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說網 > 至尊小神農 > 第2331章 情愫暗生

《至尊小神農》 第2331章 情愫暗生

推薦閱讀:元尊飛劍問道
    一些不關乎生死,不關乎大原則的小事,著實沒必要和自己親近的人爭個你死我活。

    大家能夠一路同行就是緣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顧慮和堅持,并不是只有站在“理”的那一方,才是正確的。

    這世上的正誤標準本就不同,不過是各自站著各自的一番對錯罷了。

    露華用一種非常詫異,又非常驚喜的眼神看著杜金山,她完全沒想到杜金山會如此通情達理。

    她以為,杜金山的態度,是不打算同大家一起去爭取了。“我們都知道,這件事情的確是我們自己錯在先”,露華道:“我們要去爭論的,不是我們自己做法的正確與否,而是基于我們自己疏忽的基礎上,他們給我們的懲罰太過嚴

    厲了。”

    “我知道”,杜金山道:“所以即便我認為此事是學院這邊占理,但我依舊會同你們站在一處。”

    露華點點頭,猶豫了一會兒,道:“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很不講道理?”

    此時,杜金山并未有此想法。但在露華叫他出來的那一刻,他的確覺得自己要和一個難纏的女人去爭論是非,頭大了好一陣子。“在你心里,我一點也不如潤櫻善解人意,更不如洛紫煙可愛活潑。我這個人,在你眼里、在你心里,就是一個刁蠻不可一世的千金小姐,對吧?”露華說著,更加重了語

    氣,道:“甚至于,你覺得我不可理喻。”

    杜金山并未有如此想法,但是他的確覺得這是個不好對付、應該遠離的千金小姐。

    一路走來,他對露華的看法雖然有所改變,但這并不能夠徹底扭轉露華在他心中的印象。“可是我們九死一生才得到了這些進益,就這樣因為一個疏忽,而被人全部抹殺,換做誰,誰都接受不了”,露華道:“我們和你不一樣。我們到了今日這個段位,都是經過了十幾二十幾年修煉上來的。在這片大6中,每一個所得,都要經過漫長的時光。而在這片大6里,又分分鐘有人突破到比我們更高的段位。不進則退,進得少了,也還

    是退……”“我們能做的,可就只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爭取哪怕一丁點利益。為了讓自己不會輸、為了讓以我們為傲的家族不會輸,每個人,都是游走在尊嚴的邊緣,去掙扎、去

    搶奪。因為沒有天賦異稟,所以不得不獲得分外吃力。這些,你能明白嗎?”露華道。在露華的眼中、甚至于是在每一個同伴的眼中,他杜金山,都是一個天賦異稟的人。似乎他的所有所得,靠的就只是他這個外星人和大家不同的體質、經歷,靠的是這些

    可以被歸結為“運氣”的東西。

    杜金山不想和大家解釋爭論,畢竟相比與大家在修煉之路上的付出,他的路走得的確順遂很多。

    但這卻并不代表他不懂得努力掙扎的苦。在地球上的修煉之路,他走得也非常艱辛。

    “我明白。”最終,杜金山只是很鄭重地說道。

    他是一個不善于向別人解釋自己的人。他的所有經歷、所有苦累,他都會自己擔著。這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擔當。

    男子漢大丈夫,如果每天都向別人抱怨自己的辛苦,這個人就太可悲了。沒有對自己最基本的尊重,也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苦的累的,對于男人而言,其實是羞于啟齒的事。

    “好了露姑娘,你放心吧,在這件事情上,我會盡最大的全力去幫你們。當然,這也幫我自己,不是嗎?我們五個是一個團隊,是一體的。”杜金山笑道。

    露華點點頭,她愈發地覺得,杜金山這個人很有一種別人所沒有的獨特魅力,非常吸引人。

    即便是東方雋臣那種公認的帥公子,也不及杜金山這人人格魅力之萬一。

    杜金山和露華各自回了房,卻是都沒有安睡。

    今晚,杜金山也對露華有了不一樣的認識。

    這是他第一次發現,這個看起來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天之驕女,身上所承擔的壓力,是別人的千百倍重。相比于她的驕傲,她肩上所扛著的重擔,才是更應該讓人注意的。但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她表面的風光和驕傲,沒有人知道她為了能讓自己的家族榮光,而默默承受了

    多少。

    其實這個女人內心非常孤獨。

    她應該非常渴望有一個人懂得她的苦,并且幫她分擔一些,能夠讓她不那么辛苦吧?

    杜金山如此想著,忽然很有一種想要保護露華的沖動。像阿櫻和紫煙那樣的姑娘,男人對她們提起保護欲是正常的。但是對于露華這樣的女人,男人要么因為利益而對她獻殷勤,要么因為仰望而心生愛慕。卻沒有任何一個人

    ,能夠將她當做一個脆弱的女人。

    也正是這樣驕傲的女人,一旦展露了她的脆弱,才更加令人著迷。

    杜金山覺得,就在這一夜的傾訴中,他就已經有些對露華著迷了。

    或者是,更早的時候。

    杜金山翻了個身,心想道,“沒有成為絕對的強者之前,兒女私情只是奢求,別去想這些,免得害人害己。”

    他很快便說服了自己,將露華的音容笑貌拋在腦后,漸漸進入夢鄉。

    金玉樓外,街道上一片寂靜。

    此時的幽雨城結界,就好像一座死城一般。

    “師父,沒有試煉任務的時候,這里的一切都是死的。”不遠處的街角,藍雨小聲道。

    藍冰道:“所以如果杜金山在此結界中被殺了,除了他的四個同伴之外,沒有人能夠為他作證、也沒有人能夠幫他。我們只要想辦法將他的四個同伴調走就可以了。”藍戰天的眸光中釋放出濃重的殺氣,道:“機不可失,我們今晚就行動!你們二人,分頭去將那兩男兩女調走,我去對付杜金山。今晚,我就要殺了杜金山,為我兒報仇雪

    恨!”“師父,那兩個姑娘不同杜金山他們睡在一個房間里,倒還好說;可是那兩個男弟子,與杜金山同房而睡,只怕不容易引走啊。”藍冰道。
幸运赛车彩票网站