牙根都癢癢的人,和她們多說一句話都嫌擦不干凈那一身的晦氣。

    夏桑老實本分地退了半步,也不與人為難,只是試探著開口詢問:“奴只是想問問,今日御膳房的膳食可曾備好?娘娘這會子都餓得提不起來力氣了。”

    那時瑤嬪和寒霜竊竊私語著算計她去涉險的時候,就被一早躲在屋檐下的夏桑給悉數聽了去。因而,再當寒霜當面提及的時候,夏桑才能做到面色上的不驚不奇。

    也是那個時候,夏桑就已經想到了一個還算基本可行的法子。這才敢大言不慚地應答下來,并且借機提出了一些對自己日后有利的要求。

    “估摸這時辰,快了。”侍衛早就聽說這瑤嬪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兒。即便現下是永遠翻不了身,那其人背后的侯爺面子還是不得不顧及。因而,回話的時候還算極盡客氣。

    夏桑忍住嗤笑的笑意,只接著感慨了一句:“我們娘娘身嬌肉貴,近日一著了寒,身子都發虛得厲害。還望侍衛大哥能幫奴多多留心些,人來了的時候幫忙知會一聲。”

    喉頭一個翻滾,侍衛很是覺得沒必要,但還是本著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原則,只應了一句好。

    未幾,御膳房那邊果真派了人來。畢竟一方是侍衛,一方是名分猶在的瑤嬪,侍衛的手即便再長,也伸不進宮里來。

    夏桑將人引進了瑤嬪的寢殿里,親眼看著人把一應菜品以及酒水都碼好了之后,才亦步亦趨地跟在了其人的身后。

    “管事留步。”夏桑趁著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回廊下的時候,出聲叫住了對方。對方也是一愣,明顯反應不過來夏桑意欲何為。

    待他終于腦中有了些靈光的時候,卻看到夏桑快步走了上前,在自己的手心里硬是塞下了一包鼓鼓囊囊的東西:“這,這什么?”

    打手一般的墜重感傳來,管事的嘴角都忍不住翹起了一個弧度,當著夏桑的面來就拆開了那荷包。

    果見耀眼的金色光芒之下,那荷包里的一錠錠銀子閃爍著誘人的光澤,比起暖洋洋的萬丈光芒還要更加攝人心魄。

    夏桑見時機已熟,便壓著嗓音湊了上前:“明日還是這個時辰,能不能請劉管事來給娘娘送飯?”

    劉管事,便是當時收過她錢財的小管事。若不是他,后來夏桑也便不會有機會拿到甜酒去和冷宮里的蕭娘娘搭上線。

    面前的人一愣,“你說的莫不是劉伶?”而后便忍不住地笑了起來:“他好吃懶做的,最討師父罵的人就是他了,他幾時成了什么管事?”

    夏桑對他們御膳房的事情可沒有興致,便就出口打斷:“總之就是那位叫劉伶的。上回他給我們娘娘送膳的時候,倒是念叨了不少旁門左道的食材之論的東西。娘娘現在口味寡淡,總也想著那個劉伶,心思倒還算是個獨特的人。”

    因著畢竟要靠眼前的人去牽線搭橋,夏桑也很敏感地捕捉到了此人應是多與劉伶不和。便再也沒有當著他的面提起管事二字了。

    那人自然不會開口拒絕,收人錢財的是他,便只能一再手軟。不過,他還尚有所猶豫就是了:“只是……”

    “沒有什么只是。”夏桑怕再生枝節,堵了所有對方拒絕的可能:“我們娘娘心中苦悶,不過是換個人來送膳就是了。這事理應不難,即便傳出去亦是無妨。我們也只是不想再多生事端而已。管事若是不愿,我們另尋高明就是。”

    另尋高明,那就是絕了麻煩的后患,一般情況下自然是好事。不過,面前御膳房的管事緊了緊手里的荷包,這相當于白撿的一包錢財可就要拱手送出去了。

    “愿意愿意,不就是換個人過來嘛。沒有什么難辦的。”老話說得真是好,有錢能使鬼推磨,到手的錢財自然緊緊抓著才是。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