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极品透视狂兵 > 第2350章在我面前,你得跪下

第2350章在我面前,你得跪下

 好书推荐:
    见到叶天神态异常的张丽丽和韩菲两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的向叶天关切的问,“你怎么啦?”

    叶天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内心的惊骇,故作平静的摇头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

    但两女都知道,叶天肯定有事,隐瞒着她俩。

    然而,叶天不想说,那她俩也不方便再继续追问下去。

    叶天当然不会把实情,告知两女。

    韩菲刚才那番话中提到的白色绣花鞋,以及绣花鞋上的并蒂雪莲花,他并不陌生。

    在小寒山学艺的十年中,他每天跟美人师?#25285;?#26397;夕相处,自然知道美人师傅的衣着装饰。

    当年他还是个幼童的时候,在老城区的青石板巷子中,第一次见到美人师傅时,首先印入他眼帘的就是一双白色绣花鞋,鞋面上绣着栩栩如生的并蒂雪莲。

    在后来,与美人师?#21040;?#35302;的十年时间里,他每天都能看到美人师傅穿着那双绣花鞋。

    在他的印象中,美人师傅似乎对这个世界上,现代化的产物,都持排斥态度,总是一身白色宫装,如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是从古装戏拍摄现场出来的演员。

    不穿现代服饰,也不使用电子产品,俨然就是数百年前古?#35828;?#29983;活方式……

    韩菲提到的绣花鞋,与叶天记忆中美人师傅穿的那双,如出一辙。

    白色绣花鞋有可能是巧合。

    但,鞋面上的并蒂雪莲却能证明,这绝不是巧合。

    因为,当年叶天第一次见到美人师?#21040;?#19978;的绣花鞋时,并蒂雪莲给他的感受,与韩菲刚才提到的,夏翠芝的感受,是一模一样的——

    当年他也看到了并蒂雪莲的绽放和凋零,以及从莲子内幻化而出的两个小小的女子……

    叶天连续几次深呼吸后,才逐渐把脑海中的杂念,暂时压制下去。

    昨夜,程蝶衣提到的魔鬼最醒目的特征,与美人师傅装饰在身上的古钱币,毫无二致。

    现在,韩菲说到的绣着并蒂雪莲的绣花鞋,与美人师?#30340;?#21452;,一般无二。

    叶天还记得,在小寒山时,美人师傅曾非常肯定的说过,她那双鞋子,在当今世上,绝无仅有,没人能够仿造出来。

    如此一来,当叶天把程蝶衣和韩菲提到的线索,联系起来,他几乎可以肯定:

    美人师傅既是买了程蝶衣灵魂的魔鬼,而?#19968;?#36319;“地狱门?#20445;?#20197;及宋家有关,又是二十年前,在卫生间里,策划杀死韩菲她妈的凶手。

    这个结论,比外星人光临地球,被叶天给睡了,更让他感到震?#22330;?br />
    其?#25285;?#26368;让他感到害怕的是:

    多年后的现在,自己竟然与程蝶衣、韩菲、夏翠芝等人,发生交集。

    似乎,自己这一生的命运,都在美人师傅的掌控?#23567;?br />
    叶天的冷汗,又一次,汹涌而出,难以遏制。

    身旁的张丽丽,则心惊胆战的连连给他擦着冷汗,但,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擦汗的速度,?#23545;?#27604;不上流汗速度。

    两女都被吓得脸色惨白,大气也不?#39029;?#19968;口。

    直到十几分钟后,叶天才长长呼出一道浊气,让自?#25788;?#24213;镇定下来。

    “关于当年的内幕,夏清瑶毕竟是从她母亲那里听来的,也许还有更关键的内容,夏清瑶并不知道。”

    叶天对身边的两女,说出的打算。

    此时的他,即便怀中抱着活色生香的张丽丽,他对张丽丽也没半点旖旎心思,只想尽快还原当年的事实真相,?#21697;?#33258;己刚才的结论。

    否则的话,他的精神信仰,会随着美人师傅人设的颠覆,崩塌碎裂……

    自从两个小时前,接到叶天的电话后,张丽丽就做好各种准备,满怀期待的当着叶天宠幸,然而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让她?#24187;庥行?#37057;闷。

    但,既然叶天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20384;矗?#22905;也不好再说什么。

    “丽丽,真是抱歉,让你白等一场。”

    叶天拉起张丽丽的纤手,在她娇嫩的脸上,吻了一下,由衷的向张丽丽表示?#25954;猓?#31561;我解开心底的疑惑,一定好好满足你。”

    张丽丽嫣然一笑,柔声道:“没关系的,主人,您能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看我,我?#36879;?#21040;非常高兴了。”

    ?#24179;?#20154;意的张丽丽,让叶天很是欣慰,拍拍张丽丽的肩膀,轻声道:“你俩收拾一下贵重物品,搬入天府庄园,落落姐已经在那边做好各项准备了。”

    张丽丽点了下头,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

    叶天温声细语的开口道:“没关?#25285;?#20320;想说什么,尽管说。”

    “主人,依我之见,夏清瑶的话,或许不是那么真实可信。”

    张丽丽迟疑?#29275;?#23567;声说出心中所想,“她上次跟?#21697;平悖?#25552;到?#21697;平?#27597;亲的死因一事时,口口声声说,那是她母亲临终前,告诉她的。

    而事实却是,她的母亲,时?#20004;?#26085;,还活得好好的。

    她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也许只有她自个儿才知道。

    主人不必因为一些真假难定的线索,就愁眉苦?#22330;?br />
    或许,事情并没有主人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我并不知道主人究竟想到了什么事,但我却看得出,主人此时沮丧低落的情绪,与?#21697;平?#21018;才说的?#20999;?#35805;有关。”

    叶天双手捧着张丽丽国色天香般的脸蛋,凑到张丽丽耳边,轻声道:“今生今世,能得到你这样的女仆,我可以死而无?#35835;恕?br />
    不管夏清瑶的话,是真是假,但你对我的这份真心,却足以让我感动。

    我还是打算找夏翠芝,当面问个清楚。”

    这时,闭口不言的韩菲,也坚定不移的表示,?#25954;?#36319;着叶天一起,去见夏翠芝。

    “我母亲的死,这些年来,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已经成了我的心病,我也想知道,我妈究竟是怎么死的。

    凡是与当年我妈之死有关的人,除了夏翠芝之外,都已不在人世,只有从夏翠芝口中,才能得到真想。”

    韩菲的理由,十分充分,连叶天也不忍拒绝。

    打定主意后,一行三人,开车?#21271;?#22799;?#21494;?#21435;。

    ——

    秋风塘。

    位于京城?#37117;?#22320;界西北方。

    宽阔的池?#20102;?#38754;,沐浴在阳光下。

    一阵风?#36947;矗?#25972;个水面顿时波光粼粼,涟漪圈圈。

    此时的叶少军,斜靠在一株?#34892;?#24180;头的垂柳,闭?#30475;?#30457;儿,直面向秋风塘。

    叶安带着厉无极,沿着鹅卵石铺成的林荫小道,从远处走来。

    很快就到了叶少军面前。

    “这就是?#37117;疑?#20027;,你得跪下说话。”

    叶安尖锐冷漠的声音,再次传入厉无极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式成分。

    厉无极的眼睛上,已经缠绕着厚厚的黑带,将他的视线,完全遮掩,令他根本看不清周围的场景。

    虽然心?#24515;张?#20294;厉无极还是咬了咬牙,跪倒在叶少军脚下。

    叶安向叶少军躬身行礼后,身?#25105;?#38378;,飘然?#35828;?#25968;?#20456;?#22806;。

    “废话呢,本少不想多说,把拜帖?#32654;礎!?br />
    面色阴沉的叶少军,直截?#35828;?#30340;开口道。

    厉无极大气也不?#39029;?#19968;口,摩挲着从口袋里取出信封,双手奉送到叶少军面前。

    叶少军目光一转,毫不犹豫的一把抓起信封,直接拆开,里面果然是一份拜帖。

    拜帖的用纸,非常讲究,很有质感,比一般的纸,更厚,色泽发黄,泛起一层柔和的光泽。

    一种厚重感,扑面而来。

    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当叶少军看完拜帖后,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面露喜色,朗声笑道:“没想到,宋?#24576;?#37027;龟儿子,还有几分能耐,把本少当年没做成的事,都给做成了。”

    厉无极低垂的头,心念电转,他也不知道拜帖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但,从叶少军这话中,他却听得出来,叶少军对宋?#24576;科?#20026;满意,如此一来,向叶少军求援的事,十有八九能成……

    说话间,叶少军冲着远处的叶安,招了招手。

    叶安再次鬼魅般,出现在叶少军面前,躬身问,“少主,何事?”

    ——

    无论是赵家,还是天门的眼线,都无法接近?#37117;?#24635;部。

    只能?#23545;?#30340;藏身在距离?#37117;?#24635;部的一里之外,屏气凝神的观察着?#37117;艺?#36793;的动静。

    厉无极一下?#25285;?#20182;这边的一举一动,就全都通过眼线,传回到赵飞扬耳?#23567;?br />
    此时的赵飞扬,盘膝坐在北斗厅里,脑海?#24515;?#22836;百转,却始终想?#24187;?#30333;,厉无极进入?#37117;遙?#31350;竟要拜访谁。

    他只能?#24895;?#30524;线,继续盯住厉无极的动静。

    尽管这样做,显得非常被动。

    但,除此之外,他也没别的办法。

    毕竟?#38405;?#21069;的?#38382;?#26469;说,赵家和?#37117;也?#27809;有发生正面冲突,他不可能派人潜入?#37117;遙?#25171;探消息。

    如果那样做的话,就会在瞬间挑起两大天字号家族的?#20132;稹?br />
    一旦开战,后果不堪设想……

    赵飞扬把最新的情况,跟龙傲天说了下。

    龙傲天思考片刻后,沉吟道:“不如让我派出天门的兄弟,半?#26041;?#26432;厉无极,我就不相?#29275;?#36825;孙子,能一辈子都在?#37117;?#24635;部不出来?”

    赵飞扬婉转的否定了龙傲天的提议,“还是再观察一下?#36136;?#21464;化,再作打算也不迟。”

    龙傲天又向赵飞扬征询意见问,“要不要把厉无极来京这事儿,告诉大哥?”

    赵飞扬深思熟虑后,回复龙傲天说:“暂时不要告诉他,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也是麻烦缠身。

    你我能替他分担的,尽?#21051;?#20182;分担。”

    龙傲天深以为然的点了下头,颇有感触的回应道:“唉,树大招风啊,大哥那样的绝世强者,不论走到哪儿,都是一堆麻?#22330;?br />
    即便他向保持中立,麻烦?#19981;?#33258;动找上他。

    平心而论,其实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

    赵飞扬无奈的叹息道:“人在江湖,身不由?#28023;?#35828;的就是这个道理。

    一个人,名望越高,对别人构成的威胁,也就越多,随之而来的就是源源不断的麻?#24120;?#29978;至还有可能是杀戮,连一天安稳日子都过不了。

    只?#19978;В?#32477;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还是义无?#22402;说?#24076;望自己能成为站在巅峰的人,俯瞰芸?#24656;?#29983;……”

    万里之外的叶天一行人,则在赵飞扬和龙傲天两?#35828;?#24863;慨唏嘘声中,来到夏?#25671;?br />
    见到一行?#35828;?#22799;翠芝,先是一愣,成?#26070;?#33395;的绝美容颜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之色。

    等叶天说出来意时,夏翠芝倒吸一口凉气,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颓然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默。

    这时候,叶天的心?#24120;?#21453;而镇定平静下来,一言不发的?#21364;?#30528;夏翠芝开口发声。

    以他的眼力劲儿,竟然无法从夏翠芝脸上,?#21019;?#22799;翠芝此时的心中所想。

    他也不打算施展神通,从夏翠芝识海中,获取自己所需的秘密。

    在他看来,那是对夏翠芝的不尊重。

    为了增强精神信仰,他?#25954;?#31561;。

    这一等,就整整等了十五分钟的时间。

    直到十五分钟后,夏翠芝才亲启朱唇,以当事?#35828;?#36523;份,将她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在卫生间里,听到、看到的往事,巨细无遗的如实说了出来。

    夏翠芝提到的内幕,与夏清瑶说的,一般无二,几乎没有任何出入。

    这让叶天一行人,面面相觑,特别是叶天,更加感到紧张焦虑。

    夏翠芝的话,又一次间接的印证了,美人师傅就是杀死韩菲她妈的幕后真凶。

    可是,美人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做?

    韩菲她妈的死,在前。

    程蝶衣出卖的灵魂,在后。

    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相隔十年左?#25671;?br />
    叶天隐约觉得,还有更多有关于美人师傅的事,?#20004;?#36824;没浮出水面。

    但,仅仅只是这两件,就颠覆了美人师傅在他心中的?#34583;蟆?br />
    当着夏翠芝的面,叶天又一次感到崩溃。

    夏翠芝并不知道叶天神态巨变的原因,只是本能的想到,叶天十有八九是生病了,一再好言相劝,叶天赶紧去医院查查,别耽误了病情。

    始终一言不发的韩菲,却在这时候,轻声问,“阿姨,当年您听到,隔壁卫生间的女人说了一句‘二十二年后,一切都会有分晓’的话。

    当时,对方说出这句话时的语气和语速,有什么特征,您还记得吗?”

    作者蜗牛快跑说:今日依旧三更一万二以上,第一更奉上,有鲜花的小伙伴请投给蜗牛,谢谢??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
北单胜平负是什么 排列五走势图宝贝网 吉林11选5单期走势图 足彩胜负彩玩法规则 广东26选5复式 大乐透五行走势图预测 黑龙江11选5计算 幼儿园足球教案 王中王六肖中特期期 甘肃快三彩票控和值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财神网白小姐 河北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足彩胜负彩任选4 11选5哪个软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